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剑这话说得,夸得就是他们啊。

似乎也没错,说话挺好听的。

很快车子就开到庄园内一座小别墅前停下。

别墅门口,此时竟已有不少人候着。

唐剑等人下车时,一排人就拱卫着一名银发驼背的老者走上前来。

“龟老,没想到您竟然亲自来了。”

闫琪有些惊讶看着驼背老者道。

又对唐剑介绍,“这是我们大长老多年前收下的义子,我们都叫他龟老,他老人家是一名四星制卡师,也是实力快到五星卡师的巅峰四星卡师。”

“哈哈,唐少爷肯屈就加入我们神道,我受大长老的指令前来迎接,可不能失了礼数,唐少爷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

龟老说着,主动走向唐剑笑道。

“老人家客气了,辛苦称不上,我之所以加入神道,也是因为闫宗传的诚心打动了我。”

唐剑淡淡客气了一句。

“哈哈,我们宗传不仅人美,说话也好听,在我们宗门可是深得不少男弟子的喜欢的。”

龟老哈哈一笑,似乎是会错了意。

就在这时唐剑皱眉,察觉到一股敌意自龟老身后的年轻人身上传来。

甚至在他看去时,对方还眼神凌厉中带着挑衅如审视般的观察他。

这种眼神还蕴含着一种强烈的精神力量。

如果是普通人被这眼神一瞪,恐怕瞬间就会惊得心脏剧跳血液加速,双腿软塌在地。

“你认识我?”唐剑好奇平淡问。

“所谓的近年古夏年轻一辈第一人,如雷贯耳,怎会不识?”

年轻人嘿嘿一笑,虽是说着钦佩的话,但脸上的神色却带着轻蔑挑衅,说话像是有根刺扎在人身上,令人感到极其不舒服。

“闫七!不得无礼。”龟老侧头沉声警告年轻人。

唐剑看着这二人神色玩味,“我们有仇?”

闫七嘿然一笑,“没有仇,只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号称古夏年轻一辈第一人,又被我们神道以如此重资邀请过来,我是很不服啊。”

“闫七!”龟老身上散发强烈气势。

“小七你太么礼数了。”闫琪也神色难看。

唐剑却是制止二人笑道,“我从未自封自己是古夏年轻一辈第一人,这也不过是虚名而已,你不用感到有什么不服。”

这句话出,闫七包括龟老身后的一排人反而脸上都更加露出一丝轻蔑。

“这么说,你是觉得不敢当还是自认当不上?”闫七咄咄逼人。

唐剑摊摊手,“不敢当。”


milm.dzhhyy.com  2h5q.dzhhyy.com  iw5.dzhhyy.com  y28ra.dzhhyy.com  qso.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3ipp6.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