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一颓废的点了点头,想起自己那一身伤痕……又觉得牙疼。

忧伤的叹了一句:“以后,可能我也会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了。”

“......”菱二又翻了个英俊的白眼,确认菱一说的是真的,这才道:“记不起来也无所谓,有因必有果……来日方长。”

菱一赞同的点了点头,说起来她从刚才醒后心里总有一个感觉,指引着她一个方向,就像是心里有一个箭头,一直指着一个地方,强烈的要让她往那里去。

不知道是系统缘故,还是别的。

“给。”菱二突然递过来一个晶莹剔透的玉葫芦。

“什么?”菱一下意识的接过,打开一看,浓烈的酒香顿时弥漫了出来,不由得惊喜的叫道:“哎呀,是焚心!”

菱二压了压唇角,一本正经的道,“要压制寒气,每日需饮足八两,不可多也不能少,不论你在哪,我自有法门每日装入。”

仿佛是知道她会出门一样。

“好好好,还是老二懂我。”菱一仰头喝了几口,顿觉浑身舒爽,再喝……就没有了。

摇了摇葫芦,一滴不剩,咂咂嘴遗憾的道:“太少了,加点?”

菱二只是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菱一追上去:“二啊,没想到你如此关心师姐,连藏了一百多年的心头肉都拿出来了……不过这名字不好,这么好的酒,为什么取个这么吓人的名字?焚心,焚心,有何缘由吗?”

菱二最是受不了菱一的叨叨。

“关你屁事。”冷硬的骂了一句,脚下生风,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菱一倒也没追,笑了笑,转头去看不远处哀嚎的菱三菱六......

“小徒弟,你这使得是不是千斤坠?怎得越来越重了?省着点呀,非要全力以赴压死我才高兴不成?”菱三叫得凄惨,看来是霄沂的千斤坠学得很成功啊!

果然是大佬,前途不可限量。

菱一心中开怀,将酒葫芦挂在腰上,走了过去。

霄沂也不知道怎的,竟然还起了玩心,和着菱七一起,不断加重力道,听着菱三菱六装模作样的惨叫,难得的觉得如此欢乐。

看着菱一远远走来,裙摆微微荡开,笑靥如花的模样……心中顿觉得一片柔软。

这凌云谷真是一个奇妙的地方,他不自觉的开始喜欢了。

这一世如果就此度过也是好的,岁月静好,自由自在。

直到菱一走过来,开口道:“今日掐指一算,是时候出门了!”

几人都是一惊,菱三菱六忙不迭的爬起来,“大师姐,不是才回来吗?”

菱七扯着她的袖子:“别去了,我还想师姐教我七星剑呢?”

菱一摸了摸她的脑袋,“师姐去给你买糖葫芦。”

这话说完,师弟妹三人脸色都有些古怪,菱一却没在意,看着杵在一边呆呆的霄沂,笑道:“你还小,身子也没养好,就留在谷里,他们会照顾你,也会教你修行,师父去去就回。”

霄沂的面色一顿,前一刻的好心情顿时如同喂了狗。

去特么的岁月静好,自由自在,什么奇妙的凌云谷......


awv.dzhhyy.com  6vwtd.dzhhyy.com  leas.dzhhyy.com  mbqry.dzhhyy.com  ddtv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bhimr.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