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不大不小,一万块钱,老顾能做主,也不知道是‘想念’梁老板了,还是谨慎起见,老顾特意打电话向梁一飞汇报了一声。

梁一飞哑然失笑,想了想,大手一挥,说买两万的,让老师们乐和乐和。

这钱真就是让老师‘乐和乐和’而已,指望拿走梁老板的桑塔纳?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

第211章 买不了吃亏?

天气渐渐的又热了起来,天亮的早,周六上午,彩票正式发行,梁一飞之前在场地已经看了好几天,布置完毕,定在今早9点开卖;

起了个大早,早上五点半,吴三手就来岚韵湖办公室把他叫醒了,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饭盒。

“咦?你小子最近长心了嘛,知道给我带早点了。”梁一飞打开一看,是一份热腾腾的小笼包,一份白花花得豆腐脑,外加两个茶叶蛋。

“哥我哪有这么细的心,周小姐早上送来的。”吴三手笑呵呵得晃了晃手里另外一个纸袋子,“我也跟着沾光,两根大油条,两大肉包子!”

“难怪,她人呢?”梁一飞拿起个小笼包子,一口咬下去,还是热的,里面的油微微发烫,是那种很爽但不会烫的疼的感觉。

“表演团都是她操持着,去组织人和设备准备蹬车了,就在楼下吧。”吴三手拿着大油条指了指窗口。

透过窗口看下去,岚韵湖门口停了一排四辆租来的大卡车,果然有一群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男女演员,抬着锣鼓、麦克风、临时化妆台等等设备在上车,周云晴不算高的身影在人群里穿来穿去的。

“哥,我有时候都觉得,你到底是不是大牢里出来的。”吴三手忽然冒出来一句。

梁一飞被他说的一愣,搞什么,难道看出老子是穿越者了?

不要这样吧小吴,真看出来,那真得委屈你去后面岚韵湖湖底休息了……

“大牢里什么样子哥你知道啊,那帮男人,他妈的,抓到个海绵枕头都能草出来个洞,大龅牙你记得不?”

说起‘大龅牙’,梁一飞好悬一口豆腐脑喷出来。

太记得了,同寝室的狱友,本名张栓壮,长了一口焦黄的龅牙。

老实本分的农民一个,因为老婆被村支书欺负跳井死,气愤不过,一刀把村支书下面那东西给煽了,后来调查时候村民普遍反应那个村支书有问题,一查之下,果然各种违法,所以张栓住判得倒也不算重,六年。

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精力过于旺盛,成名一战就是那年冬天监狱改善生活条件,犯人用上了海绵枕头,那天寝室有个哥们下工回来太累,直接靠在张栓柱下铺枕头上,忽然就觉得气味不太对,翻过来一看,好嘛,枕头上有个洞,里面都是干掉的蛋白质。

除了这个,栓住的其他战绩也不少,比如在厨房帮工的时候,搞过鱼和猪肉,给关了半个月禁闭……

吴三手提到这个人,梁一飞就知道他的意思了,监狱里出来的男人,看到女人就跟狗看到屎似的,而自己呢,出来这么久,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可还没正儿八经的碰过哪个女人,送上门的都不吃。

“我告诉你,只有工作,才能让我快乐!”梁一飞一本正经的说。

吴三手也一本正经的说:“哥你要注意身体!”

“得了空,咱们一块回去,看看那帮人。算起来,大龅牙和老屁股都快出狱了吧。”梁一飞说。

“可不是嘛,哥,我早就想去了,说真话,出来这么久,跟外头这些人打交道越多,反而越觉得,监狱里比较纯粹。就是怕你说我老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所以一直没去。”吴三手说。

“说不三不四,嘿嘿,岚韵湖这帮来玩的老板,那才叫不三不四。”

正说着话,电话响了。

一接通,赵大军急吼吼的声音就传过来:“小梁啊,你们安排的是几点钟啊,不是讲九点吗?”

“是啊。”梁一飞愣了愣。

“哦哦哦,我知道了,刚才有同志上班路过,说那地方人山人海,不知道在干什么。估计是一大早就有人去了,你赶紧去现场,我也立刻带人过去维持秩序!”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652.dzhhyy.com

87xk.dzhhyy.com  j51.dzhhyy.com  s81.dzhhyy.com  4h9e.dzhhyy.com  5t2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