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原本应该回来报告战况的密卫到现在消息全无,姜澈看轻姜麟的心,也不由地紧张起来。

但长期以来,在姜麟身上积攒的自负,让姜澈还是很难相信,姜麟真的能在自己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自己一军。

因此又堆起一番假笑道:“三弟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说起误会,急需要有人来解释清楚。”姜麟接话道:“我带了个人来府上,相信他一定能解释清楚咱们之间的误会。”

姜澈面色一顿:“谁?”

“就在王府门外,需二哥同意方才敢带他进来,否则……”姜麟笑笑:“臣弟不是要担负不敬的罪名。”

姜澈沉下脸来,对小平子使了个眼色。小平子领命出去,不一刻走进来,面色却是变得有些不一样,他看看姜澈,眼中的慌张难以掩饰。

姜澈皱眉道:“人带进来了?”

小平子点点头,随即对门外道:“把人带进来吧。”

就见丹娘和姜麟的侍卫押解着一个头上蒙着黑布的人,走进来。

姜澈疑问地看着小平子,小平子轻轻摇了摇头。姜麟也不等姜澈猜出来,直接过去,掀开了那人头上的黑布。

露出脸来的叶青,猛一看见姜澈,愣了片刻,突然腿一软,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姜澈的脸沉得象块铁板,须臾开口道:“三弟,我将他放在你身边,只是……”

“二哥,你的人,我都悉数还给你了。”姜麟打断了姜澈:“你这些年的情谊,我想,跟你的所做所为也已经相互抵消。从今日起,阳关道、独木桥,我们两不再相关。”

说罢,姜麟行了个礼,转身离去。

留下身后瘫软在地上的叶青,和一脸愤怒冰冷的姜澈。

乾王府外,姜麟上了马,对丹娘道:“你们先回去,我去一趟武阳王府。”

说罢策马离开。

武阳王府中,聂云川站起身来,对走进来的姜麟道:“我正担心呢,你……”

话没说完,姜麟已经快速走过来,一把抱住了聂云川,将头埋进他的胸前。

聂云川吃了一惊,低头问道:“怎么?出什么事了?”

“没有……就是……”姜麟喃喃地道:“就是想这么待着……”

向家四兄弟知趣已经退了出去,关上门。

聂云川伸手将姜麟搂住,轻声道:“没关系,有我在,你不是……一个人。”

姜麟将整个面孔埋进聂云川的衣襟,聂云川看着他微微地颤抖着,感受着他的泪水透过衣襟,打湿了自己的胸肌。

他知道对于姜麟来讲,这是多难过的一天,过了今天,姜麟跟姜澈的一切前尘往事便一笔勾销了。

姜澈会展开手脚消灭异己,自然也不会放过姜麟,而姜麟也不会坐以待毙。

只是那十几年的情分,哪儿能说丢就丢呢?姜澈之于姜麟,就仿佛再生父母一般,当年被所有人抛弃的姜麟,是依附在姜澈的关心和亲情上挺过来的。

乾王府上,姜澈立在书房窗户前,脸色冷漠地看着夜空。

小平子进来道:“按照您的吩咐,叶青已经……”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kkru.dzhhyy.com  i0aex.dzhhyy.com  9cg.dzhhyy.com  91upt.dzhhyy.com  l4qu.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