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子:“不然呢?”

“我一直都这样啊,而且——你也不需要我敷衍什么吧。”

医生:“嗯?”

园子说:“我也不知道啦,不过心理治疗嘛,就是得跟医生说实话才能有效果的,而且可以说是单纯的感觉吧,你很喜欢真实,对吧?”

医生:“恕我直言,园子小姐,随意指出别人内心的小癖好,很容易踩雷的。”

这话让园子又想起了凤镜夜。

但是:“我也不是乱说的啊,只是感觉你应该是不介意的……”

她歪着脑袋,看似苦恼的“感应”了一会儿,“不止不介意,我直说的时候——你其实还挺高兴的对吧?”

医生更好奇了:“你是单纯凭感觉得到结论的吗?”

园子面无表情:“我觉得这个话题我们好像重复好几遍了,你确定还要再说一遍?”

别了吧,浪费好多口水。

医生想了想,“也对。”

“不过我还是想再夸奖你一遍。”

园子笑眯眯点头:“这个可以有!”

医生于是笑了,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笑着的,而且远比镜夜的笑容给人感觉更温暖。

他仰头想了想,俯下身来,将伏在他大腿上的女孩子抱了起来,在对方不明所以的注视中放在膝头坐好,干脆两个叠在一起晒起了太阳。

“比我想象中有趣多了……”

医生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懒洋洋的说:“你的应对方式,是我是最顺眼的那一类孩子。”

园子困兮兮的说:“是哦。”

她半梦半醒间在医生的胸膛上蹭着发痒的耳朵,含糊着说:“你能不能麻烦你出个报告啊,说明一下我具体是个什么应对方式?”

“知道这个做什么。”

医生的脸颊挨着她的发顶,听到这话时轻轻蹭了蹭,几乎是温柔诱哄着道:“我不是说过吗——你不知道的时候,它就是最好的武器,一旦你知道了,它就不会再有现在的威力了。”

园子小声嘟囔:“我自己都不太懂来着,不过诊断那一栏能写【一切正常】吗,我不想让爸妈担心的呢……”

“一切正常啊。”

好听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写【一切正常】,下次我就没法过来了,一个合乎常理的身份还挺难设计的,现世的监控手段简直是日新月异。”

“要么选个无关紧要的病症吧,你喜欢哪一种?”

园子:“嗯……”

“睡着了啊,”男人撩起她耳畔的头发别在耳后:“看这个反应,神体受损的程度,似乎比我想象中还重啊。”

园子小声打了个呼。

“算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wh.dzhhyy.com  ido2.dzhhyy.com  ohq.dzhhyy.com  0vbl.dzhhyy.com  ob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