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成了正式神明的铃木小姐,去御柱塔跟黄金老头汇报好消息的时候,突然被那位服务了她半个多月的助理小姐告知:您还记得,之前那个关乎人类进化的体检计划不?

“地方比赛已经比完了,全国大赛马上都快拉上帷幕了,铃木财团毕竟出了冠名赞助费,您……有没有空去露个面呢?”

——连体检用的机器都准备好了!

园子先是恍然大悟了一下:是哦,我当初还顺手给了笔赞助费来着。

那都要比完了,这个大赛组委会怎么都没联络过我一次呢?

疑惑不过一闪而过,紧接着她就找到了新的懵逼点:“黄金老、不是,御家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怎么还要我负责这事?”

助理小姐欲言又止,说:“御家还有别的事情要忙,而且他老人家年纪毕竟大了,偶尔也要休息的啊。”

园子心说他要休息那就让他儿子顶上啊为什么找我!

不对,他没儿子。

——玛德,他也没儿子!

不孕不育中的铃木小姐自怨自艾了一下,因为那份微妙的同病相怜(想到了五十年后的自己),嘴巴上不清不楚的哼唧了两声,勉强也算是答应了。

回头她一想,:不好!

跟首相会面的发言稿,她早八百年前就忘完了,坐在车上努力回忆了半晌,就记得打头一句是您好。

铃木园子萎靡不振的在车玻璃上磕了两下脑门,觉得自己可惨。

因为不确定自己的不孕不育到底什么范畴,一时半会儿也不敢通知家长,下半年还有接踵而来两场婚要结……

新郎还都不一样!

所幸场地隔了十万八千里,主流宾客的种族也天差地别——最起码不用担心来宾们撞到熟脸,端着酒杯对脸尴尬了(摊手

原本放假的时间,要拿去看初高中生打比赛,还要挨个给他们检查身体,等暑假一过,又到秋拍集中的时间了,她收拾收拾东西,又得去给夜斗买礼物。

这么多人要哄。

这么多事要干。

园子叹气:我好忙哦。

第二天,她真的就忙起来了。

主要工作是看录像带。

七釜户研究所的那一票老教授们的态度,也变得有一点点奇怪。

具体说起来,可能是更……热情了?

反正园子众星拱月的坐在中间,打瞌睡似的看了好几场全国级别的篮球比赛。

因为兴趣点不在这里,她从头到尾也没分出个谁输谁赢,这帮五颜六色的小伙子们,在赛场上一个跑的比一个快。

园子在对抗瞌睡虫的间隙里,甚至没能把比赛片段联系起来,以至于一连看了三场比赛,上场六个学校,她愣是没能分辨出谁和谁是一队的!

——只觉得唰的过去了一个人,唰的又过去了一个人。

有时候打着打着还少一个人。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2ohm.dzhhyy.com

iqee6.dzhhyy.com  btu.dzhhyy.com  aqk3.dzhhyy.com  lydg4.dzhhyy.com  331.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