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昶低头看了看那个在他面前没有一丝防备的萧景,亲了亲他的额头,不舍得分开一秒钟。

下午的时候,阳光已经打进了整个房间,是温暖的,是慵懒的。

萧景缓缓睁开眼睛,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衡昶去了哪里。

他起身出去,发现衡昶正在厨房里,那男人的身影在厨房中穿梭着,一如当年。

他站在那里看得出神,就连衡昶都已经从厨房里出来了都没注意到,“你醒了。来吃饭吧,早上都没吃过饭吧,中午的饭也被你错过了,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加餐。对了,你的手机响个不停,应该是俊曜很担心吧,给他回个电话吧。”

萧景盯着他的眼睛,衡昶一直在说,他也一直安静的在听,直到衡昶说完最后一个字,他还是没有开口回答。

良久后,萧景才说道:“骗我是不是特别有意思。”

“不是……”悲伤渲染在衡昶的眼睛中,“我一开始也不……”

“所以如果你不喜欢我,利用我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是,不是的。我没想……”

萧景笑笑,“衡昶。你现在说你喜欢我,不会骗我,你可以保证你以后,一直都会喜欢我吗?那你如果不喜欢我了,是不是还会继续骗我呢?”

“不会。我会一直喜欢你,一直一直的喜欢你……”

萧景拿起电话,给夏俊曜回了电话,电话被接起后就是他焦急的声音,“哥,哥你去哪里了?是不是那个混蛋硬要他跟你走?你怎么出去的?我去找你吧,你在哪里?”

“俊曜。你冷静点。”萧景说,“不是他硬要带我走的,是我故意给他这个机会的。”

衡昶听到他说这话,眼睛里是掩盖不住的欣喜。

又听萧景继续说道:“俊曜,你会支持我的决定吧?就算是错的决定,我也想再错一次。”

夏俊曜在那边沉默了好久,萧景了解他,于是道:“谢谢你,俊曜。”

夏俊曜那边仍然没有说话,接着是耿凯的声音,“他的性格一向如此,萧景,你别在意。”

“嗯。我知道。”

挂断电话后,衡昶抱住萧景,“谢谢你愿意再给我这个机会。”

萧景终于把手也轻轻地环住衡昶,道:“之后都要看你表现。”

“我会好好表现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萧哥真是好可怜的,要是不给他写一个he的结局我于心不忍啊……上官风微微一笑道:“你,因为你,因为赵海你从出道以来,在与人交战的时候,就没有吃过亏,没有败过,呵呵,这才是我们几大家族同意出兵的原因。”

赵海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原因,他看着上官风道:“上官前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就因为对我的信任,你们就敢跟着我一起出兵?要是败了怎么办?”

上官风微微一笑道:“败了在说败了的,在说了,你不是也说了吗,不消灭掉域外魔族,我们早晚也会完蛋,那为什么不拼一下。”

赵海苦笑了一下,他沉声道:“我是要说感觉各位的信任,还是应该感觉到有压力呢?”

上官风沉声道:“放心吧,你不必担心什么,我们决下跟你干了,那就会一定配合你的,我们相信你,不必担心。”

赵海微微一笑道:“不必担心,这一次对付域外魔族,我最少有超过百分之六十的把握,而且各位不用担任主攻,主攻的事情交给我来就可以了,所以各位完全不用担心,好了,有各位这些话,我就放心了,几位前辈去休息吧。”上官风他们也没有在说什么,都站了起来,跟赵海告辞了。

把上官风他们送走之后,马上就有人来报告说,刘洋到了,正在外面求见,赵海一听,两眼寒光一闪,接着他马上沉声道:“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刘洋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依然一脸的笑容,那张英俊的脸,还真的是配得上玉面书生这个称号。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7aie.dzhhyy.com  aoe.dzhhyy.com  ak5h3.dzhhyy.com  7wg.dzhhyy.com  ehki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