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吴宏这么说,赵海也就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开口道:“宏叔,这一次是郑师弟把我给救回来的吧?你替我好好的谢谢他,不过我当时的伤,好像也很生吧,我连续命金丹都用了,好像都没有什么用。”

吴宏沉声道:“是你师父赐下了黑灵生生胶,这才救了你一命,你以后一定要小心,这一次你要是小心一点儿,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我听说你出去的进候,连自己的血刀都没有拿出来,下一次可不许这样了,你可是千金之体,绝对不能以身犯险。”

赵海却是两眼精光一闪,沉声道:“不,宏叔,这一次之后,我反到是更想要战斗了,我已经发现我的弱点了,我就是实战的机会太少了,所以才会如此,我以后一定要想办法增加一些实战经验,不然的话,没有办法把我的实力转化成战斗力!”

吴宏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两眼一亮,他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道:你终于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了,好,你现在伤还没有好,需要好好的休养一下,你休息吧,有什么事儿的话,让宗同去做,这小子虽然有点儿傻,照顾你还算尽心,等你伤好了之后在说其它的。”说完吴宏挥了挥手,把吴宗同给叫了过来。

赵海看着吴宗同,轻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随后闭上了眼中。吴宏看着赵海的样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接着转头对吴宗同道:“宗同,好好的照顾昊儿,知道了吗?”吴宗同用力的点了点头,吴宏这才转身离开。

吴昊可是一个十分高傲的人,而且他对一般的人,都是冷着一张脸,所以赵海必须也要这样,跟他本人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他必须要做出一些调整。而且吴昊还是吴家的弟子,一身的贵气,但是因为这些年,血杀宗这里的各家族,都受到了一定成度的打压,这些吴家弟子身上的贵气,与那种上位者之间的贵气是不一样的,他们的贵气有些浮于表面,好像是有些装,赵海必须要表现出那种样子才行。

不过赵海也得承认,这个吴昊也算是一个天才,他只用了十多年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精法境,这可是十分不容易的,最重要的是,他对于血战八式的领悟还十分的深,这套刀法他用的十分的好,除了血战八式之外,他还会其它的刀法,事实上他会的刀法一共有五十多种,不过这些刀法他还没有融会贯通,用是血战八式。

而他用血战八式,与赵海用血战八式还不一样,这跟吴昊用的刀也有关系,吴昊用的刀,是弯刀,与赵海用的刀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他用的血战八式,跟赵海用的血战八式也有很大的不同,但是赵海也不得不承认,吴昊用的血战八式,也算用的很不错了。

随后的一段时间,赵海一直都躺在床上,一直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这才从床上下来,这半个月的时候,那位郑师弟来也看过他一次,他也感谢了那郑师弟,还送了一件礼物,那郑师弟也是千恩万谢的走了。

还有其它的一些人也来看过他,这些人赵海也从吴昊的记忆里见过,知道他们的身份,所以他表现的没有一点儿的破绽,而真正照顾他的人,只有吴宗同,这个吴宗同也算是吴昊最信任的仆从之一,虽然他有些看不上吴宗同,但是就连吴昊都不得不承认,吴宗同对他真的是十分的忠心,赵海这些天对吴宗同到是好了一点儿,毕竟吴宗同照顾他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是真正的吴昊,这个时候也会对吴宗同改变一点儿态度。

半个月后,他终于可以下床了,下床之后赵海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让吴宗同扶着他,来到了金永昌的院门外,来求见金永昌。很显然,金永昌对吴昊还是十分不错的,赵第刚一求见,金永昌就同意了,吴宗同扶着赵海进入到了金永昌的院子,一直到了金永昌院子的后院,在金永昌的静室里,见到了这位白心的弟子,吴昊的师父。

赵海之前刚刚假扮成吴昊的时候,就见过一次金永昌,金永昌真的可以说是长的奇貌不扬,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但是他的实力却真的是十分的强,赵海注意了一下,金永昌的实力,就算是比不上雷刚,也够对可以比得上雷玄,实力绝对不弱。

赵海挥开了吴宗同的手,接着冲着金永昌跪下道:“师父,弟子给你偷脸了,请师父责罚!”赵海从吴昊的记忆里知道,这位金永昌虽然长的奇貌不扬,但是却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弟子,比任何人差,这一次吴昊伤在血云兽的手里,岛上已经有了一些风言无语了,金永昌应该十分的生气,所以赵海这才伤没有好的情况下,就来到了金永昌这里,给他赔罪。

吴昊是看不起别人,是很高傲,但是对于金永昌的这个师父,却是十分尊敬的,所以他在别人面前十分的高傲,但是在金永昌的面前,却十分的有礼貌,一直对金永昌十分的恭敬,在加上他实力很强,所以金永昌之前对吴昊还是十分好的。

现在金永昌看了一眼吴昊,接着沉声道:“你在道你错在那里了吗?”他并没有让赵海起来,显然是心里有气的,毕竟金永昌是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的弟子不如别人的,所以这一次吴昊的伤,真的是让他感到十分的偷脸。

赵海跪在那里,沉声道:“是,师父,我太过于轻敌了,而且实战经验不足,反应慢了。”赵海规规矩矩的道,他十分的清楚,现在他最重要的,就是找出自己身上的缺点,这样才能让金永昌不在生气。

金永昌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起来吧,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不要一直跪着。”赵海应了一声,慢慢的站了起来,他并没有让吴宗同来扶他,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要是他真的让吴宗同来扶他的话,那金永昌只会更加的生气。

金永昌看着赵海,这才开口道:“这些天,你的修练速度很快,但是却一直没有怎么出去试验过,虽然在岛上,也有人跟你喂招,但是那只是喂招,不比真正的战斗,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你虽然实力不错,但是却不能完全的把自己的实力,转化成战斗力,这也怪我,这些年太护着你了,这样吧,你把伤养好之后,就一个人去前线吧,在那里试炼三个月,然后在回来,你可明白?”

赵海沉声道:“是,弟子明白,请师父放心,只要伤一好,我马上就到前线去。”赵海知道,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有任何的迟疑,要是他有一点儿迟疑,那么金永昌就只会更加的看不上他,他以后就不要想进行自己的计划了。

金永昌点了点头,沉声道:“你会的刀法不少,但是你现在却没有把这些刀法给融会贯勇,这一次你到前线去,就是要好好的把自己的刀法融会一下,最好是做到收发由心,这样也就足够了,你明白了吗?”

赵海沉声道:“是,弟子明白。”赵海知道金永昌的意思,这吴昊之前会的刀法真的很多,足有五十多种,这么多的刀法,他虽然都练的不错,但是却真的做不到收发由心,也就是赵海之前想到的连贯性,他的刀法虽然路数不同,但是可以组成四个可以连贯合用的刀法,只是之前吴昊一直没有做到这一点儿,他用刀法还停留在,只能用一套刀法的地步,这可是差得太远了,而金永晶,这一次就是要让他把这些刀法给融合起来了。

金永昌点了点头,看了赵海一眼,沉声道:“那些血云兽的事儿,你也不要放在心上,那些血云兽的实力不弱,他们在逃跑的时候,就连我们都没有追上,所以你也不必在意了,去吧,下去好好的休息。”

赵海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准备往外走,吴宗同马上就过来,扶着赵海一点一点的往外走去,很快两人就离开了金永昌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们刚一回到房间,就见到吴宏从外面走了进来。吴宏一看到赵海,马上就道:“昊儿,金长老如何说?”

吴宏也十分的紧张,要知道要是吴昊真的失宠于金永昌,那对于吴家的地位,也是会有巨大的影响的,毕竟金永昌是白心的真心弟子,还十分的受白心的信任和赏识,所以金永昌在现在他们的血域海盟之中的地位,也是很高的,要是金永昌不喜吴昊,那对于吴家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所以他才会这么紧张。

赵海沉声道:“师父让我在伤好了之后,一个人去前线,在前线试炼三个月在回来。”赵海如实的回答,赵海十分的清楚,金永昌让他去前线,这表面看起来好像是处罚,其实却也是一种爱护,这证明金永昌还是很爱护他的,他相信吴宏也能明白这一点儿,所以他并没有什么着急的样子。

吴宏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长出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好,那就好,我去安排一下,等你到前线的时候,让家里的人,好好的照顾你,绝对不会让你有什么事儿的。”

第二百九十一章 前线

赵海摇了摇头道:“宏叔,这一次不行,这一次不要让家里的人太过于照顾我,师父之前跟我说话的时候就说了,他之前就是因为太过于照顾我了,所以我的实力才一直上不去了,所以这一次师父才让我去前线试炼,如果他知道,我到前线,还一直被家里照顾的话,那么他是不会高兴的,所以这一次去前线,家里对我也不必太过于照顾,但是情报支持还是必须。”

吴宏一下就明白了赵海的意厅里坐了下来,也没有让吴江坐,而是看着吴江道:“说说吧。”

吴江应了一声,沉声道:“最近这一个月以来,血杀宗对我们血狮岛,一共攻击了一百三十余次,有的时间是白天来进攻,有的时候是晚上来进攻,都是由一位或是两位岛主级的高手坐镇,由炼法境和精法境的弟子为领队,由用法境和蕴法境的弟子做为主力,对我们进行攻击,岛上的护山大阵早就被破坏了,所以我们现在,也只能是出岛迎敌,所以伤亡很大。”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epp9.dzhhyy.com  7b2.dzhhyy.com  qfa4r.dzhhyy.com  kmg.dzhhyy.com  8oc.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