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过了竹简,将困在上面的细绳解开,随之,我摊开了竹简……其实竹简上面记载的法术咒语很简单,只有剪短的一句话,以及一套手诀……

“浩荡乾坤,至罡烈火,焚诛妖邪,证天之道!”

再说竹简上绘制的手诀,乃是左右手平放于胸前,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右手握拳,攥住左手竖起的大拇指,而左手食指弯曲,中指,无名指,小指平行伸直。

对于这套手诀,竹简上还有一番独特的解释,大致的意思,是这样的……

通常情况下,只要其他人都学到了手诀和咒语,再辅以道行的支撑,便能发动出同样的烈火咒,为了防止被其他人偷学,所以,术人念咒的时候,一般都会用最小的声音去吟唱。

还有手诀,其实,手诀并非是单单摆出一个造型那么简单,其中,也另有玄机……比如,这烈火咒的手诀,摆好了手诀之后,施术者还要将体内的道气,先融汇贯通至被右手握住的左手大拇指之中,然后是右手的大拇指,最后是左手弯曲的食指,以及左手平伸的小手指,这四处步骤,缺一不可,打乱顺序,亦不可。

这套手诀的关键,就是这四道顺序,就算其他人学会了手诀,偷听到了咒语,但是,如果无法掌控这四道步骤,便无法发动真正的烈火咒!

我一边照着竹简上的手诀比划着,一边对爷爷说道:“爷爷,不如你先示范一下?”

“傻孩子,爷爷现在是鬼修,以阴魂的姿态存活于地府,怎么可能使用道术?那可是大忌!搞不好,就会对爷爷的鬼体造成损伤!”爷爷笑着对我说了一声。

被爷爷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爷爷现在是鬼魂,的确无法发动道术,只有鬼术,才适合它!

“那我自己先试试吧!”

言罢,我便学着竹简上的手诀,一边摆出姿势,一边呢喃自语的念叨了起来,“浩荡乾坤,至罡烈火,焚诛妖邪,证天之道!”

我的话音刚刚落地,陡然间,我的双手之上,立刻冒出了一团极其微弱的赤色火苗,当然,这一缕火苗,也只能勉强维持了两秒钟的时间,随即,便像熄灭的蜡烛,灰飞烟灭了……

第一五九五章 不一般的法术(下)

“不错!”爷爷见状,立刻瞪起了双眼,发自内心的赞赏道:“在阴气浓郁的地府,你竟然能召唤出烈火,而且还是第一次尝试使用法术,当真是奇才!”

爷爷的这番话,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旋即,我便开口问向爷爷道:“爷爷,是不是说,在阴气浓郁地府中,所有的道术,威力都会减弱?毕竟这里到处都是浓郁的阴气,与我的道术会产生相互克制的效果……”

“不错,这也是特训的内容之一,只要你能在地府,将这法术修至极限,那么,等你离开地府,返回阳间的时候,再发动这低级别的烈火咒,就会自然而然的演变成中级的玄火咒,至于能不能让玄火咒突破到最顶尖的三昧真火咒,那就要看你的道行和气运了!”

“烈火咒,演变成玄火咒?最后有可能会进化到三昧真火咒?”我呆呆的重复着爷爷刚才所说的话。

这最低级别的烈火咒,竟然还有自动进化的功能?

看来,这所谓的烈火咒,并非是普普通通的法术!

因为,除了能够自动进化之外,这烈火咒,竟然还有手诀搭配……

要知道,刚才爷爷已经说过了,手诀,在现代社会中,几乎已经绝迹了,而这烈火咒,号称最低级别的火系法术,可偏偏却还保留手诀,我记得,龙虎山的三大毁灭阵法之一,北斗七星惊雷大阵,便有手诀相配……

另一边,爷爷见我沉吟不语,便开口笑了起来,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那般,对我解释道:“这烈火咒,虽然是最低级别的法术,但却是最正宗的茅山道术,甚至还保留着手诀,而且,烈火咒最特殊的地方,便是……烈火咒,其实是三昧真火咒的简化版,也就是说,烈火咒,其实是最高级别的三昧真火咒!”

听了爷爷的话,我立刻朝着爷爷露出了一抹“果然如此”的神色。

“乖孙子,这烈火咒,就算是当今的茅山派收藏的典籍之中,都没有记载,所以,你不仅要好好修行烈火咒,更要绝对保密烈火咒的使用方法!”爷爷正色的对我说了一句,旋即,爷爷话锋一转,指着那一沓黄纸和朱砂狼毫,对我继续说道:“你现在可以将烈火咒的咒语画到黄纸上……对了,像烈火咒这种简化版的高级法术,不像其他的低级符箓,什么天眼符之类的垃圾符箓,这种高级别的符箓,绘制方法其实特别简单,只要将咒语写在黄纸上,再将你凝聚于手诀之上道气,打入黄纸里,烈火符,便完成了……当然,那段咒语,你写的越潦草越好,甚至连你自己都看不懂,那也没关系,因为,这就是高级符箓的炼制方式!”

“貌似……我懂了!”我暗暗的抹了一把冷汗,难道,高级符箓的炼制方式,都这么敷衍吗?

“至于烈火阵法……原理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主要将几张,甚至是几十张的烈火符箓累积到一起,就能发动大阵,当然,在发动大阵的时候,你一定要掐手诀,这样,才能确保阵法顺利的开启,至于阵眼,就是你自己了,只有你本身源源不断的继续释放烈火咒的法术,阵法便会持续发动攻击,你懂吗?”

我重重的朝着爷爷点了点头……其实,所谓的阵法,符箓和法术,都是一脉相承,只要掌握了其中一种,便能衍生出另外的两种,正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万变不离其宗,就是这个意思了!

“法术,符箓和阵法,我都已经交给你了,现在,你可以开始去闯第二关了!”爷爷忽然收敛起了笑容,无比郑重的对我说道:“乖孙子,你在闯第二关的同时,也是在闯第一关,你不仅要抵抗地府阴气的侵蚀,同时,也要在第二关之中,生存两个月……本来我以为,你需要用七天左右的时间,才能领悟烈火咒,没想到,你小子第一次就成功了,这样的话,你就不得不在第二关多待上七天了……”

“爷爷,我好像中计了……”我不爽的撇了撇嘴,“早知道,我就慢点学烈火咒了,这样,我岂不是能在第二关之中,少待上七天?话说回来,第二关,是什么?”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gwhqm.dzhhyy.com

yav12.dzhhyy.com  ffc9.dzhhyy.com  8swds.dzhhyy.com  hwd0g.dzhhyy.com  8arl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