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兵们见此情况,气势上瞬时间便短了七分,那领头的疤瘌脸勾头勾脑看了看,早前对付和尚们的猖狂嘴脸已然化为乌有。很显然,他没有料到赵当世本人会在白马寺。

“赵大人固然有守土之责,但我巡捕司却有自家的章程。白马寺大人进得,我等也进得。若大人以一言就将小人等打发走了,上峰那里没法交代。此间苦衷,还望大人谅解则个。”那疤瘌脸如是而言,看得出,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向上顶了。

巡捕司法治全县,于情于理,不要说赵当世了,就白马寺主持也没有理由将县兵们拒之门外。当下之所以相持难决,纯因赵当世个人积威所致。然而县兵们不退去,他也就没法带人出发,若误了时辰,届时要进城势必要费些周章,这就与他一开始低调行事的想法有所抵牾。

面对不愿退让的县兵,赵当世不由有些动气。正值此时,背后传来一声:“尔等可是要来寻我?”

一声既出,立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赵当世心里“

咯噔”一下,看过去,只见朱常法正手执折扇,摇头晃脑地从门内走出来。适才亲养护卫都给周文赫招徕到了一起,是以他行动并无人限制。

朱常法的突然现身,令赵当世有些无所适从,他轻咳一声,对朱常法行个礼道:“世子爷。”

县兵那边同样起了一些骚动,几个弓手小步跑到疤瘌脸身畔,附耳说了两句,那疤瘌脸寻即挺起了胸膛,提高声调道:“据几个突围出来的兄弟说,这位公子,就是当时在官道上为贼寇所劫持的贵人。”近而冷笑一声,“且不知赵大人又怎么会与他在一起呢?”

这伙县兵来白马寺的目的赵当世心知肚明。必是褚犀地通过暗中调查,估计出了赵营与劫持案有干系,而今又通过线人,摸清了赵当世出城的行程,想派人来此一网打尽,以“人赃并获”为由,状告赵营行不轨之事。至于其人最终目的为何,则往小了说可以敲打赵当世,巩固他褚犀地在枣阳的地位;往大了说,则将赵营的驻地彻底逐出枣阳也不无可能。

这褚犀地果然不是寻常角色,只论这见缝插针的本事、以及对于前后脉络的判断力,就足称人才。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褚犀地还是低估了赵营的应变能力。

当下朱常法扬声道:“我半道为贼寇所挟持,若非赵大人及时搭救,将我从虎阳山带出来。等你们这群窝囊废找到我,我怕早已是冢中枯骨了!”

那疤瘌脸闻言惊诧,迟疑道:“你说赵大人救了你?”

朱常法冷笑道:“不然呢?难道他还要劫持我不成?”旋即又道,“赵大人忠肝义胆,既救了我,也诛灭了虎阳山的贼寇。而今正是要送我回襄阳,且不知你几个堵在这里,算是何为?”

那疤瘌脸固然吃惊,但听他说话张狂刻薄,心中不快,哼道:“我等虽晚了一步,却也轮不到你小子说三道四。再口出狂言,休怪爷爷以妨公之罪将你拿了。”

赵当世心念电转,感到今日之事或许可以由朱常法做一个了断,趁机道:“这位兄弟切莫口无遮拦。这位公子是当今襄王的世子爷,我等岂能擅处皇胄。”

这话从赵当世嘴里说出口,公信力自然十足。那疤瘌脸先是没料到赵当世会在白马寺,现在又万万不想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张狂少年居然是襄王世子。一时间端的是局促难安。他身后几名伴当见势不妙,再度围上来,几人小声议论了,忽然改颜换面,堆笑着上来分别向赵当世与朱常法赔礼道歉。

“小人等办公心切,糊涂了脑袋。认错了地点认错了人,冒犯了二人,还请恕罪。”那疤瘌脸现在是一脸谄媚,脸上褶皮堆在一起,说不出的难看。

“公办中难免会有些纰漏,诸位一心为公,倾心竭力,我赵某佩服。至于什么冒犯不冒犯的,和公事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赵当世佯笑摆手,转看朱常法,“世子爷大人大量,也不会与你们计较。”

朱常法冷冷看了那群县兵几眼,不发一语,转身又走回了寺内。

那群县兵面面相觑,片刻之后,由那疤瘌脸带着急匆匆走了。赵当世脸色一沉,招呼周文赫道:“准备动身。”说着,暗中又道,“你派人去找老庞,让他分出些人去枣阳县。你只需传话给他,他自然知道我的意思。”

这是与褚犀地的第一次交锋,由此看来,左思礼当日所言,并不完全是夸大其词。褚犀地能在枣阳县枝繁叶茂,确有几把刷子,今后绝不能再以等闲视之。自今日事始,赵当世已不得不将他作为一个不亚于战场敌人的对手。

46狼狈(二)

涉滚河,经打火店,穿鹿门山,再向西由东津渡口过东津湾即至襄阳府城。

赵当世在东城下的先农坛、社稷坛略略整顿队伍,沿着城垣向北绕去,自大北门“拱宸门”入城。襄阳府城北临汉水,赵当世举目看去,汉水北岸亦房屋俨然、鳞次栉比,问道:“对面之地,可是昔日樊城所在?”

有向导回道:“大人博学,那边便是樊城旧址,而今城垣尚在,环其东、南、北三面。但早已归属襄阳县管辖,属两厢四坊二十九里中的一厢。城隍庙、同知衙署皆分布其中。”

赵当世喟叹道:“古时樊城、襄阳皆称雄镇,分峙汉水两岸,犹如铁闸控扼江防。时过境迁,襄阳尚在,樊城却已成云烟。”

那向导笑道:“大人感怀,倒与那些文人骚客仿佛。嘉靖四十五年,汉水涨溢,樊城北面因有土堤尚无大碍,然城南面江地带之砖城皆溃决殆尽,疏塞不蚤,此城因而衰落。想即便无襄阳,樊城也难长盛。”

襄阳府内外人口颇众,车马络绎不绝,汉水上亦是轻舟渡船往来如织。到得城门洞子,熙攘更著,那向导向前去和守城的官兵交谈几句,当即有八九官兵开始疏散拥堵的人群,不一小会儿,赵当世等人面前道路便空空敞敞的了。

那向导回来,笑容可掬道:“大人,请进城。”

赵当世点头微笑:“有劳李老了。”这个向导是陈洪范家中人。一早被派去东津渡迎候赵当世一行。襄阳府上到城防、下到汛防目前都由陈洪范全权掌握,所以自与他接上头后,赵当世等一路上畅通无阻,省心不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cstiv.dzhhyy.com

iqg2h.dzhhyy.com  gu7.dzhhyy.com  3dv.dzhhyy.com  tykfy.dzhhyy.com  gqx9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