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韵峰看着霍予沉没有说话,显然是已经默认了这种说法。

他曾不只一次的后悔他为什么不出现早一点,能让悦悦早点有个依靠。

陆家跟霍家虽然有些交情,但悦悦当年几乎没怎么在陆家待过。

她不可能跟霍予沉培养出多深的感情,却突然因为设计稿被卖之后闪婚了。

他没有办法不认为是霍予沉强迫的。

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他对霍予沉都没有好感的原因。

霍予沉这个人太聪明,太会伪装;而悦悦又什么事都闷在心里,连她的为数不多的朋友,她都很少跟她们谈生活、感情的事。

别人根本不知道她过得究竟好不好,高兴不高兴。

几年前,她还勉强有一份喜欢的工作,能让她舒缓心情,能逃离生活的琐事。

有了两个孩子之后,她连喜欢的工作都没有了。

作为她迟到多年的父亲,他真的不知道能为她做点什么,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霍予沉平时的表现还算好,霍家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人家,他勉强安慰自己悦悦在霍家过得应该不错。

然而,霍予沉却早了一个跟悦悦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这一点他真的不能忍。

他要是不为悦悦争取点什么,他真的枉为人父。

霍予沉在知道悦悦被bǎng jià后的行为、表现,他都很满意,这些失控的行为都在说明霍予沉是真心在意悦悦的。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是悦悦居然受伤了。

褚韵峰想起悦悦头的伤,心里很不是滋味。

霍予沉听着褚韵峰的控诉,垂下眉目,说道:“看来你对悦悦和我的事很不了解。你不用在意我的心路历程,我跟你说悦悦的。悦悦在小时候骑自行车的时候被几个从拐弯处冲出来的孩子吓到了,差点被墙头的碎玻璃扎到。我当时恰好路过拉了她一把,没有让她毁容或被玻璃扎死。悦悦因为这件事对我有想印象。后来她的际遇你也清楚,她在成长的过程受了很多委屈,她又找不到能说的人,把什么都埋进心里。但她终究也还是个孩子,把我当时了她心里最隐秘的存在。在她心里,我既是她喜欢的人,同时又是她的最佳树洞。不然以她的性子,她不爱我,她可能嫁给我吗?”

霍予沉抬眼重新看向褚韵峰,一字一顿的说道:“她要是不爱我,不论我的家世多好,我长得多好看,她都不会嫁给我。她是那么一个人。你说她天真也好,傻也好,她身是有股韧劲儿,是能想方设法做她愿意做的事。”

第1055章 我又伤害了她一次?

第1055章我又伤害了她一次?

褚韵峰沉默地看着霍予沉,脸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霍予沉说完这番话后,也不再说话。

褚韵峰过了半晌才仿佛是刚消化完霍予沉的话一般,喃喃地说道:“这么说我又伤害了她一次?”

“你认为悦悦真是那种软到连自己的底限和原则都没有的人吗?我有没有钱在她眼里并不重要,我算是个穷小子,因为当nián de shi她还是会记得我,她的心里还是有我。她自己本身是个有很强的独立性的人,她的工资本身也很高。她不需要委屈自己嫁给她看不的男人。以她的个性,她要是遇不到喜欢的人,她这辈子不结婚也有可能。她渴望家庭,同时也怀疑家庭与亲情,在她原来的经历里她没有得到很好的体验,她会下意识的排斥。但我不一样,她需要的这两点我恰好都有。你觉得有多少家庭能有霍家的融洽?有几个人在她小时候在她心里了?失去了这两点,悦悦算结婚,她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自在的过她的日子,在我面前也不会如此的放松。说句臭不要脸的话是,我在她生命里不可取代!”

褚韵峰仔细咀嚼了霍予沉的话,勉强笑道:“你说的没错。是我这个当爸的不了解她,还自以为是的想干涉她的生活。”

霍予沉说道:“你说的没错,你确实不了解她。她也不是故意给你机会了解,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她的健谈只是表面,她很多话都不表现出来。说白了是她是个内心很独立的人,没有向外跟别人倾诉的意思,也常常发自内心的觉得她一个人生活也没问题。虽然过程会辛苦一些,但她也能忍下去。从这一侧面也能说明她为什么在我不在家的那两年也没有接受陶思温的原因。一方面固然是她对我还有感情,另一方面是她不想去适应新的人、新的环境。说句大言不惭的话,算我一直没回来,她也不会重新接受新的人,她会把自己给封闭起来,安心抚养两个孩子长大。这其的苦她未必会觉得真苦,只会默默的去忍耐。”

霍予沉本来不想说这么多废话,但话匣子一打开收不住,“我曾经跟你分析过她的情感构成,显然你并没有真正的听了进去。悦悦跟我们遇到的人都不一样,她的抗压力和忍耐力都太强了,很难从她嘴里听到几句喊累的话。我花了好几年让她学会了偶尔撒娇和发脾气,你一次bǎng jià又把她击回原来的样子了。”

褚韵峰心里受的震动很大,眼神里闪过无数复杂的情绪,心里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feasp.dzhhyy.com

4yfj.dzhhyy.com  jhpq.dzhhyy.com  mmng.dzhhyy.com  dkf.dzhhyy.com  relqv.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