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卯淡定地说道:“当然不是。我的和语是自学的,我像你们这样年轻的时候,喜欢和国的动漫,为了能听懂原声,特意去学了和语。现在我也经常会接一些翻译工作,所以还没忘。”

王黑水不由地对周老师竖起了大拇指,别看周卯说得云淡风轻的样子,但自学一门语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和语和夏语在某些方面有一些共通性,但那只是文字上的。

他们正聊着,张鸣礼的忙碌也终于告一段落了,他伸了个懒腰,说道:“业内的朋友我一个个都问过了,他们都说没见过这样的和服,也看不出来是谁的作品。不过,他们说会帮我去问问看,但这恐怕需要一点时间。对了,你们说的那个电视剧,找到了吗?”

周卯抬头说道:“网络上没搜到,不过我问到了。这部电视剧,当初国内其实是有一家视频网站想要引进的,不过因为题材的原因,网站不是特别看好,只买了几个月的版权试水。后来因为点击量不高,就没有继续买版权,现在那个网站也已经下架了这部剧。”

高星雨失望地说道:“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只能翻墙去和国找资源了?对了,谁知道和国有没有把电视剧放在网络上播放的传统啊?千万不要只有传统的电视播放啊,那我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总不能真的直接联系电视剧的剧组吧,也要人家肯理我们才行啊。”

周卯等他说完,才慢吞吞地说道:“不用,我朋友手里有资源。虽然那家网站已经下架了,但是网站当初字幕翻译找的是我朋友的翻译团队,所以把视频资源发了一份给他们。我朋友刚刚找了一下,这部剧的视频还在,他可以发给我,只是不能外传。现在,我们需要一台电脑。”

鲁桀骜打了个响指,说道:“没问题,我马上让人把电脑送过来。”

王黑水看看周卯,又看看鲁桀骜,再看看自娱自乐和黑猫兄一起玩得很开心的曹秋澜,再又看看刚刚结束一轮忙碌的张鸣礼,深觉自己在这个团队里完全就是个小透明,一无是处!

大概也唯有同样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的高星雨能给他一些安慰了,哦,也不对,高星雨会技术开锁,还是团队的组织者。啊,果然还是自己最没用,王黑水快抑郁了。

幸好这时候,王黑水的企鹅号“滴滴滴”的响了起来,是他堂哥那边发消息过来了。

王黑水看了一眼,就惊喜地叫道:“找到了,卖家真名叫王月,七彩省风云市人,家庭住址是在风云市謇州区迦楼路10号,还有她的手机号码也有,我转发到群里。”多亏这是一个交易网站的账号,别的不说,至少快递的收货地址是肯定有的,黑进后台就全都出来了。

鲁桀骜也不开自己的手机,凑到王黑水身边看了一眼,说道:“有电话号码就好办了,我等会直接打个电话过去。不过考虑到电话里未必会配合,所以还是另外调查一下,谁有办法吗?”

张鸣礼摇了摇头,他人脉虽然广,但七彩省是在太远了,他的关系没有在那边的。倒是曹秋澜想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他没什么世俗的朋友,在夏国境内除了几个少数民族聚居的省份,少有没有道观的地方,基本上有道观的地方就有他的道友。

考虑了一下,曹秋澜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名叫廖南笙的号码打了过去,“可是廖道兄当面,贫道曹秋澜……今日冒昧打扰,贫道有一事相求……有一个名叫王月的女子……劳烦道兄了。”

只众人目瞪口呆中,曹秋澜三两下把事情交代完,便挂断了电话。鲁桀骜若有所思,虽然在夏国宗教界受到一定的压制,但依然是一个庞大的,遍及全国的,合法性的组织啊。

但鲁桀骜也就是这么一想,他不可能跑去出家,就算他愿意出家,人家也未必愿意收他。当道士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先不说国家认可的道士证需要考试,而且考试还需要条件。就说人家道观的度牒而不是那么好拿到的,必须持戒数年才能有可能正式出家,他现在的情况还是算了。

鲁桀骜拿着王黑水的手机,比对着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响了四声就被接通了,“你好,请问是王月小姐吗?你还记得你之前卖出去的一件和服吗?……是哪一件和服我相信你心里有数,当初我妹妹拿到和服我就怀疑,那样好的做工和料子,怎么可能这么便宜!”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你明明知道这件和服有问题,居然还拿出来卖?现在我妹妹出事,我不会放过你的。王月,我已经找到你的地址,你等着吧……误会?没有误会,就是拿到你那件和服之后我妹妹才出事的……没什么好谈的,我这次打电话,就是要告诉你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你什么意思?你跟我说了这么一通,现在告诉你不是王月?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说王月死了?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会调查清楚的,你最好不是在骗我。”

目瞪口呆地看着鲁桀骜挂断了电话,王黑水不由说道:“其实你是演员出身吧?”越是见识到了大佬们的技能和能量,王黑水越是觉得自己这个小透明除了喊“666”似乎完全没用了。

鲁桀骜瞥了他一眼,没搭理他,坐下来说道:“刚刚接电话的那个人,自称是王月的妹妹。据她所说,王月已经死了,不过不是自杀,是深夜在街头被人用刀捅死的,凶手至今没有找到。”

周卯皱眉说道:“总不会是王月死后心有不甘,鬼魂附在了和服上,因为不喜欢看到别人穿那件和服,或者嫉妒之类的原因,所以才把孙嫣然她们都给弄死了吧?”

张鸣礼说道:“应该不会吧?如果真的是王月的鬼魂作祟,她难道不应该更恨杀了她的人吗?她没干掉凶手,反倒和一件衣服杠上了,这不合理啊。而且,这也无法解释王月用那样的低价卖掉这件和服的原因,她要真不在意钱,也不可能把自己的二手衣服挂在网上卖吧?”

鲁桀骜点头说道:“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而且,和服是王月自己卖掉的,又不是别人强行抢走的,她没有理由再去加害穿和服的人。不过要真是王月搞的鬼,事情就简单多了。”

曹秋澜等他们讨论地差不多了,才开口打破了他们的幻想,“那件和服上并没有附着谁的鬼魂,不过上面有一个诅咒,是和国的东西,所以源头应该还是在和国那边。那个诅咒的具体形式我也看不懂,不过它似乎可以吸收鬼魂的怨气壮大自己的力量,目前来说膨胀得很快。”

“诅咒?”众人都被这个词汇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又释然了,反正不管是诅咒也好,还是鬼魂也罢,都是他们无力对付的东西,这样一想是什么也就无所谓了。他们能做的,也只是搞清楚其中的禁忌,尽量避免踩雷,让自己活下来。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和国的线索还得继续查。

这时,张鸣礼陆续收到了朋友的回复,都是说没问到这件和服的来历,应该不是国内的。

对此张鸣礼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没有很失望,客客气气地回复了几句,就收起了手机。接着周卯需要的电脑就送到了,鲁桀骜让人送过来的东西,自然也是他出去拿的。

第32章 沧海大学(17)

然后大家就又无所事事了起来,整部《南国新娘》的文件太大了,张鸣礼下载下来需要不少时间。于是鲁桀骜的牌局又重新组织了起来,这回张鸣礼也加入了进去,谁输谁换人。


nqhu.dzhhyy.com  3i2l.dzhhyy.com  8kcs.dzhhyy.com  egok1.dzhhyy.com  wc7u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hbh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