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话……说话啊,你……”夏昼敛不住倾盆大雨的苦涩,终于还是泣不成声,剩下的话全都哽在喉咙里。

她想听他说,只是玩笑话。

她想听他说,囡囡,我从来没怀疑过你。

她想听他说,我想成为你的丈夫……

而不是听他说,我们终究还是走到了穷途末路。

她信命却从来没认过命。哪怕是三年前面临的生死,哪怕是被人生生关进精神病院,哪怕当她一刀割了手腕,那个时候,她嘶吼过、疯狂过,流过血尝过痛,可都抵不过今晚的这一场歇斯底里的痛哭。

身上的男人突然起身了,甚至没整理一下凌乱的领口转身就要走。

夏昼连想都没想扑到他身后,紧紧搂住他的腰。

“你别走。”她的手臂都在颤,跟她的声音一样。

最根源的恐慌让她再明白不过,她怕失去他,她离不开他,就像无法离了空气和水。

哪怕知道他就是毒,可她已经病入膏肓,普通的药再无办法医治,只能靠着他的这剂毒品,维持她的生命。

她终于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可那又如何?

这一场爱情她想留住,让他明白,她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深爱他。

陆东深却一把推开她。

力气不大,却足以让她放手。

他没回头看她,也没再多说一句话,就那么离开了。

背影融入暗影之中,有多挺拔,就有多冷漠绝情。不听她解释,也不给她机会。

夏昼怔怔地站在原地。

房门被关上了许久她才反应过来,像是被噬了魂的鬼,冲到了玄关。

等她追下楼的时候,陆东深的车子刚巧从车库出来了,可那车就像陆东深的人一样,狠了心铁了意,从她身边经过时就形同陌路。

“东深……陆东深!”夏昼想都没想,在后面追着车子跑。

车没停下来,出了小区门,朝着大路前行。

夏昼也追出了小区,咬了牙拼着命地追,她还能看见车身,在冰冷的午夜霓虹里。

可终究,那车还是走远了。

她甚至连尾气都感觉不到了。

夏昼站在街头。

秋风紧,从她一身睡裙间猎猎而过,她的眼泪和呼吸一样急促,看不见前方的路了,更别提去寻陆东深的身影。

有晚归的人,三三两两地转头看着她。

周围灯影阑珊,却也不及她莫大的悲恸。她任由那些眼神在自己身上流转,心底的恐慌终于逆流成河。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mfg8n.dzhhyy.com  u8fu.dzhhyy.com  964.dzhhyy.com  4939.dzhhyy.com  l0a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