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不会求他的,事实上张子文就是在至暗时刻那阵子也不想去求谁,现在更不会了。

就此张子文起身,分别看了马继和朱勔一眼道,“行吧就这样,两位好自为之。”

剩下马继和朱勔面面相视,又看看这一桌子酒菜。妈的他张子文点的菜请人,却是连钱都不付,还满口大话的走了?

当然这也不是主要问题,他张子文穷,马继朱勔可不穷。

“老朱你怎么看,这纨绔子弟是吓人吗?”马继问道。

朱勔现在自己问题一大堆,如何能让他们这个节骨眼上和解。

只得摆手道,“这小子自来雷声大雨点小,都是唬人为主。当时你出去抢矿石收了我朱家钱的。多的不讲,你拿钱后就出动水军,仅仅此点,不论张子文还是张康国,又或者何执中,都是不会放过你的。我朱家家大业大且有蔡相公保底,你呢?所以看起来,其实你没有更多选择。”

马继一想有道理,喝了一口酒喃喃自语:“要是忽然天降流星把这小子砸死就好了,就没那么多事了。”

第198章 家书进京

“稳了,形式逆转,现在可以围观局座嘚瑟了。”

“未必就稳了。虽说局座出了铜矿,且以他丧心病狂的生产能力正在放量,但政治局势不好说。老何像是铁了心要收拾局座,也不能说老何没有战力。”

“反正虎文很厉害的,不论干什么都很厉害,有神通虎豹雷音加持他不会倒下。”

“但愿吧。不过最终要看朝廷动向,虽说局座出了铜矿,但毕竟现在是蔡相公说了算。两条腿走路才稳,蔡相爷不会因为他出了铜矿就动朱家。最多只会减少对朱家的扶持,不代表会抬举张子文。”

这些日子热闹了,到处针对这些事件议论。

力挺虎文的人都充满了担心。

因为现在苏州的形式真的开始有点改善。大的经济面先不说,最直观的感受是自皇家海军开进苏州以来,朱家收敛多了,街面上强取豪夺的黑打事件是减少了很多。

另外就是虎文踏踏实实的搞生产,到现在为止众望所归纷纷来投,已经承担了约七千人的吃饭问题。

哪怕是小商人阶级、不关心那些草根的死活,但实事求是的说,现在来自海军那七千多人的需求就是营业增长点,他们的购买力提升比较快,已经开始买各种各样的东西。听说曾经一度买空了昆山县的官市。

于是喜欢虎文的人很害怕出现政治变故导致被调离。在大家印象中,把能做事又得罪人的好官调离就是常态,随处可见。

至于被影响了利益,不喜欢虎文的一群人则幸灾乐祸的围观。

尽管说局座有了铜矿,但短期看,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利益不够大。殊不知,朱勔虽然是走私佬,但他银矿量也不小,一定程度上的确也算在缓解通货紧缩危机。

现在却被海事局咬着持续打击。

于是地摊文学中的反对派认为:局座玩的太大,影响了稳定。也很可能被上面一通政治黑捶,以开采铜矿立功的理由,把局座升职调离……

京城迎来阳春三月,同时一时间张子文的家书到了。

张母心花怒放的看了家书,去纠缠着张康国:“老头子,幺儿来信了。说他年纪不小该考虑谈婚论嫁,让我去蔡家提亲,说是看中了蔡文姬。”

好不容易回来喘口气的张康国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这节骨眼上,和蔡家关系如此尴尬,若还被他把那蔡家反骨女取进门来,张家岂不是废了?”

“她怎么就废了嘛,人家蔡文姬人漂亮,又系出名门,一看就是好生养的旺夫相。最重要的是幺儿喜欢,这可是好事。”张母道。

张康国斥道:“你拉倒吧,你年轻时候难道不漂亮?老夫也觉得是好事呢,结果不就掉进大坑了?”

张母怒道:“老娘又怎么了嘛,这不都把你旺成宰相了,还有啥不好的!”

张康国迟疑着:“这个么……有个卵用。我张康国做宰相是必然的,有你在最多快三年,然而不仅仅是你败家,还生了个大败家子,为此老夫至少折寿十五年,怎么算都亏本。那蔡文姬就是你的翻版,都是出身宰相家放养的坏丫头。怎么,你想你儿子晚年像老夫一样?”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84w.dzhhyy.com

1d3b.dzhhyy.com  tyh1.dzhhyy.com  dmjut.dzhhyy.com  b260.dzhhyy.com  qf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