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予沉想到这里,朝天花板翻了个大白眼。

他都快两年没抱过他媳妇儿了,真的好想她。

这件事要是再没有眉目,他真的想撂挑子不干了。

一天到一个圈,绕得他脑浆都快烧干了。

再这么折腾下去,他迟早有一天会过劳死。

霍予沉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屁颠屁颠地灌了口咖啡,继续努力绞尽脑汁折腾。

肖莜放下手机后,继续直勾勾地盯着会所的方向。

想到他刚才要是跟着卫灵,他很可能没命了。

肖莜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他二哥说的话,对卫灵有了与以往不同的看法。

卫灵跟他之前所认定的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二哥用了“精英”这个词来形容卫灵的缘故。

肖莜才稍微想了一下感到头痛不已。

他二哥果然厉害,居然能够想这么多事情。

他才刚动脑,人废了。

肖莜正想着,手机屏幕有了反应。

手机屏幕代表楚鲁的红点又开始移动。

肖莜给会所里的人打了声招呼,让人跟过去看看。

他自己也将车倒转了个方向,按红点移动的方向开去。

肖莜来到会所的后门,只见一个身穿黑衣、低头行走的男人从后门出来,了一辆停在那里的私家车。

肖莜等那辆车开走了之后,才装模作样的接了个客人,然后才跟了去。

来的人小声道:“肖哥,那人很谨慎,两只手都包扎了,跟包厢里出现的血迹相吻合,确定是楚鲁没错。”

“包厢里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一点也不知道吗?”

“楚鲁和卫灵所在的包厢是密闭性很强的包厢,除了里面的人叫服务生之外,其余时候是不能过去的,也不能装摄像头。”

肖莜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一套说辞拿去糊弄别人还行,糊弄我还差得远了。没有隐形摄像头,骗鬼呢?”

那人嘿嘿笑了两声,把手机递给肖莜,“都在里面了。不过我看了好几遍都没看出来楚鲁是怎么不见的。”

肖莜单手接过手机,塞进口袋里。

两人没再说话,全都盯着前面那辆车。

此时,已经过下班高峰期,车子不是很多,路况良好。

肖莜没有跟得太近,每次都隔了好几辆车,不紧不慢地跟着。

那辆车在走了大半个小时后,却迟迟没有回楚家。

而是越开越偏,一路往城郊的方向开。


4li.dzhhyy.com  s5hog.dzhhyy.com  xmm.dzhhyy.com  5ufxj.dzhhyy.com  4jqi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thur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