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中间总归是隔着一条人命,疑心这东西种了下来,又怎么可能轻易消去?

前世靖王府的内斗,不能不说也有靖王的有意纵容在内。

后来这伙人的结局无从查究,至少他没有印象。上回跟李南风聊到这件事,看起来她也没有印象。

如果一定说要影响,那便是直到康靖十五年皇帝过世——又或者说直到他与李南风丧命的那日,这大宁也依旧没有走到大家期愿的盛世的那步。

皇帝大行时是半睁着眼走的,因为遗愿未了。

当初高晏李三人能拧成一股绳儿,靠的是结束腐败周室开创盛世的信念。

但李存睿的意外离世造成了皇帝实施政务面临诸多阻碍,随后靖王的离世又给朝廷来了记重击,因为不管怎样都好,靖王在朝上终究还是拥护皇帝施政的。

后宫人少,宫闱倒是一直平静。

只太子子承父业,又无手足同胞帮衬,后来接手的朝廷又多为功臣老将,难免有些人会欺他孤家寡人。无奈何他只能倚仗亲信稳固皇威——比如晏家,又如李家,因为很多时候,只有这两家出身的子弟才更有资格与持功自傲的老臣对抗。

这其实是步险棋,因为以权制权,终究会造成矛盾更加激烈。

李家式微之后朝中冒出大批想踩李家上位的大臣,在皇帝驾崩之后,这股势态更加明显,他与李南风之所以会有些交集,也是常常在各种交锋中被推上风口浪尖。

所以,逆贼的阴谋一定程度上也是得了逞的,只不过不那么明显。

但晏衡仍然对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想复辟而持保留意见。

因为高家就算皇帝太子都被暗算了,也还可从旁支子弟中过继承嗣。高家王朝立起来了,就没那么容易亡掉。

而赵家若是还有能力翻盘的人,也不会抵抗了十几年到最后还是丢了江山。

两百年王朝早就把赵家王子王孙给养腐了,就算是真有能耐的,已经失了民心,他们又怎么翻盘?

毕竟周室如何会倾覆,天下无人不知。

所以,复辟只是个梦想,又或者是画个大饼给那帮乌合之众看。

但搅乱高家朝纲,于他们总是无害的。

“他们不放心你,怕你供出他们来,所以使了这个毒招。”晏衡扭头看向英枝,咧嘴又道,“他们不是真的非杀皇上不可,不过是被时势逼的。

“之所以说这招毒,是一旦开国皇帝中了招,刚刚建立起来的朝廷必然大乱,到时候当务之急自然是扶立新君稳定人心,谁还腾得出手来追查他们?

“等到腾出了手来,他们自然也早就遁形了。

“他们应该没想到这次会失手,因为要从瓦剌使臣身上打主意,必然下过许多工夫。”

英枝癫狂地瞪着他:“你跟我说这么多做什么?我反正是活不了了,你说再多我也不会告诉你!”

晏衡望着她,温声道:“那我明天晚上再来。明儿晚上我们来具体讲讲你亲娘是怎么把你亲手塞进轿子,抬到那老财主家里让他蹂躏的。

“再谈谈你如何死里逃生奔回娘家,把全部生存希望寄托在你的家人身上,结果却反遭毒打,重新送到火坑的事情。”

英枝跪趴在地下,面目狰狞,双目喷火。

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这算什么?这是诛心!

晏衡慢吞吞又道:“我最近可无聊了,晚上也睡不着,你要是不说,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就只好天天带着馅饼烧鸡羊肉串进来找你唠磕了。

“我把你养的肥肥白白的,然后再把你放出去,你说你身后那些人会怎么看你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2ogl.dzhhyy.com

4fw.dzhhyy.com  1r3.dzhhyy.com  ocl.dzhhyy.com  3v7.dzhhyy.com  get5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