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惟气得笑出声来:“复生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就那么不靠谱,这种事也拿来开玩笑?!”

沈复生不说话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宋惟一直被人传说私生活很乱,他自己也拿这个开玩笑,完全没想过澄清。实际上宋惟有点洁癖,别说乱了,他连正常的社会交往都不喜欢和别人太亲密,所有的笑闹都是表面,真正深交的人很少。

“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和人开玩笑的,复生,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学校里有意接近你吗?”

沈复生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在沈大路家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站在二楼,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我就想,这么漂亮的美少年是真实的吗?我早就为你倾心了。”宋惟缓缓地向他倾下,“复生,我的资历,还不能和你心里的林誉一较高下吗。”

沈复生的唇动了动,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宋惟的描述,他的心里想到的却是家乡那座月下的小桥,站在桥头一脸淡漠地和他说话的少年……

“复生,别太快否定我,试着接受我。”宋惟的视线定在他樱色的薄唇上。

近到冒犯的距离,让沈复生下意识地抬手推拒,宋惟轻易压制他犹豫不决的动作,猛地低下头,看着沈复生紧张地摒住呼吸,他笑了笑,道,“复生,你仔细考虑一下,林誉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林誉会伤害你的,我统统不会。”

他看着沈复生黑白分明的眼瞳中倒映着的自己:“我的初恋就是你,没有什么初恋女友初恋男友,没有什么藕断丝连的旧人,我说喜欢你,就是眼里只有你。复生,这样的感情,你不喜欢吗?”

他在沈复生耳边引诱似地低喃着。沈复生眨着眼睛,如同受了恶魔蛊惑的信徒。

宋惟真的太了解他,太知道他最深切的从来不敢宣之于口的渴望。

他太想有人爱他了,他太希望有一个人,全心全意地对待他,心里眼里都是他,生命的轨迹当中完全没有第三个人留下的印迹,哪怕只是微小的一点印迹。

他是相信林誉的,可他太爱林誉了,爱到不敢靠近他。

可是宋惟不同——

宋惟带着些微酒气的薄唇缓缓向他靠近,近到鼻端都是宋惟身上他已经十分熟悉却从未认真在意的气息。

沈复生没有躲,只在陌生的温热触感抵到唇边的时候微微一震,那一点微弱的抗拒又被宋惟消解。

温暖的怀抱完全将他拥住,沈复生缓缓地闭上双眼,放任自己沉溺在这种温暖中。

第二天一早,沈复生被一片耀眼的白光晃醒。

他捂着惺忪的睡眼,动了动发麻的手脚。

身边的人嘟囔了两声,就翻到另一边睡去了。

沈复生手脚僵硬地爬了起来——不是因为什么不可宣之于口的事情,还不到那地步,纯粹是宋惟睡姿太差。

告白说得一套一套,口勿起来也使足了温柔,可是睡着了以后简直就是魔鬼。

虽然kingsize的双人床够大,也禁不住他以自己为圆心在床上720度地大旋转。他自己睡的时候可以随便折腾,可是沈复生还在床上,被他逼到床铺一角委屈地缩着,还是挨了宋惟好几脚。他一度想要下床去睡回自己的沙发床,又被迷迷糊糊的宋惟强势地扯回去。

沈复生顶着一张睡眠严重不足的脸憔悴地下了床,趴在床上睡袍凌乱长发遮脸的宋惟连脸都没抬,口齿不清地道:“复生再睡会儿吧,看你平常累得……”

沈复生眼底乌青地看着他,工作再累也没有被他踢的那几脚来得让人憔悴……

他没理会宋惟,起身洗漱穿衣,按流程应该到楼下与同事们汇合,一起去工作。

芣苡 1瓶;

第101章 101

沈复生收拾完毕准备出发,宋惟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 松垮垮的丝绸睡衣挂在身上, 露出大半个肩膀和胸膛, 微长的头发乱糟糟地翘着, 活脱脱一个浪荡公子哥的模样。

看他这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模样, 沈复生不禁担心他不知天高地厚地故意挑衅林誉的行为。夜色使人头脑不清,他和宋惟才会过家家一样接吻同眠,可是出了这个门,外面不是春风和煦,而是狂风骤雨,隐隐雷霆。


qq8.dzhhyy.com  72mvb.dzhhyy.com  mwon2.dzhhyy.com  als.dzhhyy.com  3ly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56x4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