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原来你喜欢跟我玩游戏。”帝昊天的话音刚落,衣柜的门就在眼前打开了。

唐宝呆呆地看着站在衣柜前,恶魔一样出现在眼底的帝昊天。

然而,这还不是顶要紧的。

要命的是,帝昊天身上,只有一条浴巾!

“你……你衣服呢!”唐宝两只手捂着脸,脸红的没法看了。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被悬崖对着,没有了后路的绝望。

帝昊天结实强势的向前逼近,将唐宝脸上的小手被拿下来,勾起她的下颚,黑眸深邃地盯视着她绯红的脸,还有那不敢睁开眼睛的模样,“反正要这样,为什么穿?多此一举。眼睛睁开,不睁我就亲你了。”

好像睁开眼,你就不亲了似的。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唐宝还是在帝昊天的威胁下睁开眼睛,闪着薄雾心慌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帝昊天。

“喜欢玩捉迷藏?捉到你了,是不是要接受惩罚了?”帝昊天声音粗哑而危险。

“我哪有喜欢捉迷藏?当我小孩子呢?我只是在躲你,躲你,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我只看到你想跟我玩捉迷藏。”

“……”唐宝瞪他,帝昊天绝对是故意的。

谁要跟他捉迷藏?她要不要这么无聊?

然而,帝昊天说你是,你就是。

那么,剧情就应该按照帝昊天的去发展。

太可气了!

但是得先让她出去吧!

“你退后,让我出去。”

“不。”

“就这样。”

唐宝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你在跟我开玩笑么?这里是柜子。”

“放心,我完全可以发挥。”

“……”唐宝绝望,这是她自食恶果么?

蓝婉柔的房间门还开着,人没有睡,从屋子里飘出来的全是药味。

传来轻微的敲门声,盯着花草的蓝婉柔转过身,看着进来的帝均白,“哥,你怎么还没睡?”

“我刚回来。我倒是要问你,你身体不好,为什么还不睡?”帝均白有些责怪。

“我睡不着,我想不通,为什么昊天哥会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他宁愿要一个男人,都不要我么?我真的想不通!”蓝婉柔崩溃至极。

眼里的泪水都往下滴。

“是那个男人长得像唐宝,不能怪你。”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d76u.dzhhyy.com  fps1g.dzhhyy.com  xcb.dzhhyy.com  iae.dzhhyy.com  slb7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