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一丘之貉

但是现在,人家心怀仇恨,跑到长安城来,想要给他舅舅报仇来了。

所以赵正对玄世璟来说,是个麻烦,不过好在这个麻烦已经到了大理寺的牢房里了。

即便如此,这个赵正,还是不能活。

虽然是个小人物,可是一旦让他不小心脱身的话,在报仇无望之后,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儿来,玄家家大业大,人也多,总不能时时刻刻都防范着这么一个人。

现在玄世璟最为紧张的,就是自己的家人了。

上有老母,中有妻妾,下有儿女,玄世璟都放在心上呢,所以这个赵正,必须死。

但是要怎么让赵正死呢?

对于玄世璟来说,赵正现在死了,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赵正的身份已经被查清楚了,至于他背后的人是谁,玄世璟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出来,他的猜想,并不需要证据。

朝中最擅长攀诬构陷的是谁?

索元礼,来俊臣。

这事儿跟他俩脱不了关系。

索元礼也终究没有抵得住来俊臣所画出来的大病,谁让他是个胡人,想要在朝堂上风光混一把呢?跟来俊臣联手,说不定能实现他的愿望。

至于赵正信上的那些内容,这就让玄世璟想到了之前在庄子上一直徘徊的王弘义。

难不成是王弘义在庄子上打听出什么事儿了?还是通过什么别的手段得来的消息?

对玄家知根知底,知道的这么详细的人,可不多啊。

这件事,玄世璟没有想出什么头绪来。

既然想不出来,就先暂且放在一边儿,说不定什么时候脑袋灵光一闪,就想出来了呢?

玄世璟开始想关于赵正的事儿,赵正还能活下去吗?要是玄家出事儿的话,赵正就能活下去,因为玄家出事儿,赵正所谓的信件和身份,不是真的,也得变成真的。

要是玄家不出事儿的话,那赵正就得死。

而玄世璟要的,是赵正死。

他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他也知道,斩草要除根,不能给人春风吹又生的机会。

但是要让赵正死,不能由玄家来出手,赵正得死在他们自己人手里,这才对玄家有利,玄世璟不会脏了自己的手。

“来人。”玄世璟对着门外唤道。

“老爷有何吩咐。”门外候着的家仆走了进来。

“去把常乐找来,让他来我书房见我。”玄世璟说道。

“是。”玄家的家仆应声道。

玄世璟起身,往后院儿书房走去。

这件事儿,得让常乐找人去做。

而玄世璟想要借刀杀人,借谁的刀?来俊臣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wvds.dzhhyy.com  61h.dzhhyy.com  3jk7t.dzhhyy.com  6dlk.dzhhyy.com  kf4g.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