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在座的估计没有一个人信。看热闹的村民也都纷纷摇头表示这话估计鬼都不信。

钱意意识到这个是自己的错误,有点不知所措,望着冯疯子他们有点愧疚,“抱歉,我之前说话没有过脑子。”

冯疯子看似温和的对着钱意笑了笑,“没事,不关老师的事。这人不要脸才是天下无敌。老师,对于这种恶劣的学生,我想还是别让他去学校了,免得又祸害别的同学。”

话音刚落就听见谢独桃的叫声,原来是谢明华把他给抓回来了。他还在拳打脚踢,谢明华居然有点制不住他一样。

李芬见公公拎自家儿子跟拎一只小鸡仔一样,一下就不高兴了,等谢明华过来之后语气特别不好的对着谢明华道,“你抓他做什么,放开他。”

谢明华却没有看李芬,只是直直的对着谢独桃道,“道歉。”

谢独桃伸长脖子道,“就是不道歉。你以为你是谁?就是个老不死的。还想管我。”

一个六岁的孩子张嘴闭嘴不是丧门星就是老不死,这已经足以证明这小孩的家庭教育是多差劲。李芬和谢凡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尴尬了。

李芬讪讪的道,“这孩子乱说话,我回去收拾他。”又想着冯疯子之前的话,于是转移话题道,“这老师,你可不能听这冯疯子的话,凭什么不让我家孩子去读书。他虽然有点调皮,但也是一个好孩子。”

冯疯子不想这样一直纠缠下去,转身跟秦老太悄声说道,“妈,你回去把那个刮头发的小刀拿来。”

秦老太惊了,“拿刀干什么?”这刮头发的刀也很锋利可以伤人的,也不怪秦老太担心。

“妈你想什么呀,我把那小兔崽子的头发给刮掉,看他还嚣张不。”

秦老太也觉得这个主意好,赶紧回家去拿了。

夏娟爸爸听到好孩子三个字觉得自己需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三个字。他也对着钱意道,“老师你可千万不能让他去学校了。这次是烧头发,下次可不一定要烧什么了。”

钱意想了想,最后没有什么气势的说道,“好吧。以后谢独桃就不必再去了。至于学费我会退还给你们的。”

谢独桃倒是挺高兴不用去学校。李芬难得的拍了他一下。他就满脸不高兴的把李芬的手给打开了。

夏娟爸爸想了想道,“那算了,我们回家去了。”这扯了半天也没扯出一个所以然。走之前看着冯疯子道,“你女儿你教得很好。谢谢你们。我女儿经常在家里说清雅有多好和多棒。真的谢谢。”至于赔偿,他不是疯了就不会真的听李芬的叫冯疯子他们赔。

冯疯子拉住夏娟爸爸,“先不急。”

话音刚落,秦老太就来了。趁着众人没有注意他,冯疯子直接上前把谢独桃一把就拉过来了。李芬和谢凡刚反应过来,尖叫道,“冯疯子,你要干什么?”刚喊完就想冲过来将谢独桃抢过去,可惜夏娟爸爸用棍子直接把他们拦住了。

钱意怎么都没想到事情又被激化了。他焦急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不要伤着孩子了。”他不是一个强硬的人,在他的世界里能用言语解决的事情就用言语。言语解决不了估计也不会动手。现在在他看来是已经解决好了,怎么又平生波澜。

冯疯子道,“不干什么。他不是喜欢烧别人头发吗?那我就把他头发剃光好了。”

谢独桃已经六岁了,意识里知道光头对于他来说并不好看,而且是通过这种方式剃的光头,就更不好看了。他开始拼命挣扎,可是冯疯子连他爸都能揍,更何况是他。

钱意听到只是剃个光头。倒是松了一口气。

王翠花和谢明华想着给这孩子一个教训也好。而李芬被夏娟爸爸拦着不能动弹,而能动弹的谢凡却不敢动弹。冯疯子剃头发的技术当然不行,再加上谢独桃一下乱动一下乱动的。最后剃得跟一个狗啃了的一样,根本不是光头。见谢独桃哭得撕心裂肺的,他觉得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直接放开了他。

并警告道,“以后再敢做这些事被我碰到了,就不是剃头发的事了。”

谢凡最后还是忍不住道,“关你屁事,又不是烧的你们家人的头发。多管闲事干什么?”

冯疯子当然只是借着这个机会教训这个谢独桃给清雅出气而已,嘴上却大公无私的说道,“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行吗?难道都像你们一样素质那么低。”

谢家那三人简直都要气疯了。等人群散了之后,三人全部都露出了怨毒的眼神。

夏娟爸爸没想到根本没有用到他的地方,不过看着那小兔崽子哭成那个样子,他心里也挺爽的。至于冯疯子这个人,他还挺想跟他做朋友的。再看了看清雅,看他们家娟子就多会选朋友,选了一个能帮忙打架的朋友。这绝对不是贬义,他是觉得有些所谓的朋友平时好得不行,一到有点事了就装聋作哑当鹌鹑,这种朋友交来干什么。

他又郑重的跟冯疯子道了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5b7k.dzhhyy.com

e54.dzhhyy.com  l7jyl.dzhhyy.com  nid.dzhhyy.com  lj4b.dzhhyy.com  53b.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