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候荣眼一瞪,不爽的看着范统质问道:“我怎么不能走?”

范统笑了一声,“嘿,我要跟你比武。”

夏候荣轻哼一声,“等下你去我武馆,我奉陪到底!”

范统呵呵一笑,“等下去你武馆,你要是跑了怎么办?”

夏候荣拍了拍胸脯,“我夏候荣,堂堂一馆之长,才不会做无胆鼠辈!”

范统轻哼一声,“老子看你就是个鼠辈,你要是个男人,

现在就跟老子一决胜负。”

赵小南冷眼看着,刚才夏候荣上窜下跳,他对夏候荣也看不顺眼。

夏候荣见范统不依不饶,眼神看上去有些慌,“这是李师傅的武馆,我不能喧宾……喧宾……”

夏候荣的弟子,忙凑过去提醒了一下夏候荣。

夏候荣这才说出了刘承志刚才说的那个成语。

“喧宾夺主。”

李春生大难临头,巴不得多几个像夏候荣这样的垫背的呢,于是笑着开口,“老头子我不介意二位在我武馆比武,二位请吧。”

夏候荣愤恨的看了李春生一眼,见前有摄像机,后有自己的弟子学员,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应战。

“打就打,谁怕你!”

两人站到场中。

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范统和夏候荣身上。

这时李春生趁人不注意,慢慢走到了赵小南的身边。

赵小南见李春生过来,看了他一眼。

李春生见没人注意他们,小声向赵小南恳求道:“赵师傅,今天风头您已经出够了,麻烦高抬贵手,放我老头子一马怎么样?”

赵小南笑了笑回道:“李师傅,不是我不想放,是范馆长想要在蓬莱开武馆,你们开武馆的还不知道吗?都是踩着前人的“尸体”扬名立万的。要怪就怪李师傅的武馆,在蓬莱市实在是太出名了!”

场上已经打了起来。

夏候荣的身手比平常人要强,但也强的有限,所以场上几乎是一边倒的打斗。

范统拳脚不断往夏候荣身上招呼,夏候荣捂着头不断退后。

李春生知道夏候荣支撑不了太久,于是开出一个价码,“我出两百万,不求赢,只求个平手。”

赵小南有些意外的看了李春生一眼,一是没想到对方肯定两百万,二是没想到这老头儿居然这么有钱。

“李师傅有两百万吗?”

李春生忙回:“只要赵师傅同意,我这就打电话,让我媳妇儿把房子和车卖了。”

赵小南看了看李春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李春生。

如果换做他,肯定不会为了一时的输赢,卖房卖车,尤其是到了李春生这岁数。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vgl.dzhhyy.com  f1mx.dzhhyy.com  4s0nj.dzhhyy.com  3gq.dzhhyy.com  dbev1.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