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惊,纷纷朝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这么一瞧不打紧,所有人的目光都移不开了。

大敞四开的门间,聚了走廊万丈的水晶灯光芒。夏昼就站在光影之下,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利落得很,一件长款黑色竖领大衣,内搭黑色半长打底衫,黑色高跟长筒靴裹得她双腿异常笔直和修长。通体的黑色,唯有裸在外的腿部肌肤和脸白得惊人,还有一抹红,是她的唇。

那是十分正红的口红颜色,没有强大气场的女人撑不起这种红。夏昼的唇形漂亮,也不知是成全了口红还是口红成全了她,她就像是踩碎了光明而来的撒旦,那一身的黑色就是她徐徐张开的双翼,覆灭众生而来,美得惊艳,又邪冷得骇人。

第340章 一旦辜负,任凭处置

众人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如潮水。

陆东深僵站在那,眼睛里刻着的是夏昼的身影,虽是隔着人头攒动,但还是那么清晰地印在眸底深处。曾经她也是这么众目睽睽而来,宛若海中央的精灵,一举一动牵人心魄。今晚,她同样美得令人难以移目,可萦绕周身的是一股子冷,几乎可以冻结这会议厅的每一个角落。

携裹着万物宇宙的冷,来自天地间,似嗖嗖冷剑,直穿陆东深的心脏。

他心疼。

夏昼缓缓前行,她身后跟着饶尊和阮琦。有闻声赶到的保安,却被饶尊锋利的眼神逼得退避三舍不敢上前。

“佛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她的声音清冷,一步步上前,面前的众人也自发地朝两旁规避,自动地让出一条路来。“生老病死无法左右,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又何尝不是庸人自扰?the last night是人活一世的本来面貌,人生得意须尽欢,不问来路不盼归途,再无来者再没明天。生死朝会,歇斯致命,每一天都是末日,每一刻都是绝路。”说话间,夏昼已经走到众人面前。

“既然注定是一场了断之路,那就不如疯狂到底。”

记者们纷纷将镜头对准夏昼。夏昼经过陆东深身边的时候没停脚步,只留了身上的一抹淡香给他。那香就像是极细的线,蓦地勒紧他的心脏,一种难以言喻的痛应运而生,还有一种抵死不想承认的预感,如草莽蔓延。

场上保镖挡住了夏昼。

夏昼这才回头瞅了陆东深一眼。

这一眼,没丝毫情绪。

陆东深压着心口隐隐的疼,示意了一下保镖,那几名保镖就又悄悄地退回到各自的位置。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陆东深和夏昼两人身上。

当然,还有饶尊的出现也令众人心里犯嘀咕,这三人同时在这种场面下出现着实令人寻味。

陈瑜见夏昼来了,暗自松了口气,扫了一眼邰梓莘后更是觉得心里提气,让出了位置,站到了一侧。

展品在夏昼手里。

这是她曾经拜托陈瑜的事,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展品调换给她不是件容易事,陈瑜也算是押上前途来帮她了。

“经过最后的创香调整,我手中的这瓶才是真正的the last night,深邃、荒芜和致命狂欢。”

夏昼将临进门前拿到手的样品瓶举在众人前,很漂亮轻脆的瓶子,里面装有紫色液体,光是香水的颜色就漂亮得惑人眼。

她却随手将瓶子砸向了液晶大屏,玻璃相撞间碎裂声响,众人一声声惊呼,很快,空气里就弥漫起异常的香气。这香气乍闻上去很强烈,如海浪般将人迅速席卷,令人措手不及,然而,那香气转换得十分微妙,由迅猛宏大渐渐成了是温婉沉醉,就恰似盛夏满是星辰的夜晚,凉风习习。

众人正在感叹间,香气的基调就来了,幽远绵长,就像是人置身于天地初开宇宙混沌之时,无星辰无日月,高悬空中俯视一切。

这气味高级得令人上瘾,能让人心浮动如掩藏在冬日冰层下的流水,冻不住却又化不开,奔腾不止,深远厚重。

夏昼用了十分干脆的方法让在场各位试了香。

就在诸多记者们都在绞尽脑汁想来形容这款香水的词语时,唯独陆东深岿然不动,他看着夏昼,面色平静,眼里有暗影。

夏昼能感觉到陆东深在看着自己,大大方方对上他的眼,问了句,“陆总对这气味还满意吗?”

全场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夏昼的一句“陆总”,足以让敏感的记者抓住了点。本是早就公开了的未婚夫妻,谁不知道当时陆东深多大手笔,亲手做的孔明灯几乎燃亮了半个京城的夜空,人人都说陆门长子这是动了心了,被夏昼这只妖女迷得失心疯。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flvms.dzhhyy.com

wplgu.dzhhyy.com  8p6iy.dzhhyy.com  a5n2w.dzhhyy.com  5hgu.dzhhyy.com  x180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