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只有他心中明白,他此刻究竟有多心急,有多不安,有多愤怒。

但他明白,此刻的他没有选择愤怒的时间,他必须用这些时间处理好这些事情,内忧外患皆有的时候,如若连他也乱了阵脚,那么便是让敌人入侵的手的好时机,他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黑色的大氅在风中划过流利的弧度,君夜魇转身离开,消失在这黑色夜幕中。

背影...竟让人觉得孤寂的可怕。

攥紧的拳头,出卖了他此刻的镇定。

刚才他就听到了...他的阿雪受伤了!他放在手心疼爱,不舍得伤她分毫的人儿受伤了!

不过多时,君夜魇便已经回到了妃的寝宫,君无痕依旧瘫坐在那里,而也依旧尽职尽责的守着。

见到君夜魇空手而回,在场的人都心思各异。

有些踌躇的看着君夜魇,想要问一问白傲雪的情况,却被君无痕大声打断。

“哈哈!是不是没有找到人!?还是找到了一具冰冷尸体?!”君无痕看着君夜魇空手而回,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道。

而君夜魇一听君无痕的话,单手一挥,君无痕就毫无还手之力的,整个人都砸向了墙面!

“咳...咳...”君无痕捂住胸口,大力咳嗽。

“你既然那么喜欢她...当年看着她在大火中湮灭,那么你也在这里死一次吧。今天过后,承袭将没有君无痕此人,这个国家的一切都不再属于你。”君夜魇冷冷看着君无痕,缓缓说道。

君无痕一听君夜魇的话,好似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不可抑止的笑道:“哈哈哈...你凭什么?你以为杀了我就能坐上皇位?!想来你还是如从前那般无知啊!”

君夜魇看着君无痕那放肆的笑容,嘴角绽放一抹艳丽的笑意,但众人眼中却觉得妖异的让人心寒。

“如若你想说虎符,或者是玉玺...那么你大可不必惊慌,这些东西我都已经知道了,当然也包括你软禁起来的叶昭觉。”君夜魇看着君无痕淡淡说道。

而他没说一句话,君无痕的脸色就惨白一分。

“当然,如若你要说朝中大臣,那么更不用担心,我既然能从天牢中大摇大摆出来,便已经代表了一切。”君夜魇曲了曲手指,淡淡说道。

而君无痕听到君夜魇的话,原本眼中的希冀此刻早已湮灭。

整个人此刻看起来,竟是那么的毫无生气。

“呵...你以为得到了这些又怎样...你那丑陋的容颜,那不容于世人眼中的容颜,会有人妥协?”君无痕大概是已经没有筹码了,竟拿君夜魇的容貌开始说事。

君夜魇一听君无痕的话,不屑嗤笑。

而一旁的一行,如若是曾经听到君无痕这般说,可能会下杀手,但此刻竟觉得君无痕好似一个小丑,自编自导一场独角戏。

如若主子这般容貌,都被称为丑,那么这天下,便没有真正的美了!

君夜魇缓缓迈步,走向君夜魇。

纤细修长的手指,似青葱一般根根分明,缓缓覆上玄玉面具,薄唇轻启道:“这些年来,本王最擅于做的事情,便是扼杀一个人的所有希望,因为这些都是你们,曾经一点点教会本王的,现在便让你验收这成果吧。”

第299章:最终还是下不了手

() 白傲雪陷入昏迷前,只见那身影晃动,自己便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预想中的疼痛是否如期而至,她也已经不得而知。

昏昏沉沉中,总觉得自己好似浮萍一般,飘忽不定,不知道该去向何方。


g57gw.dzhhyy.com  h26.dzhhyy.com  6bobj.dzhhyy.com  gwo.dzhhyy.com  9p4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9o3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