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司 把总 郝摇旗

后司 把总 刘维明

以上为主要野战兵马

夜不收 百总 周文赫

以上为直属赵当世的特勤兵马

每司额兵五百,马军司二百,夜不收二十,赵营上下兵数总计四千二百人,实际各部分兵数会有些许出入。

另补充:杨招凤现为中营马军司杨成府下百总之一,何可畏现为中营后司王来兴下军需主簿。

47覃氏(三)

赵当世对于西南地区的土司不太了解,唯一打过交道的便是当初罗尚文手下的那拨土兵。其众悍不畏死的作战风格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吴鸣凤早年去过施州卫,对那里的风土人情稍有了解。赵当世听他说了,暗思:“莫不是哪里露了马脚,被土著捉了?”夜不收其余十九人带回的情报并没有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赵营暂时未动,继续屯驻在达州等地。

小除夕前一日,那人却回了,赵当世单独见他,询问晚归之故。据那人供称,在施州卫查探数日,临走前一日于道旁茶棚歇脚,却不谨慎,为人所捉。说到这里,伏地磕头请罪,咚咚作响。赵当世宽宥了他。这二十夜不收虽为军中精锐,但说到底此前从未做过这类勾当,有些闪失也再所难免。反而,这人的实话实说值得肯定,毕竟,作为特勤人员,忠诚是放在首要地位的。

那人继续道:“小人后来才知,那茶棚是忠路覃氏的暗桩子,专负责打探搜罗消息。而抓了小人的,正是覃奇勋的长子现任宣慰使覃进孝。”

“覃进孝?”赵当世在脑中检索了会儿,没关于他的印象,“覃奇勋”这名字倒略有所闻。

“你既被捉,怎么又回得来?”

那人听他问到这里,忽然又下拜,赵当世正纳闷,却听到:“亏得都指挥洪福齐天、声震川东,才能让小人捡回一条性命!”

“哦?此话怎讲?”

“那覃奇勋猜得小人来历,晓得俺赵营厉害、都指挥英明神武,就亲手将绳索给解了,还借了匹马给小人,让小人回来见都指挥。”

“嗯,如此说来,他必有话让你传给我。”

“都指挥神机妙算。那覃奇勋让小人带‘过赶年完四日,忠南聚云寺一叙’这十三字给你。”那人一路回来,生怕忘了,反复念叨之下,滚瓜烂熟,就连字数也点计出来。

“过赶年完四日,忠南聚云寺一叙……”赵当世喃喃自语一遍。

那人其他物什都被覃氏收缴了,没更多情报可提供,赵当世将他打发下去,独自一人于房中思索话中意思。

又自言自语几遍,后一句还好理解,前一句仍是拗口。他想不出个所以然,就让人把吴鸣凤叫来。

吴鸣凤不愧有着“导游天赋”,一听就明白了。他解释道:“施州卫地方土人习俗与我汉家不同,除夕早一日过,是为‘过赶年’。聚云寺属下也去过,在忠州卫南方,香赫叫来。

周文赫是军中老人,入川前就跟着赵当世的老弟兄,更细的说,在金岭川就追随左右的那拨人中就有他。因他资历、能力俱佳,性格也算沉稳,赵当世没选其他人,而是让他当了夜不收的头。

夜不收规模尚小,长官也不过百总。周文赫要是不来,完全可以和郭虎头一样捞个把总当当。但他没有迟疑,果断接受了夜不收百总的任命。这一方面是因为对于赵当世知遇之恩的报答,另一方面也有他眼光长远的原因。他虽寡言,但城府深沉,知道这个特勤组织眼下草创,虽不起眼,但假以时日必得重用,与其与侯大贵、郭虎头等人争破头,还不如另辟蹊径,另寻发展道路。

在赵当世将去聚云寺的计划告诉他后,他内心一阵狂喜。此次护卫,只有夜不收,而他又是头目,只要能保得赵当世来去周全,少不得大功一件,自己在赵当世心中的地位也定会水涨船高。他是个有野心的人,同时亦擅长审时度势,只要有表现的机会,就不会放过。

当然,在赵当世面前,他没有显露出半分喜色,依旧一副波澜不惊模样。赵当世将几项要点和他讨论清楚后,让他回去做准备。

做完了这些,赵当世才得以放松一二。此时已是酉时,早过了饭点。侍卫端来饭菜,他吃了两口,没有胃口。索性放下碗筷,出屋散步。

诚然如他推测,覃氏寻求合作的可能性极大,但世事无常,在没有面对面确认前,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侯大贵与徐珲能瞧出此行的危险性,作为当事人,赵当世又何尝不知?实话说,他比任何人都要忐忑。

人一旦身居高位,考虑的东西便多了。要他还是个小小的百户,面前刀山火海,他反而不会有任何迟疑,侯、徐也不会一开始激烈反对。大家虽然各有想法,但归根结底都只是由于一个原因——赵营今非昔比。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1ivsn.dzhhyy.com

fpte.dzhhyy.com  bsl.dzhhyy.com  w3t7.dzhhyy.com  4j21p.dzhhyy.com  m63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