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道小两口都不当一回事,该花的花,该玩的玩,反正没有一点要跟着共同承担债务的意思。

杨东进心凉,一怒,真把房子挂了出去。

过了几天,就有中介带着买家上门看房,钱玉芳赶紧打给了柳眉。柳眉又打给了杨轩:“你爸真的把房子挂出去了,今天中介都带人去看房了,他这是要把咱们赶出去吗?”

杨轩也很吃惊:“我给他打个电话过去。”

父子俩这通电话自然是不欢而散。杨东进坚持要全家要跟着一起省钱,先把贷款还了,杨轩不愿意过苦巴巴的日子,他上大学每个月零花钱都远远不止一千块呢,总不能越活越回去,他坚持贷款的事以后再说。

谁也说服不了谁,杨东进火大,想到小两口的钱随便花,一点都不节约,他还得给他们出生活费,养孩子,养妈,心里也渐渐不平衡起来。

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大,一怒之下,他真的把房子给卖了。

没了房子,杨轩只能带着柳眉母女住回自己的房子里。

而杨东进,他不愿意去杨轩的房子里挤,索性自己租了一套两室的房子,单独住了出去。

他把银行的贷款提前还了,手里还有一千万出头,一个人光吃利息都吃不完,更别提他还有退休金。一个有钱又没人管的老头,过得不要太逍遥。

杨东进也想开了,三天两头出去旅游。

而杨轩这边,住回了小房子,时间一长,他觉得小房子逼仄,住着不是那么舒服了。更糟糕的是,孩子的开支、家里的花销,物业、水电气网、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得他们两口子掏钱。

一家四口,其中还有个孩子的开支不小,加上房子收了回来自住,少了租金,他每个月还贷又多了好几千块。这样一来,两口子的可支配资金还是减少了。

贫贱夫妻百事哀,虽然他们还达不到贫贱的地步,可小两口也经常为了钱的事闹得不开心。

柳眉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给杨轩出了一个主意:“爸卖了房子,手里头还有一千万,咱们再买一套大房子住吧。我还有公积金,不用白不用,到时候产证上咱们约定好份额,你九我一,就用我的公积金还贷就行了,也没什么其他负担,而且以后也不用再过户交税。到时候咱们一家子又能住到一块儿了,现在这套房子也能租出去,还贷的压力就小了许多。你说呢?”

不用他出钱,还能住大房子,杨轩觉得这主意不错,点头同意了:“这样吧,周日是爸的生日,咱们去给他过生日,然后再提这事,你觉得怎么样?”

柳眉没意见。

到了星期天,一家四口买了个蛋糕,还有一堆杨东进喜欢吃的食材,开着车去了他住的小区。

敲响了门,过了十来秒,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纱裙,脸上画着妆,头发烫了卷染成了黄色的妇女开了门。

“你是?”杨轩诧异地看着这妇女。她这打扮,说是保姆吧,又不大像,说其他的,又感觉不可能。

倒是那妇女似乎对杨轩很熟,热情地招呼他:“你是阿轩吧,快进来,你爸在屋子里折腾他那一撮胡子呢。”

然后又扭头朝屋子里喊道:“东进,阿轩他们一家来看你了!”

听到她的称呼,杨轩四人彻底傻眼,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钱玉芳更是难以接受,扑过去,往那妇女脸上抓去:“你个不要脸的,勾别人的男人……”

那妇女没防备,被她推过去撞在了餐桌旁的坚硬的大理石酒柜上,撞得七晕八素的,身体软软地滑了下去。

见状,钱玉芳吓傻了:“我,我只是想打她,她,她没事吧……”

脸色阴沉的柳眉赶紧过去把那妇女扶起来。

这时候,听到响动的杨东进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这一幕,紧张地跑过去扶着那妇女:“小雨,小雨……”

叫小雨的妇女缓缓睁开眼,抓住杨东进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东进,阿轩他丈母娘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跑过来打我!”

杨东进扭头,阴鸷的眼神瞥向钱玉芳。


4yj.dzhhyy.com  iexv.dzhhyy.com  ery.dzhhyy.com  vl2.dzhhyy.com  uxy.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ayux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