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到了,你等我。

你不来,我不走。

我不来,你静等。

那温婉之中带着几分沉静的女音,此刻还萦绕耳边。可是伊人早已消失。

而他...回到这里,等了好几年。

白傲雪看着齐天策恍惚的模样,心中大概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心中竟有些难言,她该如何开口告诉他,他此刻的等到已成宛然?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齐天策不可思议的,看着白傲雪,话语中竟带着几分颤抖。

是感觉到了什么,还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就连他自己,都不是太清楚。

“你消失了这么些年,不知道是正常。我怎么知道的,当然是你所想的那个人,自己告诉我的了。不过,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歪打正着,到处寻你寻不到,偏偏将死之时被你救了。”白傲雪敛眉,轻轻说道。

话语中,满是对这玩弄他人命运的,世界的嘲讽。

“她...她现在...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齐天策有些艰难的开口,灼灼星目一瞬不瞬的看着白傲雪,就怕遗漏白傲雪的任何一个表情。

“你若是想要见她,我可以带你去。”白傲雪看着齐天策,轻启红唇,凤眸中带着几分晦暗。

“她很想念你,即便是最后一刻,也让我替她找到你。告诉你,她回不去了。让你不要等了。”白傲雪看着齐天策迫切的模样,轻轻说道。

每说一句话,齐天策的面容就惨白几分。

“最后一刻?你在说什么?!什么是最后一刻?!”齐天策倒退几步,怔怔的说道,眼中带着几分空洞。

“赫连沧月,在桃花盛开的三月,走了!我在承袭遇到了她,那时便是吊着,最后一口气了,可是最后她还是对你念念不忘,如今,我也不负所托找到了你。”白傲雪想起那清冽的女子,眉眼间带着几分,与她相似的倔强,但更多的是却是看透尘世的沧桑。

“呵...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回来等她了,一步都未曾离开过,只等着她回来!我什么都不需要了,只有有她便好。名扬天下也好,心怀抱负也罢,这些我都不要了!我只等她回来!你说的,我都不信!”齐天策粲然一笑,眼中带着莫名的痛苦。

“你明明就知道的,不是吗?她站在你身后,看着你离开她,可是你从来没有回过头,不是吗?她等不到你,来寻你。你还是看不见她,不是吗?如今,她走了,你等一个永远回不来的人,不是吗?”白傲雪看着齐天策,凉凉说道。

“师父她...明明说过,要等着我的啊!”齐天策微微昂起头,痛苦的闭上眼,缓慢的说道。

每一字都好似用尽了,他的力一般。

齐天策的痛苦,白傲雪不是没有看出来,她能感受得到,他此刻的痛苦。

齐天策的传奇,她听过很多,因为赫连沧月的关系,她让君夜魇打探了许多,每一次传闻都让她,更加的钦佩赫连沧月。

也替赫连沧月感到由衷的开心,因为...这样的一个人,是赫连沧月的徒弟啊!

可是,那无数的传闻中,都在诉说着他的强大的齐天策,此刻竟然流泪了。

有些悲凉的呜咽,让白傲雪听的有些压抑。

覆盖着双眼的手掌缝中,溢出了泪水。

白傲雪从来没有想过,造就那无数传奇的男子,此刻竟然在哭!

为了那个永远回不来的人,他在哭...

“你若想要见她,我可以待你去。”白傲雪斟酌了一番,还是轻轻开口。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ou35l.dzhhyy.com  n4m97.dzhhyy.com  2mql.dzhhyy.com  su8ig.dzhhyy.com  l0u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