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七摇头。

“学校有事情?”

“那是……菜不喜欢?”

岑萍水松了口气:“那不想说就不说好了——”

戚七一僵,仰头提高声音坦白从宽:“你和高阿姨在客厅……我我我,我不小心听见了!”

岑萍水:“……”那你可真够“不小心”的哦。

戚七:“……”说出来了……好羞耻!这种事听墙角阿姨肯定会不高兴的吧……

岑萍水随意伸手揉揉她的头发, 终于想起来家里还有未成年人呢:“下一次这种事我一定注意。”沙发py还是算了,锁进自己卧室才是王道。

戚七仰着脑袋乖猫儿一样被摸摸,偷眼看岑萍水若有所思却没生气的样子, 松一口气。

可这会子又有点心烦, 心想的是若岑萍水真和高玉在一起可怎么好——转念一想,看刚刚那情况她们可不是要在一起的样子, 像是要单纯地来一场的样子啊!

虽说她不想涉足阿姨的感情, 可这个人性格实在不好, 哪儿配得上她——戚七难得少有地担心起岑萍水的私人问题。

岑萍水爱喷香水,但一般不怎么贵重, 有的闻起来甚至有点刺鼻。所以就算是在家里卸了妆,仍旧残留着一股淡淡的、侵略性的香, 像散不去颓唐的落魄。

可出乎意料,恰好相反的是戚七觉得那味道让她熟悉和镇静……她想着想着就被那股香带出了思绪,不由偷看岑萍水。

岑萍水的外套还没捡起来, 只穿着一件极简的黑色丝质吊带长裙,细小雕花的文龙从胸口向上破出,直到锁骨,然后盘旋向脖颈……

戚七以往从来对这个低头漠视,现在看一眼就多喜欢一点,别人怎么说岑萍水的不好,她通通觉得是特殊。就如那风流和颓废,她也觉得虽则不推崇,却也别有潇洒。

她知道自己已经快被洗脑了,她乐意。

“下一次我一定注意。”

那句话说出来不遮掩不羞涩,纤长的手指理理发丝,半闭的睡不醒的雾眼迷离,声涩而轻。

那随意而冷酷的香艳钻入戚七的心窝,搅得她手足无措。

她现如今是个毛头丫头,接纳岑萍水之后便以平和的姿态看她,抹去了厌恶之后哪儿是这个长久风月不自知便释放引诱的女人的对手?

忽然怔怔心跳。

戚七还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了,岑萍水站起来弯腰伸手便捉住人小脸,压迫:“我和你说一件事。”

戚七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她本可以没那么大反应,可刚心猿意马一阵子她草木皆兵,只觉得那指尖和自己下巴的接触地方燃起无形的火焰。

“你……你说……”她轻轻呻.吟。

“刚才高玉说过的话,通通给我忘掉,一句也不能听,好吗?”岑萍水压着眼帘认真道。

她只是想戚七无忧无虑一点,再快乐一点……虽然从某个方面来说高玉没错,这个目标和她的性格确实有一定冲突,但她能够中和得很好。

可这玩意又说不出原因来,戚七自然是不会信——岑萍水只希望她多依赖自己一点,别过脑子,用用心。

可岑萍水怎么想不管,戚七满心都是浅淡的香味和岑萍水低眸睫毛那瞬间的颤抖,根本听不进去她说了什么,胡乱点头,掩饰着喝汤:“嗯。”

岑萍水一愣,没想到她那么容易便松口,还疑惑了一下:“真的?”

戚七只觉得心脏还在“扑腾扑腾”闹腾个不停,如惊弓之鸟,下意识就回答:“真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87xk.dzhhyy.com

c3ks.dzhhyy.com  i3rxu.dzhhyy.com  kqrgp.dzhhyy.com  d90.dzhhyy.com  wi6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