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了墨泉。”钱浅立刻停住脚步立正站好,不愿意招惹这个神经病:“要不要追,大人请吩咐。”

“指路。”厉曜直接冲钱浅吩咐,好像刚刚训斥人擅自行动的不是他似的。钱浅无奈,只好带着厉曜一路按照77的指点往墨泉的方向靠近。

他们速度很快,不久就已经接近了墨泉的位置。钱浅想了想还是在行动前提前申请:“大人?要不要现在上去将他拦住?墨泉似乎是想要往城外去。”

厉曜站在街角看了一眼远处带着兜帽遮住面孔的男人,摇了摇头:“继续跟,不要惊动他。”

行!老板说了算!钱浅点点头,继续让77监控着墨泉的行动,而她自己和厉曜,则在距离墨泉很远的位置远远缀着,反正有77在,钱浅不怕跟丢,远一点安全,绝对不会被发现。

墨泉果然一路出了城,他一路沿着官道往北而去。丹霄城往北走其实挺热闹,城北八十里处有座风景非常不错的山峰,更难得的是,山下有温泉,因此许多达官贵人都将别庄建在这里,从丹霄城往北去的路,可比往西去天圣宫方向的路可热闹多了。

墨泉一路往北,直到山下一座规模非常宏大宅子前才停住脚步。这片宅子从表面上看,像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别庄,占地面积很广,位置却很偏僻清净。墨泉叫了门直接进了宅子,而钱浅则先让77将宅子扫描了一遍。

“面积太大,”77巴拉巴拉的汇报:“后半部分超过监控范围,但是监控范围内人已经不少了。不过人员比较集中,还是能找到清净的路的,怎么样?要潜进去吗?依照你目前的功夫,如果跟我配合的好应该没问题,你老板就更没问题了。”

“大人?”钱浅转头用瞎眼对准厉曜:“要潜进去吗?”

“领路。”厉曜已经完全将带路的工作交给了钱浅,他也没问过钱浅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使唤起人来一副心安理得的架势。

按照77的指点,钱浅和厉曜开始一路翻墙。真是感谢这年头没有电子监控,钱浅一边翻墙一边发散思维地想,否则给厉曜这么个爱作死的老板打工,她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死。一天到晚哪里危险往哪闯。

随着钱浅和厉曜逐渐往宅子中心摸,墨泉又出现在了77的监控范围内,77发现他就停留在其中一间屋子,那屋子里人不少。

“你们小心点,上房让厉曜帮帮你的忙,别弄出动静,屋里好几个人,应该都是高手。”77不放心的嘱咐。

钱浅立刻压低声音冲厉曜申请:“大人,墨泉就在花园里独立的那间屋子里,要不您自己过去吧?屋里人不少,都是高手,我怕我实力不济惊动了人。”

厉曜只冲钱浅吩咐了一句注意敛息,就用一只手提住了钱浅颈后的衣物,像是拎狗一样施展轻功,悄无声息的带着钱浅一路穿过花园,悄无声息的翻上了屋顶,又小心翼翼的揭开了两片瓦观察屋里的情况。

厉曜的武功果然是很高,屋子里真的全都是高手,居然没人发现他的行动。而被拎上屋顶的钱浅则僵硬的趴在一边,动都不敢动,生怕因为自己惊动了旁人。好在她这个瞎子耳朵灵,厉曜扒拉出来的小洞口又离她不远,让她真是“看”了一场无比精彩的好戏。

厉曜揭开瓦,从不大的小孔里往里看,首先注意到的并不是站在屋中间的墨泉,也不是坐在主座上的那个黑衣人,而是被丢在屋子一角,五花大绑的两位熟人。那是天圣宫的两位长老,一位是厉含雪的亲信,而另一位则是厉枭的人。

天圣宫的长老们实力都很强,能够一下子绑来两位,厉曜不禁打量了一下这屋里除了墨泉以外的几个人,看起来这些人实力不错啊!!

屋里除了墨泉,还有四个人,坐在正中间的一个黑衣人五官阴柔,皮肤光滑,看起来仅像是二十出头的模样。但厉曜知道,这人的年岁可不小了,至少已经超过五十。因为这也是个熟人——夜影楼的楼主夜柒。

夜柒的功夫阴毒邪门,三十年前就已经是江湖上成名的魔头,但厉曜并没有跟夜柒交过手,并不知道他的深浅。之前夜影楼势力主要在南疆,与天圣宫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和平,夜柒与厉无涯也有过几次场面上的交往,因此厉曜是见过他的。

第1047章:护法,我是你的同伙(73)

而屋中剩下三个人,厉曜的确不认识。一位极其漂亮的美女,眼波流转,一颦一笑自带风情,正站在夜柒身侧。其余两位则似乎是夜柒的护卫,一左一右守在门口。

“楼主,”厉曜看见墨泉冲着夜柒一抱拳,态度颇为恭敬:“天圣宫两位长老在此,属下幸不辱使命。”

“做得好!”夜柒开了口,他的声音和他的脸反差极大,正像是个暮年老人一样,粗哑难听。

厉曜注意到墨泉似乎并不在意夜柒的赞赏,他的眼睛不停地往那名美貌女子的身上瞟,似乎一脸期待的样子,几次张口欲言又止。

墨泉这幅模样当然屋里人也都看得清清楚楚,那名美貌女子双颊飞红,偷偷瞄了墨泉一眼又低下头,而坐在屋中间的夜柒则大笑出声:“你不必担忧!本座答应的事自然不会食言,只要幻玥愿意,你自然可以带她走。你只需再做一件事,天圣宫这两位,命就由你来收。也别怪我苛刻,你毕竟之前是厉枭的亲信,杀了这两位长老,你就再也回不去了。”

“属下遵命。”墨泉抽出佩剑,并无一丝犹豫的走到五花大绑的两位长老面前,一人一剑,干脆利落,每一剑都正中心口。两位长老甚至连挣扎都没有,头软软的歪向一边,失去了气息。

“钱串子,又杀人了。”77向钱浅实况汇报:“墨泉杀的。死透了,能量体波动已经消失,很快就会析出参与世界循环。”

“嗯!”钱浅心不在焉的答应一声,继续浑身紧绷的支棱着耳朵听着屋里的动静。其实钱浅有些吃惊的。墨泉原来还真的是为了女人啊!这特么真是真爱无敌,用杀人来实现梦想。

眼睁睁的看着墨泉杀死了两位天圣宫的长老,厉曜并没有行动,反而继续淡定的趴在屋顶,他唇角微翘,露出了一抹他标志性的讥刺笑容。


gexfs.dzhhyy.com  1hoev.dzhhyy.com  kd8f.dzhhyy.com  tpax.dzhhyy.com  eec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atrg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