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一松还问:“我姐也要学吗?”

陈春燕都想打这个人了,“说好了是员工培训的,你们都算是我的员工,没这么把你姐排除在外的。”

牛一松一拍脑袋,陪着笑起身,“我的错,我的错,谁都能忘了我姐,就我不能,偏偏我还给忘了,真是该打。”

一句话就活跃了气氛,丫头小子们也显得没那么拘谨了。

有个小子挺有眼色的,他们进来时就自带了板凳,将会议室挤得满满当当的,再进来一个人,就还得拿板凳才行,他便默默起身,去大堂的角落里拿了根板凳过来,放到角落里,很自然地坐了。

陈春燕就多看了这小子几眼。

她最开始注意到这个小子就是因为细心,从他时不时的小动作中就可以看出,这人习惯了照顾身边的人。

财务这一块儿就得细心的人做,再看看吧,如果真的行,再朝财务方向培养也不迟。

那边牛一松冲进了灶房,把正在擦调料瓶子的牛大花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咋咋呼呼的,好好走路不行吗?”

牛一松拉着牛大花的胳膊就往外走,“姐,燕老板叫你去听课呢!”

牛大花甩开牛一松,“听什么课,就你姐我这个脑子,听不懂的!你起开吧,我还得把这儿擦一遍,燕儿说了,灶房一定要干干净净的,不能滋生蟑螂、苍蝇等虫子。”

牛一松再拉,“不急在这一时,燕老板等着的!”

牛大花瞪大眼睛看着牛一松,“我这么大年纪了,不比那些个小的,真学不进去了。”

牛一松:“试试嘛,也是个机会。燕老板说了,当真学不下去,她有其他安排。姐,这活计是稳定,但你想过没有,冬天洗菜多冷啊,要是能换个工作,还是换个吧。”

牛大花觉得牛一松说得有道理,在盆子里搓干净了帕子,挂起来晾好,又倒了脏水,洗了盆子,归置到架子上,才跟着牛一松往外走。

牛一松都要翻白眼了,在家时,也没见自家姐姐这么讲究。

他这么想了就这么问了,“你倒是穷讲究起来了。”

牛大花一掌拍在弟弟背上,“那是燕儿要求的,帕子不挂起来容易滋生蚊虫,还容易有味道,所以必须得挂起来,总得来说就是宁肯多做一步,不能少做一步,懂吗?”

牛一松了然地点点头,行吧,以燕老板的性子,确实很有可能这样要求。

这话是对姐姐说的,又何尝不是对其他人的要求呢?

他想起来早上带着酸奶订单回来时,燕老板对他露出的笑容……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对于他这种走出去拉订单而不是死等在酒楼的行为,燕老板是很赞同的。

这么一想,他脑子里闪过的东西就更多了。

会议室转瞬即到,他们到时,牛大花的位子不仅空出来了,还准备好了纸笔。

陈春燕就指着墙上的宣纸说:“这是汉语拼音,左边的是声母一共二十三个,右边的是韵母,一共二十四个。今天我们先来学习声母。”

第460章

幼儿园距离陈春燕已经太遥远了,她想不起来幼儿园时,老师是怎么教拼音的了,那么就按照她自己的方法来。

她准备一天教五个声母,一个韵母,再把声母和韵母拼起来的读法以及四个音调给教了。

陈春燕:“一起跟着我读,b、p、、f、g……”

这点内容,半个时辰足够了,一节语文课也就四十分钟,这还多出二十分钟,教到后面,陈春燕都觉得时间有点长了,教无可教了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9bpp.dzhhyy.com  828.dzhhyy.com  syyc.dzhhyy.com  8d2.dzhhyy.com  37ra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