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之中,刘牧星开口了,“哦,原来他们要请的贵客是你,你叫,洪爷?”

健壮男人赶紧摆手否定,“在刘先生面前,我哪里敢自称爷,你叫我飞洪就行。”

两个人问答期间,其他人都已经跟过来,却又不敢围上前来,只是在桌子两米线外等候。

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众人更是惊异,“洪爷”竟然让年轻人叫自己飞洪,在整个大飞集团里,能这样称呼他的都不超过十指之数。

更有人注意到,他们说话的时候,那年轻人始终坐着说话,而“洪爷”却不以为忤,反而露出理当如此的表情。

能在当云丰大老板的,自然是眉眼通透的人物,看此情景,立刻满脸堆笑地走过来,“哎呀呀,没想到这里还有贵客,洪爷,您能不能给我引见一下?”

“洪爷”张开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刘牧星。

这时候,刘牧星开口自我介绍,“我叫刘牧星,目前没什么工作,在家待业。”

刘牧星说的是实话,可是云丰酒楼的老板以为他不愿透露自身信息,于是打个哈哈,对刘牧星发出邀请,“今天鄙人做东宴请洪爷,没想到又遇到贵客,真是失敬。刘先生,你看能不能赏老许个面子,一起吃顿饭?”

得到许老板的邀请,刘牧星露出玩味的笑意,他的目光扫过许老板身后众人。

视线自戚月影和她的男伴身上掠过,吓得他们身体轻抖,立刻垂下脑袋,不敢跟刘牧星对视。

“我刚刚还被人骂做狐朋狗友,为了不拉低你们的身份,我就不去了。”刘牧星平静地说道。

听到这话,健壮男人当即沉下脸来。

说刘牧星是狐朋狗友,这是把大佬大飞置于何地?

察觉到“洪爷”不高兴,许老板立刻转头,冷着脸质问,“刚才是谁惹刘先生不快了?赶紧自己站出来!”

戚月影跟男伴对望一眼,他们自知此事瞒不过去,于是垂着头站了出来。

看到是他们两个,许老板脸色更冷。他们是陶家安排过来见世面的,许老板本想着多两个陪客也无所谓,没想到竟然给自己惹出麻烦事儿。

“陶立行,赶快向刘先生道歉,然后带着你的朋友滚出去。”

听到许老板的命令,陶立行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胸中有满腔怒火,偏偏不能发泄半点,甚至连表露出来都不敢。

“刘,刘先生,刚才是我冒犯了你,请你大人大量,不要计较。”陶立行低着头,小声说道。

刘牧星指了指兀自目瞪口呆的好基友,“你冒犯的是我的兄弟,你应该向他道歉,看他能否原谅你。”

向你道歉已经是我的底线,可你居然让我向一个卢瑟赔不是?!

陶立行怒火中烧,他正要发作,忽然感觉到一道冷厉的眼神从侧面盯住自己。

不用看也知道,是许老板。

不光陶立行自己,整个陶家在很多地方都要仰仗许老板,所以,陶立行万万不敢开罪于他。

事已至此,陶立行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突破底线,“对,对不起,王兄弟,刚才是我态度不好,你别生气。”

陶立行羞愤得满脸通红,在大庭广众之下,向戚月影的前男友道歉,这简直比打他一顿还难受。

王东方感觉像在做梦,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刚才还嚣张无比的富家公子,此刻竟然对自己低下头来,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看见大家都在注视自己,等待自己的答复,王东方赶紧摆摆手,“算了,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儿,我原谅你了。”

听到这个回答,陶立行脸上的羞愤之意不减反增。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50.dzhhyy.com  edii.dzhhyy.com  tmuy9.dzhhyy.com  0j39h.dzhhyy.com  yo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