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房间里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陈玉娇也给面子的鼓了鼓掌,见旁边的俞锡臣慢了半拍,还伸手捣了捣他。

这人怎么呆呆的?

俞锡臣默了默,赶紧伸出手拍了几下。

外面放了鞭炮,应该是开席了,屋子里的人听到动静要往外走,陈玉娇和俞锡臣也要出去敬酒。

这时候都没什么吃的,陈家还算大方的了,每桌子凑出八碗菜,不过一眼望去差不多全都是素的,偶尔两碗菜里夹了肉沫子,不过一端上来就被人哄抢光了。

俞锡臣昨天拎了一些肉过来,是他凌晨去县里排队买的。

当时拎到陈家时,路上都看呆了人的眼。

一个个都说陈家找到了好女婿。

陈妈笑得嘴都合不上,吃完饭也不顾外面下没下雨,非要跑到周家门口喊几嗓子。

生怕周家人不知道。

陈玉娇和俞锡臣端着碗敬酒,其实就是敬茶,这时候哪有什么酒?那都要花钱买,谁舍得?

茶叶倒是不稀奇,这边人家里屋前屋后都有茶树,春天摘了在锅里炒一炒就能喝,就是废了点柴火而已。

每桌子都敬了一杯,然后两人也坐到陈爸陈妈那里吃吃喝喝。

差不多下午两三点钟,人才陆陆续续吃好告别。

陈玉娇和俞锡臣站在门口送人,最后走的的是陈大伯一家,看着这对儿新人,陈大伯心里感慨缘分还真是奇妙,原先一直以为周志军才是他侄女婿,没想到都快定下来了却换了个人。

伸手拍了拍俞锡臣肩膀,“好好过日子,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事就来找我,能帮的肯定会帮。”

这个承诺算是十分深重了。

俞锡臣点点头,脸上带了感激,正准备回上一句时,旁边的陈爸就先开口了,“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有事不找你找谁啊?”

那理所应当的语气,听着就十分欠揍。

陈大伯额角一跳,但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没好气道:“我懒得跟你说。”

陈爸一点都不怕,还十分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站在旁边的俞锡臣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反倒是陈玉娇听了捂着嘴笑,觉得陈爸好玩。

这家人好像哪里不一样?

陈大伯带着陈奶奶和陈大伯母走了,不过两个堂哥倒是留下来帮忙。

期间,俞锡臣还回了房一趟,拿了一袋瓜子出来,每家都抓了一把。

礼节一点不落。

陈妈远远看见了心疼,把陈玉娇拉到旁边偷偷问:“女婿给了啥啊,咋不我们自己留着?”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g20k.dzhhyy.com  s8o3o.dzhhyy.com  ug2xk.dzhhyy.com  ph5n8.dzhhyy.com  oyxt.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