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都起来,吩咐下去,吃早饭。”王氏说道。

“是。”站在王氏身边儿的小丫头离开大厅,吩咐厨房那边儿上早饭。

这是晋阳入了玄家的第一顿早饭,对于这顿早饭,晋阳也是新奇的紧,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圆桌,一家人坐在一起,围着桌子用饭,而且侯府的早饭,出奇的丰盛,比宫中的花样还要繁多。

“尝尝这个。”玄世璟见晋阳楞在那里,夹了一个煎包放在晋阳面前的空盘子之中:“早饭的花样比较多,喜欢吃什么尽管吃便是。”

“是啊公主,都是一家人了。”王氏见晋阳有些拘谨,也出言相慰。

“娘亲叫我乳名兕子便好。”晋阳笑了笑说道。

“好。”王氏笑眯眯的应下了。

看到晋阳手腕上带着她家传家的玉镯子之后,王氏心里就高兴的不得了,对这知书达理的儿媳妇儿也是满意。

“按照习俗来说,你们新婚次日是要拜会姑舅的,但是咱家独门独亲,也就没了这规矩,至于另外那一家子,早就不来往了,无须理会。”王氏说道。

王氏所说的另一家,便是玄临道一家子,早就分道扬镳了。

宗祀都被他们家请回去了,与长安玄家,没有任何瓜葛了。

玄明德本就不是玄家人,而是玄家的养子罢了,玄家人既然喜欢糟蹋他们家的门楣,那王氏也没辙。

第二百一十五章:回门

对于玄家的事儿,晋阳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当年玄世璟被谋害远走长安的时候她还没出生呢,这些事情都是后来听人家说的,说玄世璟当初出事,与玄临道一家子逃脱不了干系。

本来以玄世璟锱铢必较的性子定然不会放过谋害自己的凶手,但是这当中的事情太过复杂,涉及到上一辈的恩恩怨怨,玄世璟作为一个后辈,也不好太过分,毕竟玄家对于故晋国公有养育之恩,若是当年没有玄家的收留,或许玄明德早就饿死在路边儿了,哪儿来的今天的玄世璟和这显赫的东山侯府。

发生这些糟心事儿的时候晋国公已经死了,王氏心中虽有愤恨,但是仍旧感念着玄家对于自己夫君的养育之恩,事情不好做的太绝,断了玄家真正的香火,若是这般,即便不被外人戳脊梁骨,自家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所以干脆分家,另立宗祀,反正若是将来死了,祖宗问起,所有的罪过王氏一人全都承担下来便是,顺便还能告一状,玄家的不肖子孙不是长安玄家,而是你自己本家的孩子。

新婚三日新娘试厨以事姑舅的习俗在侯府是用不到了,上哪儿找什么姑舅去,所以晋阳安安稳稳的在侯府过了两天舒坦日子,第三天便和玄世璟两人回宫便是了。

玄世璟和晋阳需要一大早就要进宫去,所以第二天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两人便要收拾妥当带上奴仆先行前往长安,在道政坊的公主府住上一晚上,东西不需要带太多,反正那边东西也都一应俱全,晋阳出嫁之时除却李二陛下赏赐了不少奴仆之外,另外李承乾也划拉了不少人,都安置在道政坊的公主府之中,在哪里做事。

道政坊的公主府,用一句话来讲,可谓是拎包入住了。

一大早吃过饭,外面的仆役将马车套好,玄世璟和晋阳上了马车,马车便缓缓朝着宫中行驶,道政坊离着皇宫不远,约莫一刻钟的功夫,就进了皇城。

再次进宫,晋阳却是已经嫁为人妇,这让晋阳不由得心生出许多感慨。

“怎么了?”玄世璟发现坐在自己身边儿的晋阳情绪上有些变化,眼神看着车窗外,有些伤感。

“前几日这里还是兕子的家,家人之后,突然发现,这里成了娘家,兕子的家,到了侯府呢。”晋阳故作轻松的笑道。

玄世璟伸手将晋阳揽入怀中:“不管是宫中还是侯府,都是兕子的家,不管是我,还是陛下,或者是你的几位皇兄,不都一直站在兕子身后吗?只要兕子需要,一回头,就能看到我们。”

因为是晋阳公主回门的马车,所以宫门口的侍卫没有阻拦,直接放行让马车进入了宫城,因为知道要回门事儿,所以李二陛下应该早早就在立政殿等着了。

马车直接行驶前往立政殿,在立政殿外停了下来,玄世璟下了马车,又将晋阳扶了下来。

两人携手走进了甘露殿,在门外等了没一会儿,里面长孙皇后的贴身宫女便出来将两人带了进去。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玄世璟进了殿中,见到高座堂上的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双双跪地行李,不多时便有宫女端着茶杯上来,玄世璟和晋阳分别给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敬了茶,这才起身。

“兕子,在侯府过的可还习惯?”李二陛下看向晋阳问道。


hslhj.dzhhyy.com  mnv.dzhhyy.com  0yrl.dzhhyy.com  jf46.dzhhyy.com  obed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jpcf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