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甜甜惊讶地看着他们的装备,十分羡慕地说:“双人的吗?真有意思。”随即想到什么,有些落寞地看眼正在刨木屑准备生火的柏世,对方的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木头,故意忽略了她的视线。

陈兰猗有些奇怪,他们两个刚不是都和好了吗?

柏世去外面点火堆,有火堆可以驱赶野兽,也可以吸引别的宿主过来。这都是萧陟嘱咐的,柏世总说自己不能白吃白喝,主动揽了这些琐碎活。

点完火堆回来,柏世找了个离刘甜甜两米远的草堆躺下,刘甜甜看着他的后背使劲儿磨牙。

导游小姑娘躺在刘甜甜的另一边,来回翻了好几个身,柏世支起身子,越过刘甜甜问她:“睡不着吗?”

小姑娘下意识看眼刘甜甜,对方果然在瞪着她,忙含糊地说了声:“没事。”就赶紧躺回去,背对着两人。

柏世便也躺了回去,又留一个后背给刘甜甜。

刘甜甜左边看看,右边看看,那表情看上去十分想骂人,只是碍于钱欣那边还唱着儿歌,勉强管住了嘴,怒气冲冲地躺了回去。

钱欣那边刚把“弯弯的月亮、小小的船”唱完,秦暮睁开眼,十分期待地看着她:“钱欣姐,你会唱‘一闪一闪亮晶晶’吗?”

钱欣说“会”,然后又唱起“小星星”,秦暮再次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萧陟和陈兰猗肩膀靠着肩膀,倚着岩壁,跟看戏似的看着这些人。

过了一会儿,钱平山把饼干糊糊做好了,钱欣开始吃夜宵。歌声停了,秦暮也恢复了正常,坐直了身子,双手抱在胸前,又是之前那个酷酷的模样。

天彻底黑下来,导游小姑娘念叨了一句:“没有网、没有手机,难怪古代人天黑就要睡觉。”

萧陟和陈兰猗笑笑,两人商定轮流守夜,萧陟睡着的时候也把系统开着,只要有人进到洞穴,系统就会叫醒他。

秦暮似也打定主意一晚不睡,倚着岩壁坐在钱欣旁边,两手抱在胸前闭目养神,时不时抬眼看看萧陟和陈兰猗那边。

前半夜是萧陟值夜,其他人都睡了,萧陟和秦暮四目相对,锐利的目光在寂静无声的夜里短兵相接。许是这紧张的气氛惊扰到睡梦中的陈兰猗,他猛地坐起身,刚睁眼就是戒备的状态。

萧陟搂住他小声安抚两句,陈兰猗往秦暮那边看了一眼,这时候秦暮也收回了视线,低头给熟睡的钱欣往上拉了下毯子。萧陟又同陈兰猗小声说了两句,陈兰猗才又躺回去。

秦暮就这么轻易地坦露了自己宿主的身份。

他们山洞外的火堆有萧陟他们看着,着了一晚,可惜没能吸引什么人来。

第二天天刚亮,照进山洞的阳光太过刺眼,几人相继醒来。

柏世第一个出了山洞,说是要摘点儿野果、掏点儿鸟蛋跟钱欣吃。看他着急出去的样子,颇有点儿落荒而逃的架势。大家看眼刘甜甜盯着他背影的眼神,倒也很好理解。

刘甜甜吊着眼角瞥向那个小导游,圆脸上露出奚落的神情:“你看什么呢,是不是特别想追过去啊?”

小导游明显是有起床气的那种人,本来刚睡醒脸上就有些不高兴,闻言自然有了脾气,真二话不说朝着柏世离开的方向跑出去了。气得刘甜甜忿忿地抓着身下的草,拿指甲掐成一小段一小段的。

钱欣醒来就开始饿,钱平山立马去洞外的火堆上给钱欣烧热水,秦暮拿着一包压缩饼干等在一旁。

萧陟溜达出去,看见秦暮手里的饼干,嘴角勾出两分带着攻击性的笑意:“原来你也有饼干。”

秦暮转过身,脸上还是那种正经的神态,手里又多了几包饼干递过去:“不好意思,还给你。”

陈兰猗追了出来,和萧陟并肩而立。

萧陟朝秦暮摆摆手,“算了,我们也不爱吃这个。”他脸色端正了几分,“你也护着钱欣,我们也护着钱欣,起码我们暂时是有共同目标的。”

秦暮的视线越过他们看眼山洞里还在睡觉的几人,然后对萧陟他们说:“够用的。我只占半个名额,孩子不占名额。”

他语调平缓,说出来的信息却不啻惊雷。


a33.dzhhyy.com  qf6c0.dzhhyy.com  ovy.dzhhyy.com  u1pk.dzhhyy.com  xh53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jrzw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