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宫巷,月蕊将钱浅抱在怀里,而月灵则指着宫巷的尽头轻声细语的向钱浅介绍这条路通向哪里,而钱浅,一脸可爱的微笑,各式各样的童言童语和孩子才能想出来的奇怪问题一股脑的冲月灵招呼过去。

她这么努力,就是为了拖耗时间,还好77干别的不行,监控、追踪和计算这几样从来都很靠谱。大约一刻钟之后,钱浅看见一个小男孩从一处岔路转过弯来,走上了这条长长的宫巷。

小男孩是自己走路,并没有乘轿撵,他的身后只跟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內监和两个宫女,排场上还不如钱浅这个假公主。

没有多大功夫,小男孩就走近了,那是个漂亮的孩子,有些婴儿肥的包子脸,但是有个尖尖的、精致的下颌,大眼睛,天生浓眉略微上挑,高鼻梁,红红的小嘴,气色看起来不错,穿着也华丽,看起来小日子过得不错。

看清楚穆熙敬的脸时,钱浅就在不断感叹,所以那些破故事都是骗人的吧?!不讨皇帝喜欢的妃子和皇子,备受虐待,吃都吃不饱,这些桥段一定都是蒙人的吧?这孩子看起来好得很呢!

穆熙敬远远的就看见两个宫女抱着个小女孩在宫巷里,一名宫女正指着远处高高的角楼说着什么。

穆熙敬原本没太在意,也许是哪个王妃带着孩子进宫给皇太后请安了,皇帝的几个兄弟老婆都不少,小小的穆熙敬也搞不清自己那些王叔到底有多少孩子,堂兄弟姐妹们他也不是都认识,至少眼前这一个,他没见过。

穆熙敬走近钱浅,带着几分好奇打量了她几眼,圆脸大眼,长相没什么特别,跟其他小孩一样,穆熙敬只看了一眼就不太感兴趣了。

看见穆熙敬走近,月灵和其他宫女齐齐弯身行礼,只有抱着钱浅的月蕊还站在,但也将头低低垂下表示恭敬。她们虽然没见过十六皇子,但也知道一身锦袍带着內监和宫女在宫巷里行走的男孩,一定是哪位小主子。

而正在这时,被月蕊抱在怀里的钱浅眼睛张得大大的,突然冲穆熙敬一乐,一张嘴字正腔圆的吐出两个字:“哥哥!”

穆熙敬一愣,微微蹙眉望向钱浅,这到底是谁家孩子,哪个王叔的小女儿吗?

看见穆熙敬没说话,钱浅仗着年纪小,开始不要脸的想要赖上他,她双手向前一伸,直冲着穆熙敬的方向,笑眯眯的补了一句:“哥哥抱!阿满要抱!”

跟在穆熙敬身边的小內监很机灵,怕钱浅冲撞了自家主子,立刻上前一步,脸上带笑,但语气却不太恭敬地问道:“这是哪家的小姐,被姐姐们带着逛呢。姐姐们小心些,莫要冲撞了十六皇子,仔细太后娘娘怪罪。”

“还请十六皇子恕罪。”月蕊抬起脸,压根看都不看那小內监一眼,直接抱着钱浅冲穆熙敬弯身行礼:“咱们敬和公主入宫时日还短,怕是有些不习惯,想是认错人了。”

入宫多年的月蕊当然也很机灵,几句话说得不卑不亢。不讨皇上和皇太后喜欢的皇子身份高些没错,但她的主子也是皇太后亲封的公主,亲疏上虽然比不得皇上亲生的皇子,但受宠程度不差的。

“原来是敬和公主。”小內监立刻见风使舵的咧嘴笑起来:“看来公主这一句哥哥倒是没叫错。”

“皇子不怪罪就好。”月蕊又恭敬的弯了弯身,没多说一句废话。

而钱浅,则很是执着的冲穆熙敬伸着手,继续笑眯眯的要求:“哥哥!抱!”

原来是那个刚刚进宫的卫国公的嫡孙女啊!穆熙敬有些了然的又打量钱浅两眼。卫国公的嫡孙女被封为公主算是朝廷大事了,穆熙敬不可能不知道。他还知道敬和公主进宫当天,父皇的妃子们大多跑去皇祖母那里去看新进宫的小公主。

穆熙敬还知道四公主和六公主也去了,连十七皇子也被许贵嫔带着去了,当天没人通知他,所以他自然也没去。这种事,一般没人会想到找他去,人人都知道父皇和皇祖母不喜欢他不是吗?

钱浅努力挣了几下,示意月蕊将自己放下地,一下地,她就小短腿使劲倒腾,直冲着穆熙敬冲了过去,脸上依旧笑嘻嘻,但是语言很贫乏,还是那句万古不变的:“哥哥!”

穆熙敬看来并不想招惹钱浅,他身子微微一偏,看起来想要躲,但钱浅怎么可能让他躲过去,反正她又不是要投怀送抱,只要拉住人就可以。她将小手伸得长长的,位置巧妙的截在了穆熙敬躲避的方向,一把抓住了他的袍子。

真讨厌!!穆熙敬垂眸看着抓住自己袍子的小手,很有将那只手掰下来的冲动。但是他不能!他不能做这样的事!他已经足够不讨人喜欢了,不能做出任何出格的事,以免落人口实。

穆熙敬是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就算心思再深沉,也毕竟还小,他眼里一闪而逝的不耐烦被钱浅敏锐的捕捉到。完了……未来的皇帝陛下很显然很不待见自己,发现这个事实后,钱浅很是郁闷。

这一次偶遇,以穆熙敬的嫌弃告终,钱浅也不敢太过分,生怕更加讨人嫌,她决定还是不急,慢慢来,先混个脸熟再说。

第1164章:皇上,请您尽快回宫(11)

几乎是同一时间,从弘文馆放学回家的秦霆煜跟着父母去赴宴。他是去卫国公府赴宴,头一天卫国公的小孙女排场很大的进了宫,卫国公府要连着宴客三天以谢皇恩。

秦霆煜不太喜欢跟着父母赴宴,他的祖父前年去世,父亲袭爵后对他的教养突然严格了起来。秦霆煜知道,这是因为他以后也会袭爵,要成为靖国公府的顶梁柱。

秦霆煜每天的生活其实很规律,每日一早起来,弘文馆读书,接着回家,父亲延请了有名的武师在家里教他基本功,父亲说他还小,等他长大一点,父亲会亲自教授他骑射武艺。

靖国公掌兵符,未来的靖国公必须要是个优秀的将军,这一点秦霆煜从小就知道。所以他不喜欢赴宴,总是浪费许多时间,不过如果是去卫国公府,倒是还能接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0q.dzhhyy.com  qqt.dzhhyy.com  jpvlx.dzhhyy.com  best.dzhhyy.com  kson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