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便装的张叔夜从内走到县衙门口时,张子文躬身道:“见过县尊,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张叔夜微微点头,看看徐宁,看向富安时皱了一下眉头。老张对这些满身纹身的肌肉男自来没什么好感。

但也没有纠结,“进来吧。”

到县衙后堂坐定,张子文开门见山,“不知县尊对当时的四大才子事件有否耳闻?”

“还真有些耳闻,只可惜……”张叔夜没说下去。

清茶抬了上来,张子文抬起喝了一口又放下,“大人知道就行了。他们遇害了。”

张叔夜大皱眉头,“难道就是开封县那四个醉鬼摔死的案子?”

张子文点头,“我没证据,但我知道就是张小国张怀素他们干的。”

这种事真的见过不少,加之张叔夜也不认识他们几个,所以也没太大反应。

老张追求的只是一种拨乱反正的过程,以及杀贼祭旗的使命感,迟疑了少顷后道:“让本官猜猜看……那张小国现在就在陈留?”

张子文道,“在,他有很多产业在陈留。那些让县尊头疼的无数陈留县案子,也自是与他,与张怀素有关。”

张叔夜捻着短胡须道,“陶节夫的精锐尚未部署,那你想本官怎么做?我不怕事,但我陈留的差人用不了,这事已经告诉过你。”

张子文看看窗外的天色道:“无所谓,只需县尊跟我去红楼做个见证就行,有戏看。”

张叔夜眯起眼睛看着他,“好吧,现在本官不问你卖的什么关子,但是你若敢忽悠我,浪费我时间,我就让你没好果子吃。”又看向富安,“尤其是你,长相就让本官非常不喜欢。”

富安尴尬的低着头,觉得这些狗官也真的是够了……

“衙内,衙内慢点,关于这些问题您得想开一些。”

李邦彦一边走着一边劝说赵明诚。

赵明诚一副肺都气炸了的样子,骑着马,带着两个家丁护院朝陈留县狂奔。

出现这情况,是因为李邦彦受了张子文指示后,去对赵明诚说了句“有人见到李清照去陈留县红楼,会见她的诗友张子文”。

这尼玛让赵明诚心口薄凉薄凉的,清照整天香车宝马诗友遍天下不假,问题在于张子文那小子口碑如此之外,长的又那么帅……都不需要多想,赵明诚就果然逃学,带着两家仆赶来了。

李邦彦暗暗好笑,这赵明诚是个大棒槌啊,他被张子文略施小计就忽悠瘸了。

当然了,现在夹在了两个大衙内间搞事,也让李邦彦心有些担心。但根据阅历和经验,只有选择跟着张子文,而得罪赵明诚。

所谓惹君子不惹小人。得罪了赵明诚在李邦彦看来问题不大,顶多也就是被小赵公子围堵在食堂海扁一顿,但张子文的种种表现看,有些让李邦彦不敢去想得罪了他会遇到什么。

至于张子文到底在搞什么事,李邦彦也不得而知,没办法,只得随机应变……

到达红楼时连马都顾不上,直接跳下马来,赵明诚提着棍子往里面闯。

“走开走开!此乃赵挺之大人三公子,你等不想混了啊。”

几个看场子的流氓过来时,李邦彦一句话就把他们全部吓得不敢动弹。

赵挺之是当今吏部天官,蔡相公的左膀右臂。如此一来犹入无人之境,没有任何阻拦,就在李邦彦的刻意引导下进入了幽静的后院。

在一小型人工池塘边,有座非常格调的小楼,于这黄昏时候非常有感觉。但赵诚根本没有诗意,脑子都险些炸了。都还没有走近,就隐约的听到女人那种略痛苦的哼声,还像是嘴被捂着,以鼻子发音的那种感觉。

赵明诚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果断推开小楼的门就往上冲。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xbpb.dzhhyy.com  0ji79.dzhhyy.com  xpm2n.dzhhyy.com  ahb.dzhhyy.com  wuwe.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