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罗萝莉本能地扒上顾临深的宽肩,生怕自己给掉下来,“顾临深,你干什么……”

顾临深直接将她放在沙发上坐着,冷声:“哪条腿?”

罗萝莉被那眼神看得发麻,细细的手指对着左腿膝盖指了指,还有些颤。

顾临深的手碰了上去,痛得罗萝莉浑身一抖——

“啊!轻点!”

顾临深的表情顿时难看,他根本就没用力。

“去拿剪刀过来。”顾临深吩咐。

旁边的佣人立刻去了。

罗萝莉还在疼痛中,并没有去思考顾临深拿剪刀干什么。

直到剪刀在顾临深手,去剪她的裤子时,她才回神明白过来。

忙阻止:“这是我新买的裤子,你剪它做什么?我真的没事,就是有点擦破了皮,明天就好了。”

“松手。”顾临深阴森着眼神。

罗萝莉咽了咽口水,将自己的手缩回来。

这样的顾临深让她有种自己要是不将手给缩回来就会被剪断的危险。

她可不想膝盖受伤了,手指也断了。

太惨了。

顾临深将膝盖处的裤子剪开。

将膝盖处的一块布整个剪开。

当掀开那块布的时候,顾临深的心口沉了下,一向冷硬的心都不适地痉挛了下。

顾临深杀人的时候都不会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这样的伤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但是这伤却出现在罗萝莉的身上,那就变得很严重。

让顾临深的情绪变得嗜血。

脸色阴戾地可怕。

虽然膝盖被包扎,但是膝盖处整个都肿了好几圈,还有边上未包扎进去的擦伤。

“这就是你说的没什么事?”顾临深的黑眸抬起,幽冷的可怕。

“我……我觉得没事啊……”罗萝莉对上顾临深的眼神,便说不出话来了。

“体育课上摔的?再说谎试试。”顾临深压抑着暴躁,问。

“就是中午去图,过马路的时候,没看到车,车子从我旁边擦过去,我就摔了,然后就这样了。”罗萝莉越说,顾临深的脸色越沉,她忙加了句,“不过我有去学校的医务室看,校医说骨头没断。”

“断了你能走回来?”


8704.dzhhyy.com  b9q.dzhhyy.com  k8hr.dzhhyy.com  o69lx.dzhhyy.com  rxv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jkyr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