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了姑娘银子,自然是不肯卖,也不愿意卖给他,他竟然就诬告家父贿赂官员!

“我洛某人虽说做了多年生意,但也向来本本份份,不瞒姑娘说总归也是会跟官吏们有些接触,但我又不做官家买卖,能接触的十分有限,那胡爷居然把这个当成了要挟人的把柄!

“此人我招惹不起,只好把货让给他了,还望姑娘能体谅一二。”

洛咏忙着作起拱来。

李南风听着就有点上头了:“你说的都是真的?”

“都这份上了,我还必要跟你说假话么?”洛咏叩着桌子,“干我们这行确是不能轻易跟人兜老底,但这胡爷在那儿作威作福是事实啊!

“眼下生丝紧缺,人家一门心思就想着怎么交货给官家邀功,哪里会管咱们这些人的死活?

“你要不信,去街头打听别的商行看看,是不是他们也遇上这么回事儿?”

“那织造衙门不管吗?”

商人地位低,不与官斗倒也正常,但这姓胡的如此嚣张,他哪里来的胆子?!

“您可别说了!”洛咏摆手,“为着生丝的事,三座织造局提督都进京述职来了,织造衙门哪管得住这个?

“听说也过问过两回,但人家不听,后来就任他去了。这不,人家更加肆无忌惮了,反正到时候问罪起来他还能说是为朝廷尽心办事,你还落不着他什么罪!”

李南风听得心里窝火,她这上千两银子的利润眼见着泡汤了不说,还白白耽误了她一个月,这姓胡的作死则已,居然还要顺道断她一把财路?真是岂有此理!

她把银票接过来,说道:“银票我先收着,洛老板可先回去,倘若年前还有余货要出,还望洛老板先照顾照顾小妹。”

“那是自然!”洛咏站起来叹气:“不过绝不可能会再有了。”

李南风与他道别,直接回了府。

洛咏的话虽然极为可信,到底他是个商人,还需得经过确认再说。

然而李存睿与李挚都不在,她想了想,去了上房。

金瓶看到李南风微微一讶,站在门下通报了,李夫人扭头看过来,李南风就进来了,屈膝道:“母亲。”

金瓶看李夫人神色尚好,便下去端茶。

李夫人道:“有事么?”

李南风觉得在她心里,她这个女儿大概就得有事才能进来。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来的确是有事。

“无事。只是听说三大织造局的提督都进京述职来了,父亲想必很忙,母亲没出去串串门么?”

李夫人道:“回头陈夫人要过来拜访。”

李南风原本只是想侧面印证孙易芳他们进京的事,因为李存睿虽然不会把这种事情跟她说,但一定会跟李夫人说。

到如今为止李家太太平平,不能不说是跟他们夫妻内外配合默契有关。

只要能挖出消息,李夫人就是责骂她几句她也无所谓了。

没想到她居然还回应了她!

“怎么了?”李夫人又淡淡督过来。

李南风合上嘴巴,摇摇头,又说道:“咱们家名下的绸缎铺子盈利如何?我听说最近绸缎紧缺……”


qq0.dzhhyy.com  ib10l.dzhhyy.com  n7b7n.dzhhyy.com  3lwjm.dzhhyy.com  s7l3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5m5mj.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