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上答应梁义诚,纯粹是为了让他安心,孝顺孝顺,顺着老人的意思,就是孝嘛。

不能进厂,正和了梁一飞的心思。

“瞧瞧,还是一飞懂事。一飞啊,年纪也不小了,正好一块听听。这样吧……”

周万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给了大家一个台阶下,说:“义城,一飞要是有办法解决,我答应他进厂子,行吧?!”

梁一飞笑了笑,先没说话。

要是能解决那几十万瓶库存,他要的可不是进厂那么简单而已。

第003章 点子大王

滨海市金星罐头厂,规模不大,百来人,但有着悠久而光荣的历史。

从60年代建厂开始,就专门为部队提供罐头军需,南江军区某部的罐头食用储备全部由金星罐头厂生产制造,不对外销售。

这导致了两个结果。

第一,罐头厂不愁市场,所以并没有培养出一批专业的市场人员。

直到去年才成立了‘市场部’,人员都是从宣传科划拨;

老杨之前和梁义诚一样,都是宣传科副科长;

第二呢,不愁市场,一心做产品,罐头的质量的确没的说。

从80年代末开始,全国百万大裁军,89年底,整个南江军区都没了,并到了大军区,罐头厂一夜之间就没了客户。

今年年初,配合着全国企业改革的风潮,罐头厂从计划内剥离,被推向了市场,进行市场化。

按照84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扩大国营工业企业自主权的暂行规定》,上级放权,从人事权到经济权,16项大权,全被下放到了厂长手里。

有权了,不代表就能做好企业。

市场不买账,订单签不出去,银行贷款催着还,车间已经快停产,仓库还挤压着四十多万瓶罐头和一大堆原材料。

罐头厂现在的情况就是‘四靠’:工资靠贷,费用靠抠,活着靠精神,发财靠做梦!

说来说去,一个字:难!

杨爱国在边上叹气:“这就是时间问题,慢慢来,凭着我们厂罐头的质量,有个一年两年,指定能抢一些市场份额回来。”

周万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杨爱国讲的是‘正确的废话’,厂子欠着一大屁股债,加上工人工资、各种运转开销,不要一两年,拖上个大半年,就得黄。

今天来找梁义诚,另外一件事,就是一起商量商量,宣传科再拿出点好的宣传方案来。

梁义诚不吱声,儿子的事不解决,他这口气咽不下去。

何况,宣传科早就尽力了。

常规宣传,就是打广告,电视、报纸、收音机。

电视广告动辄按照一年半年来卖,太贵,罐头厂买不起,听收音机的人越来越少,不在考虑中。

报纸是唯一的选择。


85lsw.dzhhyy.com  j4r.dzhhyy.com  ce2.dzhhyy.com  knctg.dzhhyy.com  t0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2tuy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