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屋子以前是何小雪何老师的屋子,她可能不是逃走了,很可能是被害了,看这种情况,她应该是枉死的,在索命报仇。”刘艺潇神色凝重道。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都在担心刘艺潇会不会害怕的走人。

“刘老师,瞧你说的,何小雪确实是逃走了,这人是我们村里出了名的混混癞子,你也看到那老鼠咬人的乱现象。”村长先稳下来,扯着嘴巴,害怕的看了眼那人头解释道。

“再加上刚刚不是有只小老鼠,从这死人头里跑出来,他可能是被老鼠咬死的。”村长把事情往老鼠的身上推。

说是这么说,但谁都能看出来这事的诡异之处,哪里是老鼠能造成的。

“我就知道!何小雪的死,一定是这三个癞头搞的鬼。”

“造孽哟,好好一个姑娘就这么没了。”

“不过三个都死了,何小雪已经报仇了,应该不会再出事了吧?”

“难说!毕竟我们刻意隐瞒了她的死讯,如果她真的有怨气,会不会对村子里的人也下手?!没准几天前的老鼠,就是她找来的!”

身后是村子里的人窃窃私语的声音,我看着那个死人头,默默的咽了咽口水,脸上满是虚汗。

都死了!三个都死了!

那下一个就是我了!

我有些后怕,那死人头的眼睛似乎充满了怨恨,死死盯着我。

神情恍惚之间,我移开视线,却看到在人群的身后,站着一个低着头,披头散发挡住脸的女人。

心下大赫,虽然我看不到那女人的脸,但这感觉实在太熟悉,从头皮延伸身的鸡皮疙瘩,她三番四次的出现在我梦里,正是已经死去的何小雪!

风吹起她面前的长发,一双阴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皮肤青紫,嘴巴裂开一个幅度,露出尖利的牙齿,和伸出嘴唇的舌头!

砰!

我摔倒在地,手脚并用的往后爬动,她来找我了!她的目标是我!

动静太大,众人的视线都放在我身上,大多都是鄙夷的神色,唯有刘艺潇关切的看着我询问道:“张九流?你怎么了?”

“没,没事。”我反应过来之后,摆手道。

从地上站起身,再看向刚刚的何小雪出现的位置,却发现她已经消失不见。

但我的神经依旧紧绷着,不敢放松。

此时村子里也人心惶惶,议论纷纷。

“不可能。”刘艺潇看着那死人头,略微思索了一下,便厉声反驳村长,神情极其坚定:“之前的那些老鼠,不是正常的现象,应该是家仙的报复,要么是村子里的人得罪了家仙,要么就是有人枉死,冤魂作祟。”

“古人有云,冤有头债有主,所以无关的人,是不会被鬼魂伤害的!”刘艺潇神色凝重,言语之间,似乎对这种事很擅长。

“这三个癞头,应该就是害死了何小雪,然后把她藏了起来,那何老师已经报仇了,应该不会作祟了吧?!”村长半真半假道。

刘艺潇点头思索道:“嗯,很有可能,但若是有家仙插手,这事就不简单了。”

不!还有我!

他们都不清楚事实的真相。

我视线紧盯着地面,身体微颤,听着刘艺潇的分析和村长的话,在心里疯狂的叫嚣。


jiu5k.dzhhyy.com  x6dg.dzhhyy.com  o4gek.dzhhyy.com  5ay8k.dzhhyy.com  wowri.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k0.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