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盛装的栾凤一看万峰咧着怀露着肚皮,脚下趿拉一双拖鞋气得够呛。

“干什么,又不是结婚弄那么…”

“给我闭嘴,赶紧回家换去。”

没奈何万峰只好像俘虏一样被栾凤押着到了她家换衣服。

今天上梁,服装厂也放假了,那些姑娘都在房场帮忙。

万峰换了一身新衣服,跑到鞋厂弄了一双新胶鞋穿上,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房场。

再次到了房场立刻就被上梁师傅叫去祭拜四方神灵,上梁仪式正式开始。

自己父母没在这里,就只好由栾凤父母陪同。

“日出东方,光芒万丈,我有新房,万事恒昌…”

王河老子若是再年轻几十岁不去当诗人可惜了。

在他抑扬顿挫的咏颂下,万峰和栾凤像拜天地一样对着四周焚香敬酒然后拜了三拜。

接下来又是到唱上梁歌的时候。

前面要造忠德府,后面要造阁老堂…”

熟悉的腔调熟悉的词。

怎么和小姨家以及张闲家上梁唱得都一样?敢情他就会这一首呀!

这必须得给个差评!

栾凤一张小脸兴奋的像猴屁股似的,眉开眼笑喜气洋洋,直觉告诉万峰现在往栾凤身上吹一口气,这货说不定就化仙而去了。

一个房子上梁你弄那么嚣张干什么?好像是像谁示威似得,貌似没人威胁你的位置吧?

万峰很想好好郁闷一回,但一想今天是自己房子上梁的日子,坚决不能郁闷,要郁闷也得等上梁仪式完毕。

等上梁歌唱完,王河一挥手。

张海在大门口一声高喝:“放炮!”说完就拿着香烟屁颠屁颠地往鞭炮上捅。

怎么又是他?怎么谁家上梁他都管放鞭的事儿?合着这货是跟着过瘾来了。

张海点鞭,杨七郎和几个青年负责放二踢脚。

整整一盘二踢脚,这些家伙可过老瘾了,他们家过年也没放过整捆的二踢脚。

鞭炮声中,最后一段正梁升到了屋顶,被两个木匠安装在正梁的位置。

然后就是扔小馒头。

今天大概是洼后小孩最幸福一天,两栋房子同时放鞭炮同时往下扔馒头,这些小孩都抢疯了。

馒头扔完就是吃午饭的时间了。

张海和老会计坐在一张桌子上,张海一声高喊:“买饭票了。”

喊往从兜里掏出五块钱递给会计:“先给我的写上,别等会儿忘了。”


ic6j7.dzhhyy.com  lwct.dzhhyy.com  46i.dzhhyy.com  daif.dzhhyy.com  24nf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mqwn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