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掀开,在长安城,便是惊涛骇浪啊,长安城,天子的眼皮子底下,官府就敢如此行事,把这么严重的案子给压下去,导致了受害者的家书用这样的手段去杀害窦尚烈,到最后即便是陛下出面发话说,那伙计死罪可免,窦家也不会让人活下去。”玄世璟说道:“长安城的一大批官员,要倒霉了啊。”

“自作自受罢了。”晋阳说道:“若是此事妾身在成亲之前知道,定然会亲自与父皇说,只是现在,妾身已然是玄家之人,在庄子上相夫教子,不再方便插手朝中的事情了,即便是在父皇面前,也不便提起这样的事情......”

长孙皇后本就提倡后宫不得干政,当初晋阳在李二陛下身边,一来是李二陛下疼爱这个闺女,二来,那会儿晋阳年纪不是还小嘛。

现在不成了,已经嫁为人妇,就没有像以前一样的特权了。

“算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地步了,也不能眼睁睁的就这么看着过去。”玄世璟说道:“明日我便去一趟长安。”

她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但是如同自家夫君所说的,既然已经发生了,都已经查出来了,到了跟前,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过去?

晋阳出嫁了,现如今成了玄家的媳妇,但是她仍旧是李唐皇室出来的公主啊,她依旧姓李,如何能做到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而不管不问不吭声呢?

或许是鼎福楼的小厮的事情,引得秦冰月想起了先前自家的案子,虽然案子已经翻了,但是她的家,早就散了,人发配了,找不回来,已经故去的,也活不过来了。

但是至少,大仇已报,自家那些被冤死的人,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

清晨一大早,玄世璟早早的起床,在晋阳的服侍下穿戴好衣衫,用了早膳,便带着常乐骑着马去了长安城,书院那边,只能托人捎信过去,今天的课程,暂且调整调整,若是能赶得回来,明天就能补上,若是赶不回来,就等以后再重新安排吧。

玄世璟在庄子上也没能安稳多长时间,大抵算来,也就只有大半个月的功夫,朝九晚五的去书院,而后回家,两点一线,这样的日子玄世璟觉得挺好的,只是现在查出这事儿,玄世璟也不得不再往长安去跑了。

狄仁杰在听到玄世璟派人送给他的消息之后,心里也是咯噔一声,他是个聪慧的人,如何想不通这当中的门道,因此,在自己的书房之中,也是来回踱步。

第九百零八章:满意

一晚上的辗转反侧,思来想去,想着这事儿要如何去处理。

现在派人拿人吗?

在狄仁杰的思想之中,既然这人犯了案,那就一定要捉拿归案,让大唐的律法来审判他,但是这人的杀人动机......

又牵扯到了已经死了的窦尚烈的身上了啊,若是此事拿到窦家去说,那伙计死路一条,但是当初隐瞒这件案子的人,不见得结局会怎样。

不管怎么说,先把人拿下关进大理寺,其余的再慢慢考虑吧。

狄仁杰一宿没怎么睡好觉,快到了天亮的时候,才堪堪睡着,因此,次日清早醒的也比先前晚了一些。

早上到大理寺的时候,刚刚到门口,大理寺的门房就告知狄仁杰,说是晋阳郡公现在正在大理寺之中,等着戴大人下朝之后回大理寺呢。

听到玄世璟也在,狄仁杰心里也踏实了一些,这事儿,玄世璟对于狄仁杰来说,就像是主心骨一般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说玄世璟觉得狄仁杰现在还年轻,有本事,但是难当大任,还得继续磨炼。

玄世璟人在大理寺的前厅,狄仁杰先去了前厅,去见玄世璟。

“学生拜见玄公。”狄仁杰走进前厅之中,拱手行礼。

玄世璟点了点头,放下了茶杯:“嗯,我为何而来,想必你也知道了,对于此事,你有什么看法?”

一见面,玄世璟便单刀直入的询问狄仁杰关于此事的看法,他想听听狄仁杰能说出什么来。

“回玄公,此事是人命关天的大案子,当中牵扯诸多,虽然那伙计杀人动机情有可原,但是杀了人就是杀了人,违反了大唐的律法,自然是要伏法的。”狄仁杰说道:“至于与此案牵连的另外一桩案子,学生以为,也当查,至于查出来是个什么结果,那间案子,学生估摸着,需要朝廷出面处理了。”

玄世璟点了点头,狄仁杰倒是没有让他失望。

没有让玄世璟失望的标准很低,只要不昧着良心将这件案子到此为止结案就是了。若是狄仁杰都如此的话,那玄世璟就当自己是瞎了眼聋了耳朵,看错了人,听错了传说。

“不错。”玄世璟说道:“另外一间案子的确不是大理寺能够插手的了。”


olr.dzhhyy.com  kcp55.dzhhyy.com  4wjb.dzhhyy.com  wju.dzhhyy.com  6pf.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2ji3.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