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登门慰问

胡远沉声道:“可能是他自己离开了,魔化植物是可以自己移动的,甚至有一些魔化植物,他们的移动速度,会比一般的动物还要快,快过奔马也是正常的,而铁线草还有一个名字,叫铁线蛇草,这种草可以像蛇一样的移动,而且还是完全在地下移动,速度还十分的快,我不明折那铁线草为什么会放过你们,不过你们能平安回来,也算是一个异数,刚刚听你说的,你们面对的那棵铁线草,绝对是有年头的。”

小鹤草点了点头,没有在问什么,胡远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你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了,先休息两天,然后为师教你如何的修练自然能量,你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植师了。”

小鹤草应了一声,微微有一些兴奋,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接着他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小鹤草看着胡远道:“师父,我想去胡全家看看,我与全叔很熟,这一次全叔为了我而死,我想去他家看看,听说他有一个儿子,跟我的年纪差不多大,我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他们家。”

胡远一听小鹤草这么说,脸上闪过了一丝欣慰之色,他点了点头,沉声道:“好,去吧,如果胡全的孩子,还有些天赋的话,我会让家族里安排好的。”

小鹤草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冲着胡远行了一礼,转身走了。

他没有带什么东西,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东西,他身上没有钱。也没有别的什么植钱的东西。毕竟他才九岁。而且根本就用不到钱。

胡全家就住在植堡里,是内府的一棵擎天树那里,胡家有几棵擎天树里住着的就是胡家的家生子,而且还是最忠心的家生子,胡全家就是,所以他们家也是住在那棵擎天树里。

小鹤草现在对于胡家的事情,也有一些了解的,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那棵擎天树。那棵擎天树那里到是十分的热闹,一群小孩子在那棵树下玩耍,这些小孩子,全都是物魂者。

小鹤草对于这些小孩子来说,绝对是生人,所以他一走过来,那些小鹤草全都看着他,小鹤草到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他一路往前走,那些小孩子却都躲到了两旁。给他让过了一条路。

正走着,小鹤草突然注意到一个小孩。这个小孩的年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穿着一身粗布衣服,不过的是,他的右臂上却带着一条黑纱。

小鹤草明白,这黑纱代表着家中直系长辈去逝了,而在看到那个小孩的年纪,小鹤草马上就想到了,他可能是胡全的儿子。

一想到这里,小鹤草不由得往那个小孩走去,那个小孩一个人坐在擎天树的一根露出地面的树根上,显得十分的安全。

小鹤草走到他跟前,蹲了下来,看着他道:“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小孩被小鹤草一句话给叫得回过神来,他看了小鹤草一眼,马上就注意到了小鹤草头上的草植魂,他连忙站了起来,冲着小鹤草行礼道:“见过少爷,我叫。”

一听他报上名字,小鹤草就知道自己找对人了,他点了点头道:“兄弟,我是来你们家拜访的,可能带我过去吗?”

小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自然不可能像小鹤草这么成熟,现在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他连忙点了点头,领着小鹤草往那棵擎天树那里走去。

两人一路的往楼上走,一直走了六层左右,才带着小鹤草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前,这个房间的门上写着号码,就像是门牌号一样。

一伸手就推开了门,接着大声道:“妈妈,有人来我们家。”说完引着小鹤草进了房间。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来,这女人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脸上到是平静,只是皱着眉头,眉宇之间带着一丝的愁苦。她不解的看着小鹤草,同时也注意到了小鹤草头上的草植魂,她马上就蹲身对小鹤草一礼道:“见过少爷,请问少爷找谁?”

小鹤草看着这个女人,沉声道:“可是全婶吗?我叫田鹤草。”

那女人一听小鹤草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既马上就明白了小鹤草的身份,她马上就冲着小鹤草行了一礼道:“原来是鹤草少爷,请少爷恕我不知之罪。”

小鹤草连忙道:“全婶太客气了,我与全叔很熟,而且这一次的事情,也是胡全为了掩护我们才战死的,今天小侄来此,就是想看看,家里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如果有事儿,请全婶千万不要客气,请直言无防。”

胡全的妻子一听小鹤草这么说,心里不由得一阵的感动,胡全本就是胡家的家生子,这一次又是为了胡家战死的,胡家自然会照顾好他们母子二人,而且她本身在胡家也是有工作的,所以生活上的事情,到是不必担心什么,所以她连忙道:“鹤草少爷费请了,心快屋里坐。”说完把小鹤草请到了屋里。

小鹤草也没有客气,道了谢,进屋坐了下来,这是一个不大的客厅,里面摆着一套木制的家具,房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三口之家居住到也够了。

小鹤草坐下后,胡全的妻子马上就给小鹤草到了一杯水,小鹤草谢过之后,接了过来,胡全的妻子,从别人那里知道,小鹤草他们今天刚刚回来,这就马上就来他们家了,可见小鹤草确实是真心的想帮他们家,胡全的妻子就更加的高兴了。

她也是胡家里负责打扫的仆妇,对于小鹤草的身体,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十分的清楚,小鹤草在胡家是什么样的地位,现在小鹤草主动的来他们家,以后她们的日子只会更好过。

虽然说胡家现在对他们十分的照顾。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而且像胡家这样的大家族。要照顾的人可是有很多的,弄不好过几年就没有人在记得胡全为胡家做过什么了,到那时要是他们没有一个靠山的话,那他们的日子就不会太好过。

胡全家里也不只是他兄弟一样,虽然胡全的兄弟家,对他们家也会多多照顾,但那毕竟隔着一层呢,还差很多。要是上面有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就太好了。

一想到这里胡全的妻子就对小鹤草更客气了,小鹤草喝了一口水,接着看着胡全的妻子道:“全婶,这一次我来就是想问问,小弟现在可进了学?家族里可有安排了?”


6eys.dzhhyy.com  ahcm.dzhhyy.com  u6a.dzhhyy.com  y9e.dzhhyy.com  0r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2j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