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一明和猛虎道长一听赵海这么说,都不由得一愣,接着两人都点了点头道:“防着一些那些剑修也好,不然的话我们商量什么,都可能会被魔剑宗的人知道,而剑灵界所有宗门,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魔剑宗的宗门在那里,也就是说,想要对付魔剑宗都不可能,所以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赵海却是叹了口气道:“这样是不错,但是问题就在于,如果那些剑修宗门,本来跟魔剑宗没有什么勾结,现在这么一弄,却会把那些剑修宗门,给逼到魔剑宗那头去,这样反到不好,但是现在这件事情,却不是我说的算,我也只能是看着,唉,最后会是一个什么结果,谁也不知道。”

解一明沉声道:“我看短时间内到是打不起来,只要魔剑宗不攻击各大宗门,各大宗门是不会第一时间就对魔剑宗宣战的,第一就是因为不知道魔剑宗的宗门在那里,不对付魔剑宗,就只能对付其它的剑修宗门,可是在剑灵界这城,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门,剑修都不少,就连佛门之中,都有几个是修习剑道的,要对付他们,就一定会让剑灵界大乱,那样只会便宜了魔剑宗,第二就是因为天空之城那里,天空之城的遗址,现在已经挖掘到了主城墙之内了,最近的收获十分的巨大,各大宗门是不会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的,所以短时间内,我看是打不起来的。”

赵海点了点头道:“也是,现在各大宗门的重点还是在挖掘天空之城的遗址上,是不会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魔剑宗上的,想要打起来还真的不容易。”

猛虎道长叹了口气道:“要说起来也奇怪,当初发现妖族秘境,发现妖族秘境里的迷宫时,好像各大宗门的人也没有现在这么上心,那时他们虽然关心,却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迷宫那里,这一次是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那是天空之城的遗址吧,以史料来看,当时的天空之城,可能是剑灵界这里实迹的统治者了,可以想像,天空之城的遗址,对于他们的吸引力有多大。”

“可是这样一来,铁佛寺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剑宗主,要是各大宗门真的在短时间内不会对魔剑宗开战的话,那你准备怎么办?”

“不怎么办,他们要是不对魔剑宗开战的话,我也只能等,以我们探海宗一宗之力,跟魔剑宗开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胜的,这一点儿我还是知道的,正好利用这一段时间,恢复一下铁佛寺的实力吧,铁佛寺的高层这一次损失太过于严重了,要是不好好的恢复一下,那铁佛寺的传承,怕是就真的要断掉了。”

“铁佛寺不是还有很多的内门弟子吗?而且你手里也有铁佛寺的传承,为什么还要担心铁佛寺的传承?”

“一个宗门的传承不是那么容易的,铁佛寺有很多高深的传承,是只有方丈和长老才知道的,现在那些传承,我都不知道,怕是真的要失传了。”(未完待续,!

第五百一十五章 针对

“今天请各位前来,我想各位也都知道是因为什么了,各位,对于铁佛寺和探海宗接连被攻击,魔剑宗接连出动的事情,各位有什么看法?”

“就目前来看,魔剑宗他们没有攻击其它的任何宗门,所以不排除这是魔剑宗与八剑宗跟铁佛寺的秘怨的可能,所以我看我们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在说吧。※w”

“我看也是,要是魔剑宗真的要对付剑灵界的其它宗门的话,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对其它宗门出手?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是啊,我也是这么看,算算时间,最近是魔剑宗的弟子在外面活动的时间,说不定是因为八剑宗与铁佛寺,或者说是因为八剑宗与剑九宗主的私怨,所以才会对铁佛寺和探海宗出手的,我们还是看看在说吧,毕竟这种私怨,我们也不方便插手,要是所有的私怨,都由我插手的话,那我们可忙不过来。”

“剑宗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我没什么好说的,也许这真的是八剑宗与我们探海宗的秘怨吧,大家不插手也对,所以我没有什么说的了。”

赵海平静的开口,静静的看着那些人,这一次万佛寺召开这个大会名义上是打着要对付魔剑宗的旗号,但是这大会一开始,赵海就发现众人的口风不对,这根本就不是要对付魔剑宗的样子,反到好像是要把错全都怪在他的身上,这让赵海一愣的同时,也明白了这些人的用心。所以他最后干脆就不在说什么了。而是顺着那些人的话往下说。他到是想看看,那些人还会说些什么。

慧德大师一听赵海这么说,也是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看了赵海一眼,发现赵海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这到是让他有些不安了,他看着赵海道:“剑宗主。难道你真的认为,魔剑宗真的要与我们整个剑灵界开战吗?为了这一次的大会,我们连其它的剑修宗门都没有请,这可能会让他们产生误会,所以也请你理解我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跟剑修要对付剑灵界所有宗门联系起来。”

赵海点了点头道:“这我也理解,其实我也觉得这一次不请那些剑修宗门有些过意不去,好像是我们故意的排挤他们一样。这样不好。”

慧德大师没有因为赵海这话就放松下来,相反的。他的眉头反到是越皱越紧了,他感觉今天的赵海,跟以前的赵海好像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到底那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这真的十分的古怪。

而解一明和猛虎道长也有些吃惊的看着赵海,他们也没有想到,赵海会这么说,这看起来好像是服软了一样,这真的不像赵海的风格,但是他们却没有说什么,因为现在实在不是说什么的时候。

而这时却有一些宗门的代表,露出了不屑的神情,在他们看来,赵海实的在是太软弱了,今天这一次的大会,明显是针对他的,他怎么也应该做出一些表示啊,表现的更加的愤怒一点儿,表现的不合作一点儿,这都可以表明他不满的态度,可是现在他好像是认下了自己所有的过错,这让一些人十分的看不起赵海。

但是了赵海的人,却没有人这么想,相反的,他们都认为赵海有些不对劲,十分的不对劲,这真的不是赵海的风格。

赵海看了这些人一眼,他没有说什么,其实他今天这样的表现,就是在表达他的不满,只不过这些人不会知道罢了,在赵海看来,让这些人知道他的不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外,只会让这些人看他的笑话,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所以他没有说什么,这些人想说他什么就说好了,他也不会掉一块肉,他到是希望这些人有这样的想法,他们要是真的这么想,那么就会掉以轻心,到时候魔剑宗要是真的对他们手动,他们一定会失败,那个时候他们才会想起他的话,而等他们失败了,剑灵界就会大乱,这对于他来说,说不定是一个机会。

这一次的大会,就在这种有些怪异的气氛之中结束了,在大会之后,慧德大师把赵海留了下来,两人坐在万佛寺的大殿里,慧德大师叹了口气道:“唉,其实这一次的大会,我真的是想要对付魔剑宗的,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去在查查魔剑宗的宗门在那里,每隔二十年一次的魔剑宗弟子游历剑灵界,还一直在进行,大家好像都习惯了,我也知道你不可能说谎,但是我们万佛寺毕竟只是剑灵界里的一个宗门,各宗门的人,之前听我们的,是因为有证据,是因为那件事情真正的发生了,是因为那关系到他们的利益,可是现在魔剑宗没有攻击他们,没有损害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不会同意现在就对付魔剑宗,因为那样会误了他们在南海那里的工作,会误了他们挖掘天空之城遗址,所以他们才会这样的反应,剑宗主,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的,大师,我明白,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说,有的时候,只有他们被打了,才会想起我说的话,魔剑宗的人,现在可能还没有准备好,把他们没有动手,这一次的大会,没有把那些剑修给请来,这也许就给了魔剑宗一个好机会,这一次的大会不请那些剑修宗门,就会让那些剑修宗门有一种危机感,就算是以前不靠向魔剑宗的人,现在怕是也会像魔剑宗那里靠了,这对于魔剑宗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儿,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准备好了,到那个时候,魔剑宗的人,就会对其它宗门动手了,到那时他们才会想起我说的话,不过那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慧德大师看着赵海,沉声道:“剑宗主真的认为,魔剑宗一定会对剑灵界出手吗?”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十分的确定,不然的话魔剑宗的人,也不会费那么大的劲来对付我们了,不过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都没有什么关系了,反正现在大家也不会对付魔剑宗,而魔剑宗这么年,隐藏了多少实力,这一次他们又拉拢了多少人,这些我们都不知道,现在也真的不是马上就对付他们的时候,如果大师相信我的话,从现在开始准备吧,魔剑宗的人不出手也就算了,一但他们出手,那剑灵界马上就会一片大乱,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更加的被动了,所以现在就开始做准备,绝对是不会错的。”

慧德闭目想了想,接着沉声道:“我与无欲几,至于两位你们要怎么做,那真的就不是我所能管得了的了,你们相信我的话也好,不相信我的话也好,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1ve.dzhhyy.com

9y5ax.dzhhyy.com  honhq.dzhhyy.com  yu6x.dzhhyy.com  b1py.dzhhyy.com  diy.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