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这边元日的尾巴还没过去,辽东那边便有八百里加急送进了长安。

初五朝会,玄世璟站在朝臣中央,依旧如往常一样,向李二陛下见礼。

“众爱卿免礼,昨日夜里,辽东八百里加急,高句丽泉盖苏文,废黜高藏,自立为王,改国号为莫支离。”说着,李二陛下扫视站在太极殿之中的众臣:“尔等以为,此事该如何处置?”

得知这个消息,朝臣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纷纷交头接耳的开始与周围的人商议。

“陛下。”褚遂良手持这勿板站了出来:“臣以为,高句丽在荣留王高建武在位之时,便是我大唐附属之国,泉盖苏文弑其主,夺其政,不臣之心昭然若揭,去年高建武死后,泉盖苏文立高建武侄子高藏为王,尚且未曾这般明目张胆,如今与大唐撕破了脸皮,更是无所顾忌,大唐的大军方从辽东撤回,其料定,短时间内大唐定不会再次发兵攻打高句丽,因此才会如此行事。”

李二陛下一边听褚遂良的话一边点头,褚遂良的话不无道理,大唐现在,的确不太合适再次往辽东派遣大军。

“诸位爱卿,褚卿说的没错,对此,诸位爱卿可有什么想说的?”李二陛下的目光再次扫视殿中的诸人。

“陛下,薛礼已经出发去了辽东,当初在攻打辽东城之时,臣见其所为,此人在辽东,足以独当一面。”长孙无忌站出来拱手说道:“只要朝廷这边不缺其钱粮,再从辽东周边各州府抽调一批人手,即可镇住那边的场面,剩下的,就要看薛礼自己了。”

薛仁贵从长安出发到辽东,即便是一路快马加鞭往辽东走,也要走上一个多月,这一个月高句丽会发生什么,长安这边无从所知,等到薛礼到了辽东,进入辽东城,朝中众人才会将心暂时放下。

不过现在,毕竟安市城中还有一个杨万春,此人与泉盖苏文及其不对付,泉盖苏文篡位称王,这位忠于高家的将军,将会何去何从?

投向泉盖苏文,这肯定是不可能的,若是他对高家的忠心如此不堪一击,那在李二陛下御驾亲征的时候,他也不会据守安市城与大军对峙这么长时间了。

那会儿高桓权已经现身大唐军中,但是杨万春知道,高桓权虽然是高建武的儿子,但是那时候,还不是扶植他的时候。

第八十九章:一计惊人

“陛下。”玄世璟站出来:“臣以为,可以将高桓权送往安市城。”

玄世璟的话让朝堂上的众多大臣一愣。

将高桓权送到安市城去?什么意思?众人不禁开始沉思玄世璟所说的话。

“善!”李二陛下眼中一亮,准了玄世璟的提议。

长孙无忌回过头,看向玄世璟,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玄世璟的这条计策,够毒,将高桓权送到安市城去,高建武虽然死了,但是仍旧是大唐册封的荣留王,高桓权身份现在虽然尴尬一些,但是与杨万春之间,仍旧是君臣的关系,高桓权是君,杨万春是臣,高桓权到了安市城,杨万春一定会奉为上宾。

那个时候,高桓权就不算是在大唐手中了,所以杨万春也就放心了,极有可能,杨万春会奉高桓权为荣留王,以收拢民心对抗泉盖苏文。

即便杨万春不这么做,只要高桓权在安市城中,泉盖苏文就不会放心,他与杨万春之间,必然发生摩擦,以及战争,这样大唐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

所以,玄世璟的这条计策,就是赤果果的恶心高句丽人的,高桓权虽然是个废物,可是身上流着的是高氏王族的血,泉盖苏文上位之后大肆屠杀高氏皇族的人,现在高句丽境内的高家人,男丁全都被泉盖苏文斩杀,虽有遗漏,但是在泉盖苏文的追不下,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所以,高桓权身上的血统,现在对于高句丽来说,可是比较宝贵的。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将高桓权送到安市城之后,杨万春不会待见高桓权,甚至有可能暗中将高桓权除掉,与泉盖苏文一样造反反了高氏皇族。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杨万春对高氏皇族的忠心,这种东西,谁又能说的清楚呢?手握重兵时间长了,而且现在高句丽成了这个样子,难免心里会有点儿什么别的想法。

若是杨万春不待见高桓权,为了以绝后患,高桓权在安市城,绝对没有活路,一旦高桓权死在了安市城,那杨万春可就摊上大事儿了。

泉盖苏文一称王,杨万春就成了高句丽百姓心中的希望,希望破灭了,安市城内,可就要乱了。

高句丽越是混乱,留给薛仁贵的机会就越多,至于高桓权的死活......

哼,一个高句丽人,是死是活,与他何干。

这一下子,一定要让高句丽几十年之内翻不过身来。


ulb.dzhhyy.com  hk7uc.dzhhyy.com  mqsv.dzhhyy.com  nnw0f.dzhhyy.com  32ol.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9x3.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