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长孙无忌的态度,刚开始是支持魏征反对李二陛下将开府权给自己的,可是等到李绩说完一番话后,态度却又死摇摆不定了。

到现在在席间,长孙冲打探自己开府一事,事事都透着一股耐人寻味。

“璟儿。”玄世璟与长孙冲说过两句话之后正在暗自走神,却被李二陛下的一声呼唤拉回了现实。

抬头向上望去,发现李二陛下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这边。

玄世璟连忙起身拱手行礼。

“陛下。”

“璟儿啊,如今朕给了你如此一大礼,也算是朕补偿于你,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莫要让朕失望。”李二陛下笑道。

玄世璟端起桌上的酒杯,将杯中倒满酒水,客气道:“小臣多谢陛下厚爱,定当谨记陛下教诲,小臣敬陛下一杯。”玄世璟放下酒壶双手举起酒杯,向李二陛下行一酒礼,随后仰起头,一饮而尽。

玄世璟暗自思付着,难不成李二陛下所说的补偿,是腊月二百日那天他看到那一锅毒丹药之后想起来自己给他献血的事儿了?

不至于吧?或许可能有这么一点儿因素在,但是也就占那么一丁点儿罢了......

李二陛下也笑着将杯中的酒水饮尽,玄世璟打眼一瞧,这不是前日里他送进宫里给长孙皇后的那只夜光杯么?

李二陛下与玄世璟如此一番互动,倒是将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二人身上,想要从中看出一些什么端倪。

“说来,到现在,已经十四年了啊。”李二陛下感慨道:“说实话,一到这个时候,朕都会格外的思念你父亲,当年若是没有你父亲,朕一路走来的艰难,将会比现在要多的多啊。”

想来是宴席之上李二陛下与群臣喝酒喝的有些过来,此时的李二陛下面色微红,目光迷离,整个人似乎都陷在回忆之中,一边的长孙皇后这是略微有些担忧的看着李二陛下。

玄世璟也不打扰,便站在那里听着李二陛下的回忆,如今随着对玄明德越来越深入的了解,玄世璟已经对自己的父亲没了原本那种神秘的向往,所以也豁达了许多,不会因为一无所知而急着探求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若是庸人,又怎么可能伴随着李二陛下和原先天策府的一帮将士一同打下这万里河山,若是庸人,又怎么可能让程咬金等人一提起来便如此敬重,若是庸人,恐怕这些年来长安城的几家府上便不会对侯府如此照拂,若是庸人,也不会像李二陛下说的那样,过去这么多年,仍旧会想起来,觉得思念。

“朕很怀念当初在秦王府的日子,有明德,有许多鼎力相助与朕的人,都是与朕有过命的交情,如今大唐四海升平,每当午夜时分,朕都会问心无愧的告诉自己,这些年来,朕没有懈怠,朕对得起诸卿这么多年来的兢兢业业!”李二陛下虽是微醺,但是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掷地有声,发人深省。

“追随陛下,是臣等的荣幸,陛下乃千古明君,有此君主,有此太平盛世,我们这些在沙场上厮杀惯了的莽汉,知足!”程咬金大声说道:“若时光倒退,臣更愿意早些跟随陛下征战,如此,才痛快!”

“正是。”长孙无忌也站了起来:“陛下承位以来,十几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广开谏言,御览皇极,乃臣之幸也,民之幸也。”

有程咬金和长孙无忌开头,殿中的群臣也纷纷将好听的话送上,锦上添花,谁都不会嫌弃太多的。

玄世璟站在自己的坐席上,看着一大帮子的人拍马屁,笑而不语。

光明和黑暗总是相对应的,李二陛下千般好万般好,能走到今天,越是显耀,背后累累的尸骨堆的越是高涨。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况是帝王。

侯君集现在还率领着大军在柳城过年呢,西边儿的高昌已经被吓得胆战心惊了,侯君集这一仗,成就了他自己,也会成为李二陛下史册上辉煌的一笔,这一笔,是划在高昌的弯刀和鲜血身上的。

随着众人的唱贺,麟德殿的宴会进入了一个高潮,也没了刚开宴时候的拘谨,关系好的,或者是要处关系的大臣们,都纷纷举杯交谈在了一起。

而玄世璟,也与李崇义等人汇合在一起,反正他是不想与长孙冲打交道的,若说长孙无忌是个老狐狸,那深得其传的长孙冲,便是一只小狐狸了。

第一百四十九章:抄

宫里面的宴会一直持续到下午,而外面家家户户的宴席,也是经久不衰,估摸着能一直持续到晚上。

侯府也是如此,在大厅之中备了宴,有来府上拜年的,都会留下来坐坐。

今年过年因为玄世璟回来,侯府这才大开中门同长安城里的人一样过年,也正是如此,初一这天,长安城不少达官贵人的命妇们,也都纷纷到侯府走动一番。


luu9p.dzhhyy.com  bgq.dzhhyy.com  p1bh6.dzhhyy.com  mdsm.dzhhyy.com  ttg1.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3pl3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