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辈分万峰得管姜文叫舅舅,这也是万峰非常气恼的地方,他在姥姥家几乎是人都比他大一辈,就连喜成和铁匠那样的他都得管人家叫舅舅。

姜文比万峰大四岁,此时他就坐在万峰的对面。

这货将来染上了酗酒的毛病,而且还懒得够呛,把老婆都喝跑了,最后就剩下孤家寡人一天到晚的混吃等死。

“将来从山后到小孤山的大河上会架起一座水泥桥,各个小队之间都通了油漆路,很多家都有了汽车…”

万峰把几十年后将威村的状况笼统地说了一遍,反正这些人也不一定记得住,就是几十年后他们想起今晚万峰说得话也只能认为万峰的想象力比较丰富,纯属巧合。

第十八章 百无聊赖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半夜了,有些人回家了,有些人就在炕上睡着了。

万峰就是睡着的一个,到天亮醒来时发现这屋里剩下的人只剩下五个了。

大人们都回家去了,这里只剩下和万峰年纪相仿的几个人,陈敏、袁景程、喜成他八姐加上万峰和栾凤。

万峰的身上盖着大被,栾凤的脑袋就枕在他的胸前。

他就是被栾凤压醒的。

万峰心里一惊,八零年虽然是一个各个领域都即将全面开放的年代,但绝对还没开放到普通男女可以睡一个被窝的程度,这要是传出去虽然不至于被拉去游街,但闲言碎语还是很让人闹心的。

万峰偷偷地把栾凤的脑袋挪开,轻轻地坐起来下了地。

他还要到河边去练拳。

拳是不能扔下的,他可是很清楚地记得八一年冬天自己回龙江的时候自己经历过什么。

与北辽省南部地区的人相比,龙江那边的人明显就野蛮了许多,那里的小孩也更加的狂野,一句话不顺心思就干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大环境是八零年无数的回城青年让城市里人满为患,因为成为了待业青年而让城市里乌烟瘴气,各种各样的案件层出不穷。

这股风气后期也传到了农村,万峰记得尤其是八二年那一年,似乎打仗都成了一股流行风尚。

那一年没打过仗的人你都不好意思出门,而且这不单是一个地区而是全国性的,这就导致了八三年那次严厉无比的严打。

八一年冬天他回到了龙江,他一回到四十二队首先就和队里的孩子王当宏伟产生了冲突,当时万峰都不知道冲突是什么原因产生的。

当宏伟当时不但是四十二队的孩子王,而且在白桦林学校七年级里也是霸主之一。

他和白桦林大队里的社会青年麻占河关系很铁。

万峰自从和当宏伟发生矛盾后几乎从四十二队到白桦林子被他和麻占河殴打过不下十几次,直到八三年秋天他去读职业高中在学校住宿这样的事情才没有了。

万峰重生后的生活目标是将来能生活富足,安居乐业。但首先要保证自己不再被欺负,他没准备将来去欺负谁,但起码不能被别人欺负。

所以,他现在每天早晨到大河边练拳非常的刻苦,每个早晨最低也要在河边耗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

俗话说七九河开,八九雁来,因呐河上的冰已经有了软化的迹象,河面都变得湿漉漉的了,相信用不了几天河就会彻底的化开。

而河边那些他来时还有的积雪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沙滩也变得柔软起来。

万峰的戳脚套路已经打得非常的熟练了,看着已经有点虎虎生风的意思了。

但万峰自己心里也知道,别看他这一路戳脚练着挺好看的,其实现在只是花拳绣腿,打仗的时候根本没什么卵用。

没有两年以上的功夫就别指望它了,充其量也就像广播体操那样起个锻炼身体的作用。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ktesv.dzhhyy.com

hv2n.dzhhyy.com  hd61c.dzhhyy.com  1b2.dzhhyy.com  1u4.dzhhyy.com  he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