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视线落在地上那条手链上,死死的咬着嘴唇。

陆瑶惊觉自己站在这里是很尴尬的,不知不觉还是看了这么一场分手大戏。

无情的男人已经走远了,被抛弃的女人在这里无声的痛哭着。

她呢?她现在该怎么办?

早知道就该早早的走开,不当这个围观群众了。

不想理任欣盈,好像这样走开了,也太不近人情了。

好歹现在也是同事,虽然她这个同事也是带着目的去的西木,不过现在不是还没有撕破脸皮嘛。

她走上前,低头看了一眼那条手链,绕过,站在她面前,拿出纸巾给她,“一个渣男,不值得。”

任欣盈吸着鼻子,眼里的怨恨已经浮了上来,“你是不是喜欢他?”

“哈!我疯了吗?”陆瑶冷笑,“别说是亲眼所见他渣的程度,就算是没有看到,我也不可能喜欢这样一个大渣男。不过你也真是的,之明喜欢的是霍昀琛,怎么一下子就把档次降低了这么多?呵,你是缺男人吗?”

陆瑶的讥讽,又一次刺激着任欣盈,她紧握着拳头,“是我脑子坏掉了。我居然会相信,他会对我有感情。明明知道他不是个专情的人,可我还异想天开,就被他几句甜言蜜语给骗了。”

“是我蠢!”任欣盈闭上了眼睛。

“那你打算怎么报复?”陆瑶问的漫不经心。

如果想得开,不过是一场胜负已定的算计。

如果想不开,就会把它看作是一段被骗感情的仇恨。

前者,只是论输赢。

后者,则是论心胸。

任欣盈缓缓睁开眼睛,眸子里乍现恨意,“来日方长。”

庄思楠听后,不由皱眉,“这件事,算是留了个尾巴。只怕曾暧,惹上了麻烦。”

“他自己招惹的,怪得了谁?”陆瑶冷哼着,“招谁不好,偏偏招了任欣盈。她要是没有报复心,才怪呢。”

“她不会对你……”

“不会。”陆瑶知道她要问什么,“我跟曾暧没有半毛钱关系,清清白白。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我使什么坏。只怕以后跟曾暧好的女人,要遭殃了。”

陆瑶尾音拉长,很有兴致似的。

庄思楠睨着她,“你对曾暧,真的不来电?”

“你别再问我了。我跟他,不可能!不管你什么时候问,都只有这一个答案。”陆瑶微挑细眉,非常郑重其事。

那样的男人,她可玩不起。

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收服他那颗心。

这种人,能不碰就最好不要碰。

除非有非常强大的内心,不然真的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任欣盈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4mjn.dzhhyy.com  oc7.dzhhyy.com  i8t.dzhhyy.com  14e8.dzhhyy.com  sdf2.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