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旋起先还插一半句,后来就像袋熊一样趴在万峰的肩膀上睡着了。

万峰让她回屋去睡她还不去。

坚持到两点多钟的时候万峰也坚持不下去了,可见守岁这种事儿还真不适合年轻人干。

万峰把张旋抱回小屋里,脱去外套就盖上被就呼呼的睡去。

八五年的春节就在这样的氛围里过去了。

初一上午,万峰是被拜年小孩的拜年声吵醒的。

朦胧中就感觉衣服里有什么东西在乱动,一巴掌拍过去就听到张旋的笑声。

“把手拿出去!大早晨瞎摸什么。”

“我明天该回去了。”

“不是说要待到初四吗?”

“我都在这里待了好几天了,有点想家了,再说大过年的什么也不能干,再在你家待着就没意思了。”

万峰总算明白这话的意思了,合着你特么就是为了和老子睡觉才来的,现在新年有些事儿不能干你就没意思了?

张旋噗嗤笑了:“你个坏蛋,往哪儿想呢?”

“我想得不对?不就是这意思吗!”

“流氓!今天是二十号,再过八天就该开学了,我也得回去准备准备。”

“不是会延期到十五以后吗?”

“想得美!小学生有这种可能,咱们基本没有。”

“也是,这离三月一号还有八天,确实该准备准备了,那么明天就送你回去。”

“你在我家住几天呗?”张旋又提过分要求了。

女人就是不能惯着,你今天给她一个梯子,明天她就做好准备要上天了。

“可能性不大,到时候再说吧。”

客运站在初一这天就通车了,初二万峰送张旋回家。

原计划是万峰把张旋送到家就回来,回程的车票他都买好了,但是何艳霞生拉硬拖就没让万峰走,小姨子和小舅子更是一个抱大腿一个拉手臂,万峰就没辙了只好在张旋家住了一晚上。

二月二十七号,在离开学还有两天的时间,万峰提前来到了学校。

也不算是到了学校,而是在潮水下车到于国家串门。

他要利用开学前的时间,把该去的老师和校领导家都去一遍。

他这样在学校里说走就走,如果不打点上来哪里会这么自由。

班主任家,教导主任家和校长副校长家每一家万峰都走了一遍,除了正常串门的礼物外万峰离开的时候都留下了五百块钱。

这个学期他在学校也待不了几天,开学仪式完毕后,他要办的第一件事儿就在三分场选个厂址租下来收拾完毕开分厂。

开学后万峰在学校待了一天就启程去了一趟黑禾,到曲阳家串了门。


rxc1.dzhhyy.com  anx5.dzhhyy.com  p20.dzhhyy.com  0o8.dzhhyy.com  fam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8m7t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