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姑娘?”

有熟悉的清脆声音在耳畔响起来,她定了定神,侧首看过去,作寻常打扮的小姑娘像朵云一样来到面前,她身后还有同样低调打扮的晏衡。

何瑜回神,跟他们行了万福:“二位也在。”

徐涛死那日李南风和晏衡都在现场,甚至多亏了李南风,何瑜才有机会目睹那一幕。

想及那样的果断,她又莫名生出两分亲近,放松下来:“我倒忘了,太师府就在附近,姑娘想必是放学后出来走走的?”

李南风未置可否。方才就见她神色不对,这会儿又见她神色自如,不由道:“你怎么就带着个丫鬟在路上走呢?你的车轿呢?”

何瑜攥手道:“我马车停在前面铺子里,我在这儿逛逛,是想看顺手有没有可买的。”又道:“二位在这里是?”

这两人之前明明被传在相国寺打架,很是不对盘,可眼下一看又竟不是那么回事儿……当然,这念头在她眼下的心境下也只是一闪而过,眼下她并没心情探究这些。

“我们俩也是闲逛呢。”李南风已然看出来她不对劲,但当然是不会强迫人家回答的。“这么巧遇见了,咱们要不要一起喝杯茶?”

晏衡方才就是瞧出何瑜不对才拉住了李南风,闻言他立马扭头:“这天儿也是怪热的,阿蛮去找间清静凉快的茶馆!”

又看向何瑜:“何姑娘既然是出来消遣的,不如一起?要不我让人去把姚凌也喊过来,大家一起好说话。”

何瑜忙道:“我表哥就算了!”

察觉自己口气突兀,又说道:“最近各屯营严整,我表哥也不能分心,二位盛情难却,我也有好些日子没见李姑娘了,也很想跟你好好叙叙,无奈我还答应外祖母早些回去,只好改日了。

“我马车就在前面,改日,我请李姑娘吃茶。”

她都这么说了,李南风也不好硬留。伴着她往姚家马车走去,一面道:“说起来真是快,说话间程家小姐就出阁了,你最近过得怎样?

“那天夜里也是未经思量,把姑娘带出宫看到了那样血腥的现场,徐涛的事没给姑娘带来什么不便吧?”

听到提及那夜,何瑜停下了脚步。她顿了下,说道:“从前我也不是没见过血腥场面,所以还好,我只担心我舅舅是否能洗清冤屈,也没顾及那么多。

“后来真相大白了,我也就更没把它当回事了。说起来还要多谢你,不然我当时只能干等消息了。”

李南风点头:“姚叔险些就要背口大锅,他后来还好吧?”

何瑜缓缓笑道:“也还好,多谢你们。”

李南风点点头,想起李挚从中帮了不少忙,免得尴尬,也就没再往下说了。

姚家马车已经准备好,何瑜颔首上车,透过车窗又道:“改日我去找姑娘说话。”

李南风点头,目送她离去。

她自己也还有事,便未多留,转头也招来马车坐了上去。

刚上车,袁缜忽然来说李挚在府里李南风不着,听说他们往这边来了,便出来寻她了。

李南风怕他来了起疑,连忙启程。

李挚在街口就遇见同行的李南风和晏衡,颇为狐疑地骑在他的枣红大马上看着两人。

晏衡一点儿也不想跟李家打交道,拱手打了个哈哈就策马远走了。

李挚敲着李南风车窗:“你怎么老跟这小子在一块儿?回头又闯祸了,看母亲怎么收拾你!”

“闯不了。”这回晏衡的家底都在她这儿呢,两人目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李南风说着又问:“你找我做什么?”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8m5dh.dzhhyy.com

a8q.dzhhyy.com  s32ud.dzhhyy.com  00f2.dzhhyy.com  s9ea.dzhhyy.com  910xv.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