“吉时已到~~~~”

随着礼部官员的高声唱喝,李二陛下的祭天大典也正式开始了。

看到李二陛下祭天退位,玄世璟的心里还是很复杂的。

他出生的那一年是贞观元年,那时候,李二陛下才刚刚几位,大唐开启了辉煌的贞观年,现如今一转眼,贞观朝过去了二十几年,李二陛下虽然没有驾崩,寿命也比原本历史上要长许多,但是眼前却是要祭天退位了,大唐波澜壮阔的贞观朝,过完今年,也就这么结束了,明年一开年,大唐就要翻开新的篇章了。

虽然李二陛下是今年退位,但是新的年号也是要等元日过后才会启用,一来是对前一任皇帝的敬重,二来也是方便百姓们纪年,方便黄历编撰。

不然李二陛下一退位,李承乾一继位,隔天就立马该年号,那今年算是贞观年呢?还是新年号元年呢?

李二陛下在礼部官员的引领下,手捧着三柱手指粗的香,对天祭拜,而后将香插进了面前的通鼎之中,而后诵读礼部给出的祭文。

祭文冗长,但是下面的朝臣么却是不敢有一丝懈怠,都认认真真的听着列表日下诵读祭文。

祭文诵读完毕之后,便是德义展开李二陛下的诏书,宣读李二陛下的退位诏书。

“天子诏~~~”德义的声音传到在场的所有人的耳朵之中,触目所及之处,所以人,纷纷跪地,文武大臣双膝跪地,俯首叩拜,宫中御林军单膝跪地,一手扶着仪刀,一手手肘放在膝盖上。

“朕在位二十有七载,惜往日,天下荡覆,幸赖祖宗之灵,平天下之动荡,安社稷,抚黎民,继位之初........夫天造草昧,树之司牧,所以陶钧三极,统天施化,浃海宇以驰风,罄轮裳而禀朔。八表呈祥,五灵效祉。岂止鳞羽祯奇,云星瑞色而已哉!故大道之行,选贤与能,太子承乾,道昭乎万代,固以明配上天,光华日月者也........”

一道退位诏书,比之祭天的祭文,长度上毫不逊色,从李二陛下继位之初到现在,所有的功过得失,全都论述了一遍,最后夸赞太子李承乾道昭乎万代,固以明配上天,配得上天子的位子,就此将皇帝的位子顺承给李承乾。

退位的诏书宣读完毕,而后,德义将诏书交给了身边的另外一名太监,而后用木托盘捧出了天子玉玺,也交给了另外一名太监。

诏书宣读完毕,玉玺也已经交接过了,李二陛下这就算是正式退位了,也是退休了,含元殿前广场上的人在诏书一切都交接完毕之后,山呼“陛下万年!大唐万年。”

如此之后,李二陛下也就要携手长孙皇后退场了。

而后便是李承乾的主场了。

午时之前,李承乾一身皇帝的冕服,衣着打扮与李二陛下无异,从丹凤门被宫人抬着步撵走进了大明宫之中,一直抬到台阶下方,而后李承乾才从步撵上下来,由临安和另外一名内侍陪伴,走上了台阶。

当李承乾穿过朝中文武百官的列队之时,文武百官只是躬身拱手向李承乾行礼。

紧接着便是新皇祭天,向苍天宣告继位,依旧是礼部弄出来的流程,与李二陛下的那一套差不多一样,只是两人祷告的内容完全不一样,一个是退位,一个是继位,一个是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放下,而另外一个则是走到这边来,将这担子抗在自己的肩膀上。

祭文读完之后,没有诏书,这个时候,李二陛下出现,走上前来,亲自将一旁内侍手中托着的天子冕冠为李承乾戴在头上,而后亲手将玉玺交到了李承乾的手上。

这是代表着的,便是传承。

当李承乾戴上天子冕冠,从自己的父皇手中接过玉玺的时候,他,就是大唐的新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清洗

李承乾这算是正是继位为大唐的皇帝了,而如今,大唐的战事也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新皇继位之后,便是一大批官员的封赏,尤其是参与了先前这场战争的官员的封赏,他们有功劳在身,肯定是要升官得赏的,至于其它的,位子变动的最多的,大多都是太子潜邸的人,也就是原先留在东宫的官员。

之前东宫的官员零零散散的被裁撤了不少,能够留到现在的,基本上都是些真有能耐的人,世族出身的倒是少了,不过也不是没有,而现在李承乾成了皇帝,这些人和玄世璟一样,也跟着税账船高,要跟着一路高升了,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贞观年人才辈出,但是这多年过去了,病死的,老死的,退休的,原本跟在李二陛下身边的那拨人,零零散散的也离开了朝堂,朝堂上的人才一轮一轮的换,现在,也轮到了太子东宫的人,进入含元殿了。

今日的典礼重点就在李二陛下退位和李承乾继位上,所以后头的封赏,也不过是临安捧着三省拟定,而后被李承乾加盖了玉玺的诏书站在高台上诵读而已。

早在三天之前,玄世璟等人就知道了关于自己的封赏,因此再听到这诏书上的内容,心中也就起不了什么波澜了,除却他们几个之外,还有不少人的官位动了,新提拔上去的一批,都是才干之臣,与世族大家出身与否不相干。

但是李承乾刚刚继位,也并没有明确的要跟世族对着干,即便是知道某些世族出身的人暗中蚕食着大唐的利益,损公肥私,但是继位的第一天,不是去办这种事儿的时候,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今天这个场面上,对于一些世族的子弟也有封赏,究其原因,还是要稳住朝中的一些大臣,也好缓缓图之,以后再慢慢下手。

说起来,李承乾虽然是刚刚继位的皇帝,但是好歹在那个座位上已经坐了两年了,若说朝中没有些自己的势力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朝臣之中也有眼力见的,都到了那个时候,李承乾上位是必然的,所以在这两年之间,除却一些不长心思的,基本上没有去得罪李承乾的,没看到连三省那边关于李承乾的诏书都未曾驳回过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w65.dzhhyy.com  5mytq.dzhhyy.com  ep7e.dzhhyy.com  1kg.dzhhyy.com  4ui.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